生 离 ( 4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提示:由于作失误,导致中间一节丢失。想着重写,由于时间关系,只做内容提示。

    恶水灵君以杀顾梅与杨家姐妹为手段,强迫龙仕杰一方与郁标及唐少做生死决斗。龙无意杀郁标,顾而做戏不与真打,被恶水灵君发觉,再次以三女命相要挟迫其下痛手,龙不忍杀人。把唐少打地七窍流血的夏中尉只得再次出手,去对付郁标,将其打伤……

    而这时的陆光豪却突然扑了过去,他的力气异常的大,一把将夏中尉推地滚出两米远,喊道:“别打了,这是我兄弟。”

    这让所有人都愣了愣,都以为他早对郁标没了多少谊,没想到在这时候,他居然会出来相救。郁标抬起头,嘴角、鼻孔鲜血直流,睁着恍惚的眼神,拽住陆光豪的衣服,喊着:“兄弟,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陆光豪看了他一眼,突然滚下一颗泪珠来,扶起郁标,说道:“放心,哥,我不会让你死的。”毕竟,两人都相处了这么多年,陆光豪这等重谊的人,眼见郁标这模样,也不免难过。

    “你疯了。”夏中尉朝陆光豪吼了声,喊道:“你救他?有本事去救她们啊。”说着,手指了下顾梅三人。

    而恶水灵君见到陆光豪突然出手救了郁标,也是愣了愣,可随即想起火太郎曾提起说他们两个似兄弟的事。眼珠诡异地转了转,一个念头又浮了出来,说道:“今天这是生死较量,反正你们不把我这边的人打死,我就把你们那边的三女人杀了。”

    龙仕杰都懵了,现在的况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如要杀郁标,那就注定要和陆光豪动手,可对陆光豪,他又那有心事下手;可如不杀郁标,恶水灵君的话决非玩笑,顾梅、杨如玉、杨如霞,她们就真难保命。垂着双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却又如火烧般焦躁。他宁愿说杀的是自己。

    看到他们都僵持住了,克鲁在边上冷笑了声,说道:“怎么?是不是都没力气,难道要我给你们点动力吗?”说着,掐在杨如霞的脖子上,稍一用力,痛地她“哎哟”大叫。

    周胜似乎呆不住了,好象受了电击,喊着:“陆……陆光豪,你给我让开。”冲了过去,神似乎有点癫狂,几乎是和扑了过去。

    “别过来。”陆光豪也吼了声,站了起来。看到对方仍然扑来,逐张开双臂,一把抱住周胜,反一拧,将他摔出三米开外。

    而这时的顾少峰也扑了过来,他没有举拳相打,而是一把抱着陆光豪的腰,将他推倒在地。口里喊道:“龙仕杰,快去杀了他。”

    龙仕杰有点犹豫,他能杀水妖,也可以毫不闭眼地杀一条青龙,即使用鲜血染红自己全也不怕。可他就还没想如何去杀一个人,尤其是这样近距离地用双手击打。

    “愣着做什么!”周胜也一改平时的畏缩的表,爬了起来,也扑了过去,压在陆光豪的上,大声叫着。

    迟疑地走了几步,龙仕杰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干,脑袋里一片空白。杀人?他自己真地敢吗?后面,又传来了顾梅的惊叫,懵懵地回过头,却见克鲁此刻又将目标转移到了她的上;也不是掐她那么简单,而是将她摔倒在地,一只脚踩在她背上,一脸的狞笑看着自己。心头一急,步子也加快了。

    陆光豪大急,喊道:“哥,别……别……”手下,上的力气也突然加大,双手抡起,硬是将顾少峰与周胜冲上推开。由于用力过猛,还把顾少峰的衣服撕成了两片。腾起子,一把将路过的龙仕杰抱住,口中颤抖着的声音喊着:“别……别……别杀我兄弟。”

    龙仕杰不回头,也感觉到了他的眼泪跑了出来。他愣住了,心头有点发酸,可事已经不容他选择;在这里,他只是一颗棋子,很多事或理由迫着自己,不管想或不想、愿或不愿,他只有做的份。说不出话,脚下仍旧向前移着,可是陆光豪的力气太大,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动手啊。”克鲁在后笑着,喊道:“你们不动手,我就要动手了。”边说着,边用一只桨器在地上擂地“嗵嗵”响,吓着那几乎傻了的杨如霞大叫。

