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约 ( 12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河中的河伯也是大惊,飞抢救了几个落水之人,又环绕着走了一圈,没再发现有落水之人,才回到原处,瞪了鳌怪一眼,怒道:“还要比么?刚才险些未酿成大祸,否则,你我定添罪孽,人神共愤。只怕到时坐在河神的位置,也非被唾沫淹死不可。”

    鳌怪一愣,眼看两岸人群惶惶,已有不少人因为害怕开始退去,叹了声,道:“罢、罢,想我当初也是一时之怒,引来水患。今不可再犯了。”说完,飞上桥。河伯见他罢休,也飞跟上。

    龙仕杰看到两人上来,摇了摇头,说道:“两位是不是就此休息算了。看刚才形式,只怕再斗下去,只会再添灾害。”

    鳌怪点了点头,道:“我与冯夷这水鬼说了,这次不算。”顿了顿,又道:“我再琢磨着,是不是改时间另选地点重新比过。”

    岩玲珑王正在把玩自己手中的项链,见他们上来,也说道:“是啊,再斗个。这黄河,依我说干脆你们一人一半,一左一右,平均分了,岂不更好。”

    河伯瞪了他一眼,道:“哼,你以为这是你家的石头,可以分个平均啊。”

    岩玲珑王收好手中的项链,笑了下,说道:“要不然,就上下两段,一上一下,怎么样?”边说着边向河伯靠了过去。

    河伯眼看他脸色不善,正惊疑间,突觉周仿佛被石头夹住了一般,居然动弹不得,心中一慌,知道着了他的暗算。喝道:“你想做什么?”

    岩玲珑王依旧一副笑脸,说道:“你们有难题,我帮着想办法解决。为什么还要对我生气呢?再说了,我岩玲珑王说的事,我没改变主意,你怎么就能够反对呢?”

    “好霸道的岩玲珑王!”姬姬本来就对他不满,见他突然对河伯出手,又念着河伯这两天的交,针对岩玲珑王冷笑道:“你又不是天帝,凭什么要每个神都听你的?”

    鳌怪也是连连摇头,道:“千古一来,黄河之水,一脉相承,岂能因你岩玲珑王一句话就一分为二。这实在是大为不妥,岩玲珑王你虽然贵为石中之王,,却也不可如此胡来。”

    “哼。”岩玲珑王道:“你这老鳌头,怎么这么不识趣,我可是在为你争那黄河的一席之地。”续而又瞪着姬姬道:“弱者向来只有听命的份,难道还想在武力上争取公平?”

    龙仕杰看着河伯的模样,知他定是受岩玲珑王所制,心道:这岩玲珑王怎么这么霸道,刚诬陷我骂了那四人,害我被打。如今又挟制河伯,妄想将黄河一分为二,真是不可理喻。也搭腔道:“哼,这里面可能就数你岩玲珑王最厉害,如你自己所说,不如就由你来做这黄河之神算了。他们也就免争了。”

    “去,谁稀罕这狗神位。”岩玲珑王听不出龙仕杰的反话,不屑地道:“我做我的王,多好,逍遥自在。不过……”他好象在思考了一会,道:“我做为这地上之王,河神之位还是该我说了算。”说着,突然左手虚张,指向鳌怪。

    鳌怪都还未清楚怎么回事,只觉手中的权杖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想着抓紧,却无济于事。整个权杖居然脱手腾空飞向岩玲珑王,被他一手接去。鳌怪几千年来,这权杖是从不离,视如自己的命,一下被对方夺去,大惊,吼道:“你想做什么?”

    岩玲珑王哈哈一笑,看了眼被自己制住动弹不了的河伯,又看了眼边上的媚娘,得意地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对这两个,我是说动动手就能把他们收地服服贴贴。”对于鳌怪的话,却似没听见一般。

    媚娘看了看周围几人,轻笑了下,说道:“大王果然厉害,只是,你这样处事,只怕众人不服啊。”

    姬姬也道:“他这野蛮行径,有几人服的了。即使服了的,也只是屈于他的压力,又有谁个真心臣服与于他的。枉他还自以为高高在上,自鸣得意。”

    岩玲珑王听了一愣,眼看众人均是对自己嗤之以鼻,愣了愣,逐放开了河伯,大声道:“好,好。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你们俩在去斗过,谁赢了,我就把这破棍子给他,让他执掌黄河。”

