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 ( 8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真的?”姬姬迷惑地问道,又看了下龙仕杰,听着呼吸比先前有力了许多;虽然面目痛苦地扭曲着,但眼色比刚才有神了许多。想他说的话不假,也不再理他。只是轻声呼道:“仕杰、仕杰。”声音居然无比柔切。

    龙仕杰听着,会意地笑了,心道:她终于叫我的名字了,而不是那什么金龙,也不是龙哥。她心里有的是我龙仕杰,不是那什么传说中的龙神。再看边上的顾梅,怔怔地站在那里,眼神说不出有多么的复杂与无奈,看到龙仕杰看着自己,脸上才勉强地露出笑容,蹲下来,道:“怎么样,龙仕杰,你死不了吧?”

    龙仕杰勉强地露齿笑了下,感觉脸上痛地厉害,又止住了笑容,说道:“放心吧,我死不了。再说了,我死了怎么又放心的下你们.”

    “贫嘴。”姬在他嘴上轻拍了下,佯怒道。这下虽轻,只是龙仕杰脸上嘴角都被烫起了泡,也是痛地裂齿难受,“啊、啊”地轻叫了两声。姬姬忙道:“怎么,打痛了。”

    顾梅在一边淡淡一笑,道:“龙仕杰开玩笑的,姐姐你别生气。”

    姬姬看了她一眼,心头不由地叹了口气,暗道:他怎么是开玩笑,当我真看不出来。龙仕杰……嗨,别同时……心念至此,猛然停住。道:“鬼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只是再胡说,我就再打他嘴巴,让他以后说不了话。”

    “好好调息一下吧。我们还有重要的事呢。”克鲁看着他们三个打骂俏,完全无视自己几人,提醒着说道:“不趁他们现在伤了一个,等他们都恢复了过来。我们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姬姬回过头去,说道:“你看他现在这样子,你认为他现在还能动,走过这阳路?”

    克鲁疑惑地看了眼前面,低声道:“阳路?”自来随手凝聚起一个水球,朝前面地上打去,只听“噗”地一声,隐入土中不见。“咦。”自语道:“奇怪。明明是岸上,怎么感觉扔回了水了,却又没见有任何入水的痕迹呢?”

    “水里?”顾梅疑惑地回头看了下后,说道:“明明是火啊,隐藏在路下面的。”

    “不对。”克鲁又发一水球,打在原处,只听“泊”地一声,水球隐入路中不见.道:“这明明是水吗,那有什么火?”

    龙仕杰勉强支起子看清楚,似有所悟,道:“火主阳,水主,这地方左火右水,可能也因此被叫做阳路。这路想也可能是水火相交组成。”

    “可水火从不相容啊,这路又怎么有这两样东西同时组成呢?”顾梅说着边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感觉脚下发烫,又赶紧退了回来。道:“不知道这水火之路究竟有多长?”

    姬姬却对这不关心,心痛地看着龙仕杰,说道:“你别心这些了,我回去找鳌怪去取些药来,把你体的伤势先治好再说。”

    龙仕杰一把拉住要起的她,说道:“来不及了,我们先想办法把东西取到手,要不然刚才那两个杂碎在回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顿了下,又道:“扶我起来。”

    姬姬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把他扶了起来。可能龙仕杰太过虚弱,根本就站不稳,顾梅又赶紧去另一边扶住,说道:“有什么事你就之间说,我们来做就是。干吗要亲自来呢。”

    龙仕杰得意地轻笑了下,说道:“我有个想法……水、火相互相克,这路一定有个分界处,不然他们如何在一起。”慢慢地朝右边走了几步,来到河边,从顾梅手中取过分水剑,然后敲打着地面前进。走了三米,剑尖触地无声,入去三分。几人都是奇怪地看着他,很不解他的意思。可他此刻欣喜地道:“就是这里了。你们放开我。”

    姬姬与顾梅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慢慢放开了他。只见龙仕杰把剑全没如土中,然后似乎在沿着一条边缘线快速地冲中间划去。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只见剑划过之处,水光鳞鳞,一条线浪将上面的尘土倘开,完全露出一个高于河面的水立方来。龙仕杰又叫道:“将军,快与你同伴用水打左边的路。”

    克鲁看出了蹊跷,着命几名部众施展“斗水**”,自己也不怠慢,一时间,水柱、水球纷飞,击打在路面。只听“哧、哧”之声不绝于耳,蒸汽腾腾,很快,一条熔岩立方也显露出来,似如稀汤,却立而不倒。中间,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呈现在眼前,将两边水、火分开,直通到石室门口。“好!”克鲁激动地叫了声,又连发水球,将前面的路面全部打清。

    龙仕杰舒心地笑了,道:“果然如此。”然后一股蹲坐在地上,刚才的一点运动,他都有些不支,大口地出了两下气,一丝血迹又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姬姬看的真切,心中又是一疼,哀声道:“好了,好了,这路也出来了。现在你最好别动,给我好好休息。”顾梅也是蹲下子,又抹去他嘴角的血迹,柔声道:“姬姬姐说的是,现在取河图仪的事,就交我吧。”

    “嘿嘿。”克鲁则笑了声,道:“都不用了。你们两个就在这照顾他好了。取河图仪这小事,就交给我去办好了。”

    龙仕杰自然知道克鲁一伙此行的目的就是河图仪器,他若去取,那必是据为己有。而鳌怪的话他也记的清楚,这河图仪乃关系着整个黄河的水脉要道,若被他们拿走,一但发动的水,整个神州将无人亦无计可施,当下沙哑着声音道:“你认为没我的帮助,你能轻易地取到河图仪吗?”

    克鲁一怔,他也清楚地知道,取那河图仪需要大禹的后人亲自去取,若不然,这么多年,那鳌怪只怕早就拿走了,还用等到今天。可是看了看面前的路,宽不过两尺,左火右水,要龙仕杰现在这样子在走,怕是到不了对面石室,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你还能走?哼,泥鳅神,别把命留在这里了。”

    龙仕杰眼睛露出一丝狡计,道:“我是……走不动,不过,你完全可以背我过去。”克鲁一愣,道:“要我背你……哼,你杀了我那么多同伴,这仇都还没报呢……”龙仕杰打断他的话,说道:“那你想不想出去,还想不想看到河图仪。”克鲁又是一怔,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背龙仕杰的,可想着他的话,无奈地指挥一名水妖将他背了起来。

    姬姬看着龙仕杰,柔声道:“怎么样,你还撑的住吗?”龙仕杰淡然一笑,道:“撑不住了,不是正好顺路去了你的‘栖凤’,如你所愿吗。”姬姬浅浅一笑,道:“主要还是要如你所愿才好。”

    顾梅则在一边轻声道:“但愿都能如大家所愿就好。”声音很轻,但龙仕杰却听的很清楚,心里不“咯噔”了一下,暗问自己:难道我真能使大家都如所愿?也不敢再去看姬姬,脑袋灰蒙蒙一片。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