    “让我来。”夏中尉此刻站了起来,吼了声,快步向郁标走了过去。可刚到对方边,还没动手,陆光豪又放开了龙仕杰,走了过去,一掌劈在夏中尉的颈处,喊着:“我说了,别伤我兄弟。”急之下,他力气极大,居然一下将夏中尉打翻在地。

    倒地的夏中尉只是短暂地脑子懵了一下,又迅速地站了起来,吼道:“难道就为了这个家伙,就放弃我们的三个朋友的命吗?哪个重些,你自己掂量一下。”

    “我不管。”陆光豪也是冲着夏中尉大喊,道:“他是我兄弟,说什么我也不会就这样让你们把他就这样杀了。”

    “你娘地,猪脑壳。”夏中尉似乎有点怒气,骂着就扇了他一巴掌,说道:“醒醒吧。这边三条命,比不过一条狗的命吗?”他看到郁标一直跟着对手在一起,心里本就厌烦他贪生怕死的格,此刻说话更是不留一丝余地。

    陆光豪摇着头,满声悲切,说着:“狗也好、猪也好,我只求你们能放过他。要杀,你们就杀我吧。”说着,居然慢慢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龙仕杰快步走了过去扶起他,叹了口气,说道:“兄弟……不是我们不放过他……是……是有妖不放过我们啊。我……何尝又想杀他呢。”说着,也不潸然泪下。

    一边的顾少峰与周胜此刻相互使了个眼神,咬了咬牙,悄然向郁标走了过去。郁标挨了两拳,此刻已经逐渐清醒,看着走过来的两人,目露凶光,心里一寒,惊叫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顾少峰怕他站起来跑,一把扑了过去,将刚坐起来的郁标摁倒在地,喊了句:“兄弟,对不住了。”而后的周胜也随之扑来,抡起双拳,快速地砸向郁标的口。可毕竟他还是个学生,又那懂的什么杀人技巧,完全地一个流氓打架的样式,仅仅只是擂痛了郁标而已,根本就不会怎么去造成致命伤。

    “兄弟,救我。”郁标挣扎着大喊。

    陆光豪愣了下,随即泪眼看清了郁标的现状,猛然起,将瘁不及防的夏中尉顶翻在地,再一脚撩到龙仕杰。跑了过去,伸手将顾少峰与周胜拉扯开来,也不多说话,只是蹲下子,紧紧地将郁标护在后,一双说不出味道的眼色,乞求地看着众人。

    站起来的夏中尉此刻也有点愣住了,说实话,是被陆光豪感动了。这兄弟之,他现在也算的是过来人了,陆光豪的心,他十分的理解。可权衡再三,他还是走了过去,眼露杀气。相比之下,这是一换三的代价,他拿捏的很清楚。

    龙仕杰怔了怔,也走了过去。看着陆光豪,心里死般地沉寂,他无心伤害每个人,可现在却不得不去杀一个、伤害一个而挽救其他三人的命。看着郁标从陆光豪背后露出的恐惧眼神,他握紧了拳头,说道:“兄弟,就……当我龙仕杰……欠你的。下辈子,有机会,再还你一次。”

    “没欠。”顾少峰冷静地说道:“他早就该死在地府了,不是你,他那还能活这么久。现在,就当把命还给你吧。”他听出龙仕杰似乎很是不忍,带着点安慰说道。

    “不、不。”郁标摇着头,退却着体,说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兄弟会救我的,你们不能杀我。”顿了顿,又看着龙仕杰,说道:“龙……龙哥,你忘了,你被绑架的时候,是我给你卖的新衣服。是我求救了你那女朋友的,周胜,你们不能杀我,我还有恩于你们。”

    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围了过去。空气,此刻似乎凝固,龙仕杰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很急,就象辆飙驶的跑车。陆光豪呆呆地看着,他也清楚,自己现在绝对阻止不了眼前的人,愣在当场,想着以前与郁标那段盗墓的时光,心里就是一阵悲痛。

    龙仕杰一咬牙,终于抬脚向郁标的头上踹去,他不知道后果,或许,他一脚就将他踹死。可后果,他也不知道,陆光豪会与自己拼命吗?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