    龙仕杰摇了摇头,说道:“刚才他们已经比过,险些酿成大祸。”环顾四周,又道:“此刻周围人群密集,要是因为他们的打斗引出什么意外死亡伤害,该怎么办。”

    河神感觉上轻松,知道被岩玲珑王放开,心中有气,但知道对方实在强过自己太多,想出这恶气,绝讨不着好,也只得做罢。听了龙仕杰的话,说道:“正是,今天不比了,只怕一时失手伤了无辜。”

    鳌怪则冲岩玲珑王道:“岩玲珑王,我与冯夷暂且议和。你将那权杖快还给我。”

    岩玲珑王摇了摇头,说道:“我既然说了你们之事由我公平论证,那就得公平。你们胜负未分,这作为象征河神份的棍子,我怎么就能交给你。暂且就由我保管待你们一较高下后,我再交给你们。”他口上虽然如此说,心里却道:哼,刚帮你还不领。这棍子你还想要回去么。

    “这……”鳌怪一愣,他知道岩玲珑王故意作梗,但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刚想开口企求,却见岩玲珑王瞪了自己一眼,说道:“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们自己另择时间自己决过,我来做证,胜者将为黄河之神,拥有这棍子。”

    河伯为神一方,多年没拿过这河神权杖,也说是心中一大憾事,此刻见在岩玲珑手里,却也比在鳌怪拿着强点,心里也舒服些,说道:“这样也好,就依你所言吧。”

    岩玲珑王大笑,说道:“好,冯夷都答应了。你个老鳌头不许反对。”说着,又从顾梅手中拿过一颗珍珠,说道:‘今就以这珍珠立约,一年后,你们去黄河壶口再做决斗,胜者就拿走这棍子。”

    鳌怪一愣,道:“怎么要等一年之后?”

    岩玲珑王“嘿嘿”一笑,道:“再过四个月,就是我老婆大寿,我要做很多事。谁有空理你们这破事。当然要等上个一年去了。”

    “一年就一年呗。”河伯说道:“鳌兄,四千年都等了。难道你还在乎我多坐一年河神之位。”

    “哼。”鳌怪脸色一沉,道:“一年就一年。”又看了顾梅一眼,轻声道:“丫头,我要去找个地方修炼。你与他……你要小心啊……”说完,也不待她说话,跃入桥下,水遁而去。

    顾梅一愣,他都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心道:小心?小心什么呢?又看了眼龙仕杰:小心他吗?难道他有什么可怕之处?

    “哼。”姬姬此刻看着岩玲珑王,道:“岩玲珑王,你两次以这珍珠做约。难道是想把你这送出去的东西再拿回去吗?”

    “我呸。”岩玲珑王道:“只是手边没什么东西,所以随便用下。我岩玲珑王说过的话,焉有反悔的道理,别说是两颗珍珠,就是两百颗,我答应了也会做出来给她。”说着,又把那珍珠塞给顾梅。

    “哈哈。”河伯看着他说道:“但愿你好生保管这权杖,莫把它损坏了。”

    “什么破玩意?没你担心的事。”说完也不管众人,飘然踏云而去。

    媚娘看着龙仕杰,笑吟吟地道:“龙仕杰,一年后,你这裁判还会不会去壶口一睹闹?”龙仕杰尴尬地笑了下,道:“你看今天的形,好象也没我这裁判什么事啊。”

    姬姬则警惕地看着媚娘,斥道:“他去不去,好象没你什么事吧。”

    “哎哟。”媚娘吃吃地笑了下,道:“这一定是女朋友吧。”说完,又对河伯道:“河神,你们聊,我要走了。我那无用的男人来找了。”

    龙仕杰回过头,只见一年约四十的中年人带着刚打自己的那四人快步过来,看样子神很是激动,口里喊着:“老婆……老婆……”。心头不惊一凉,暗道:真是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只是奇怪,她一个异界妖女,又怎么会嫁与这大年纪的凡人。可能是另有蹊跷。媚娘应了声,迎了过去。

    河伯此刻眼看四周,轻叹了口气,说道:“今天一战,路人都认得我了。这洛阳,我怕也难安静地待不下去了。”又对龙仕杰与姬姬道:“你们自去寻你们的解药吧。我也去另觅地方修炼,若得知有次草的消息,我就通知你们。”说完,也悠然飘去。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