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约 ( 6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鳌怪听着,“腾”地站了起来,冲河伯道:“说的对,我倒忘记正事了。冯夷,说好了,今天我们要一决高下,胜者重新掌握黄河,获的这河神权杖。现在,不光有转世的龙神在,还有岩玲珑王在此,亦可为我们做证。我们是不是……“

    岩玲珑王眼一瞪,说道:”谁有空管你们这什么破事。我现在只想看到这项链被她们做好。”

    鳌怪讨了个没趣,却又不敢对他发火。心中怨气剧增,扭头看着河伯,道:“哼。不管今天有没有人做证,我们都要把事解决了。”

    河伯自他出来就被缠起,若非开始顾梅对他相劝,只怕他早已经动手。此刻也被他说的烦了,起道:“好吧,好吧。我如果再不应你,只怕这些小辈当咱是缩头乌龟。现在我们刚巧都出来,外面天高地广,够大家一展手。”

    鳌怪听他说缩头乌龟,想着自己虽然长有龙头,却终究是背了个龟壳,心头甚恼,说道:“今天的乌龟不缩头,就是被砍掉了也不缩回去。”

    “哎呀,你们两个能不能静一下,让我想办法把这项链做起来。没看人家都守在这吗。”顾梅站起,厌烦地嚷道。

    岩玲珑王也看了他们一眼,大声道:“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就嘴巴上说个没完,要打,趁早出去。”续又看了眼顾梅,道:“你这丫头,我说了要她做的,你不许插手。”

    姬姬冷眼看了他一下,道:“哼。我说过我反悔了,那就是反悔。不做就不做。”

    岩玲珑王自负甚高,不管是地位还是法力,都在异界勘称一流,尤其是在雪妖后的那边,更是掌控各类生物的生杀大权,又有几人敢对他的话有半句违背。听得姬姬这话,火冒三丈,抡起巴掌,‘唬’地一声将面前的大理石的茶几拍了个粉碎,站了起来,喝道:“我岩玲珑王说一不二,要你做你就得做,况且你先前已经答应我要帮忙做好的,怎么能反悔。”

    众人被他这一下,骇地全站了起来。河伯此刻看他如此无礼,完全不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心头也是恼恨,冷冷道:“岩玲珑王,亏你好歹也列为王者之位,今天所见,真是让人大为失望啊。”

    龙仕杰虽然被他这下吓了一跳,但看他如此针对姬姬,心中也是愤恨,暗道:人家尊敬你,称你一声王,处处容让你,你怎么这么不近人。何况,还有顾梅答应你帮你做这项链,却为什么非要按着牛头去喝水,要姬姬给你做呢。想着也是迎合着河伯,说道:“只怕是做神做王做久了,脑袋有点不对,少了根经。”

    顾梅倒是被他给吓着了,颤抖着声音,道:“都别发火,这是小事。我可以做好的,你们等我,我去找工具。”说完,向里面跑去。

    河伯先前曾带她参观过自己这屋子,想她可能是已经记清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这事,也不于阻拦。只是瞪着岩玲珑王,想自己刚才如此说他,不知他会有什么反应。

    谁知岩玲珑王却不理他,而是瞪着龙仕杰,嘴巴动了动,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少了根经?”

    龙仕杰原本是想说他脑袋坏了,傻瓜模样,没料到他居然还真当回事,一时间倒愣了。

    只听岩玲珑王又道:“早年去东海,碰到了女娲,他说当今天下,我什么都厉害,甚至可数第一,就是缺了根做人成神的经。”说完,又看了眼龙仕杰,有点疑惑,又是有点顾忌,道:“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龙仕杰没想到误打误撞,居然会点中他这儿,可他天生又不会说谎,嘴唇动了动,刚想说出实话。岂料姬姬抢先说话,冷冷道:“岩玲珑王,他是谁,你应该很清楚。就你这事,虽然他还没恢复龙,但哪里能瞒的过他。”顿了顿,又道:“别忘了,即使当年大水,女娲娘娘要它驱妖治水,也是好言相请。”

    岩玲珑王道:“好汉不提当年勇。况且那还是他多少辈子以前的事,我只是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和女娲早年的对话?莫非……莫非……你已经见过女娲了?”

    “没有。”龙仕杰不想对着他说什么假话,怕他万一究真,不好演说,道:“我只是瞎猜的。”

    谁知龙仕杰如此清淡地否定,岩玲珑王倒是越怀疑,当下冷哼了声,说道:“见过就见过,有什么好隐瞒的。反正我知道你现在上一片龙鳞都没有,形如凡人。想要与我一较高下,只是找死。”

    龙仕杰没想到他怎么会把自己又要与他一较高下联系到一起,别说自己刚才没有暗示,就是心里想都没有,心想他还真难缠,当下忍住口不出声。

    一直沉默的雀精灵看他们虽然剑拔弩张,却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而河伯与鳌怪此刻都被岩玲珑王搪塞地很不愉快,又不敢发作,只得把怨气发泄在彼此上。它飞到河伯的肩头,轻声到:“叽叽,老哥,你们别打行么?叽叽,这还有其他事呢?”

    河伯也不看它,只是恨恨地低声道:“就他那破事,算什么个事?还夸什么海口,说女娲说他什么可数第一……哼!”

    “好、好。”岩玲珑王道:“我不是第一,你是第一。你们不是要一决高下吗?走,让我给瞧瞧去。我就不信,河里的鱼虾能翻了天。”

    鳌怪听到岩玲珑王愿意出去观看,心想以他这本事,自然要比现在的龙仕杰看的清楚,裁判也会比较公正。逐道:“好,既然你岩玲珑王愿来做这个证,那是再好不过,免地后有人翻悔不认。”

    “哼。”岩玲珑王道:“我不是为你们去做什么证明。我只想去看下某些自以为天下第一的神会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招式。能够让我大开眼界。”说完,又手一指姬姬,道:“你!哪里都不许乱跑,好好在这给我串项链,等我回来我就要的。哼!”

    姬姬本想着顶他几句,可眼看顾梅手里好象拿着什么东西,从里面走了出来,脸露喜色。想是找到了方法,也就停了嘴,心道:也好,等他们走了,这顾梅倒是把这项链串起来。我们不说,他也不会知道,混过去算了。真难跟他再罗嗦了。鼻腔里哼了声,也没理岩玲珑王。

    雀精灵在河神的肩头,跳了一下,说道:“叽叽,老哥,先前说好的,还是不是就点到为止啊。叽叽,最好大家都没事,权当一场闹就好了。”说完,又蹦到了龙仕杰的肩头,道:“仕杰,怎么样,你也去看闹吗?”

    鳌怪不耐烦地看了眼雀精灵,道:“你这小麻雀,说的什么笑话。他可是我与冯夷最先选定的公正人,他如不去,最后谁定输赢?”

    龙仕杰笑了笑,道:“这公正人,我实在担不起这重任。不过,两位老神仙斗法,机遇难求,我怎么能不去看。”

    岩玲珑王则道:“输赢也不好定吗?我看是你们少了根经。到时候躺地下就是输家,站着的就是赢家,说什么点到为止。”顿了顿,又道:“走,走,我们出去,别扰了两个丫头做事。”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