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约 ( 10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这杂球毛,都有人做证了,还不认。”几人对着他肚子又是几脚。龙仕杰只觉一阵巨痛,好象这几下引发了肚子里的那些“食尸蛊虫’,感觉肠子都好象断了,脸上冒出豆大的冷汗,面容也开始扭曲,口中却仍叫着:”不认,我根本就没说,为什么要我承认。”

    “叫你嘴硬。”一人在他脸上又踩了一脚,登时嘴角流出血来。

    “,说我们是垃圾。”一人蹲在他边,又拍了他几巴掌,喝道:“说自己是球毛,是狗屎,我们就放了你。”

    疼的地方,却还是肚子。龙仕杰瞪了眼岩玲珑王,感觉到眼睛都快喷出火了,看着对方那带着蔑视地笑,他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何心。他猛地使出全的力气,腾了起来,喝道:“说了不是我,你们才是狗屎,什么都信人家的。怎么不去做他的狗。”

    这四人本就是人家一手下,被人长叫狗,听了大怒,拳头又如雨点般落下。再次,又将龙仕杰抡翻在地,出手也更重了。

    “打死这球毛。傻B呼呼的娃子。”几人直起了腰,又用脚踩。

    龙仕杰浑被揍了个遍,感觉好象多处都肿了。心一狠:好,既然你们要做狗,那我就把你们也当狗对待。他猛地伸出双手,抱住一个人的脚,任随边上的三只脚踢,又再次猛站了起来,把抱脚那人摔到在地。也不管边上的人还在对自己下手,猛扑到倒在地的那人的上,盛怒地抡起拳头,朝着对方面门上就是几拳,口中吼着:“说了不是我,说了不是我,你们几只狗还不信。”只打了两下,就把他打地口鼻流血。

    边上的三人又扑了过来,准备制住龙仕杰。但他此刻甚为愤怒。双手乱挥,又打中两人,一个是下巴,一人是鼻梁,虽不致出血,却也是疼痛难忍。但这四人很快又合围了过来,面露凶色,他们想不到,以自己四壮年居然对付不了一个小娃娃。

    “算了,你们别闹了。”媚娘开口了,眼见龙仕杰顷刻见脸青鼻肿,她好象突然于心不忍,喝退了那四人,说道:“我们还是好好看下面两个神仙是怎么斗法的吧。”

    龙仕杰气呼呼地看着岩玲珑王,厉声道:“为什么?”

    “哈哈。”岩玲珑王却大笑,说道:“气什么。只是想逗你玩一下吗。你看下面他们两个拼死拼活,我们在这也未免太无聊了是吧。”说着,又把雀精灵放回到他肩头。

    “呼、呼。”雀精灵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叫道:“叽……叽,憋死我了。岩玲珑王,你真是天下第一地不是个东西。”

    “对,对。”岩玲珑王大笑,说道:“哈哈,我是天下第一地不是个东西,天下第一。哈哈。”他似乎没听出这是骂他,完全被那个天下第一给塞了耳朵。

    边上的几人见这小麻雀居然会说话,不胜好奇,又过来观看。雀精灵双翅轻扇,只听“啪、啪”四声连响,每人脸上居然被他给扇了一耳光,小小的巴掌印在脸上清晰可见。这四人一愣,根本就没反应出来是怎么回事,又听这小麻雀叫道:“这是我替我家仕杰还给你们的。”

    会说话的麻雀?而且还能出手打人?四人不知道是出于恐惧还是敬畏,全不敢做声。

    “算了。”龙仕杰制止雀精灵,叫道:“他们也是受人挑拨的。罪魁祸手不是他们。”顿了顿,又道:“我想总有一天他会还回来的。”说着,又探头去看下面。而雀精灵又瞪了那四人一眼,才展翅向石窟雕像那边的一棵树飞去,那正有几只麻雀在跳跃。

    没人再出声,龙仕杰看着下面的河水,此刻正是无风起浪,波涛汹涌,而他们两人还在水底没有出来。

    在一侧的媚娘却是奇怪地看着龙仕杰,心头暗暗猜着:他是谁呢?看样子是一个凡人,可又怎么会与岩玲珑王走在一起?他们是朋友,可岩玲珑王为什么又要作弄他呢?他们说的老鏊是谁,可能与河伯抗衡的肯定又不是什么平凡之辈?他们两个相斗,却请这个凡人来做裁判,只怕这个凡人另有蹊跷。她越看着,就越觉的眼前这个年轻人越神秘。再看他眼露痛苦之色,想必刚才是被他们打的很重,可脸上的肌绷着,却丝毫不显露出来,分明是在忍着。

    可她那里知道,龙仕杰忍的并不是体上的外伤。而是肚子里的疼痛,在遭受了几脚之后,他感觉里面是一阵阵地绞疼,仿佛有只手在扯着自己的内脏。但他还不能就此走了,他还要等他们比试之后;要等顾梅与姬姬把那条项链穿好,让这岩玲珑王不在有借口找麻烦。

    “砰。”下面一道水柱冲天而起,果然如岩玲珑王所说,鳌怪先沉不住气,腾出水面,飞起十余长高。眼看龙仕杰在桥上观看,手指下面,喊道:“冯夷这家伙居然耍诈,骗我到水下,那里我怎么有气与他相斗。这次不算。”

    “谁说不算了。”河伯紧跟着他浮出水面,带着一道水柱朝鳌怪股底下袭去,口喊:“中!”

    可这鳌怪那是那么容易就中招的,眼见水柱冲来,不避反进,腾倒栽而下,权杖挥起,直迎下去。他的先天罡气也着实厉害,水柱还距他有两米就已经受到阻力,如撞玻璃,开始四周散落而去。

    河伯见对方居然临高而下,自然也不示弱。盘腿坐在河面,双手擎天,猛发周之能,只见他面前的水柱不因时而弱,反尔比先前更为强劲,恍似下面有个高压龙头,激\而出。在看他脸色通红,胡须也自上翘,显然正全力一赴。

    上面的鳌怪眼看河伯变了姿势,心道他必是要与自己在各自的修为上一较高低,刚才在水下面的打斗是没人看到,可现在龙仕杰这个裁判与边上的千人看的清楚,自己一旦失手,自怕是扳不回来了。心念至此,他也改成了双手握拐,加强了向下的压力。

    岩玲珑王呆了一下,说道:“咦。这两神经病居然拼硬的了,这可伤元神啊。”

    媚娘也是呆了一下,愕然道:“他们可真厉害。”续又看见自己随行的四人正站边,好象怕他们听到自己什么话,怒道:“你们四个,不能滚远点看呐。待在这做什么?”四人一愣,随即退去了十余米远,又仔细地看着。

    岩玲珑王却摇了要头,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的能力还低啊。若换做是我在下面,这老鳌只怕被冲去云外了。”顿了顿,又道:“若是我在上面,这冯夷此刻也早被压到水底了,那还有时间这样给他们耗着。”

    龙仕杰见过他的手段,那移走整个水晶阵就足已证明他所说非虚言,但老听他把自己怎么厉害挂着嘴边,心里多少也有点厌烦,没去理他。

    媚娘倒是一阵轻笑,道:“那是自然。他们那能跟大王你相比啊。”说的岩玲珑王是一阵舒心地笑。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