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克鲁 ( 5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龙仕杰倒想不到姬姬会冲出去,眼见她扶了古藤怪回来,忙搭手帮忙。怕克鲁急追,也不看后面,匆匆与姬姬向洞里面走去。初时,看洞内很黑,可慢慢走着,前方却渐渐亮了起来,龙仕杰大觉奇怪,心想:难道这洞通到了地面?可就如此,现在算起来也该是晚上两点多,不至于如此大亮啊。

    等走进了才发觉,原来是墙上都挂着大如拳的夜明珠,每隔五步就有一颗,将洞内照地通明。观察四周,洞内说大不大,上下左右都不过相距两米,最让龙仕杰惊奇的地方,那就是到了亮处,才发现四周墙壁质地光滑,手感温嫩,居然好象全是水晶,将夜明珠的光泽更是反地晶莹通透。

    可姬姬对这一切视如无睹,看后面没人追来,将古藤怪放在地上,细看她左臂,却是早没了。而她本人,也已经昏厥过去。从她上的撕下一块布,简单地包扎下,勒紧肌,止住了血。姬姬轻叹了声,说道:“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救人,也不知道是对还是不对。”她本想着对方窥视龙鳞很久,不去救她,可又看她为死侣几近疯狂,心想自己这么多年的相思也似有感触,才救了她。只是不知道她以后是敌是友,故而感慨。

    龙仕杰听她口气,知她心中所想,说道:“既然救了,就别想那么多。以后的事以后在说吧。”说完,在地上坐了下去,他被克鲁摔了两次,着实不轻,刚才又是一阵急走,牵动地浑骨头炸裂般疼痛。股一着地,就再也不想动了。

    姬姬看他脸露痛苦,想是刚才的奔走牵痛了体,自己又回走了几步,确信克鲁一伙没有跟来(事实上他们正在大嚼猪,吃地满嘴血污。他们奔走一天,未进一食,此时饿极,都露出了原始的食)。姬姬轻轻靠着龙仕杰边坐下,柔声道:“怎么,是不是哪儿不舒服?疼了?”

    “刚才摔的,那克鲁真厉害。”龙仕杰轻声说道,微皱双眉,垂下眼帘,照着刚才河伯说的方法,调息了下体。耳边听得姬姬在说:“其实他也不是很厉害,以后还有更厉害的角色在路上等着我们呢。”叹了口气,又道:“象多可隆的金钢骑士、雪妖后的雪妖军团、水君的水灵一族和他的狼骑士。而最可怕的……还有雪妖后的夫君岩玲珑王……”

    听着姬姬的述说,龙仕杰心头暗暗震惊:怎么会有这么多?难怪她想着拉帮手。只是夏中尉那十二个战士怕还不够,况且还死了三个。心里添了思索,就静不下来,索睁开眼,放松体休息。看地上的古藤怪微微动了下,轻声呻吟,却没醒过来,说道:“他们怎么也会想到要我上的龙鳞呢?”他觉的很奇怪,难道这东西是人都可以利用吗?

    姬姬看着他,侧与他并排坐了,说道:“其实龙鳞本是你上的东西,乃天地而成的灵物。谁如果能与之结合,就能得到其中的力量与灵气,但却也如刚才那克鲁所说,变地人非人,龙非龙的怪物。”龙仕杰想了想,道:“你就是见我没变,就认定我是你以前所说的那条金龙转世,是不是?”姬姬微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金龙就确实是他龙仕杰;他龙仕杰也就是金龙转世。不管她姬姬地等地是金龙还是他龙仕杰,都是同一个人。想着在冥间,她为给自己聊伤,在水盆的一幕,也难怪她如此地大方。姬姬看他不出声,轻轻靠在他肩膀,低低说道:“几千年都过了,我不会在乎等这段时间,我知道,你一定会记起我的。”龙仕杰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又想到了顾梅,想到了河伯那几句话,感觉到这里面好象还有更多的事没浮出来,或者说,是姬姬没有说出来,含糊其词地说道:“也许吧。”也许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清楚,谁知道以后恢复了龙的记忆,自己又是什么样的态度。

    默默地坐了一会,古藤怪又呻吟了声,悠悠醒来,看到龙仕杰与姬姬,摸了下空的左臂,想起了刚才的事,怒喝道:“两个小娃,谁叫你们救我的?”姬姬一愣,心道:难道救错了。怕她又骂龙仕杰,说道:“是我救你的,难道你想死吗?”

    龙仕杰也听着古藤怪的腔调,感觉很不爽,别人冒死救她,好话都不说一句,反遭一句呵斥,冷冷道:“难道救错了?如果你真想死,就碰死在算了。来、来,这块比较硬。”他说着,还用手拍了拍后的墙壁。

    古藤怪凄婉一笑,伤心绝,说道:“呵……呵,我的猪哥哥死了,我独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她原来指望能杀了克鲁给猪妖报仇,可眼下仇没报,自己反失一臂,若想再报仇却是难上加难。当下听龙仕杰如此说,心一横,道:“也罢,竟然报不了仇,我就随我猪哥哥去了。黄泉路上,我们两个也不寂寞。”其意楚楚,说完,扭头就撞想边上的墙壁。

    龙仕杰没想到她说死就真去死,伸手去拉,却没拉住。而姬姬在一边则想:既然你真想死了,我又何必再救你。也不管她。

    只听古藤怪在墙上撞地“嗵”一声,却是用力太小,人没撞死,反把额头上撞了个大包,本能地弹了回来,疼地“哼”了声。又站了起来,准备再撞一次。龙仕杰这下一把抓住了她,喊道:“别真死了。你这冥顽不灵的老家伙。”古藤怪回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死,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乐趣?”说话时,清楚可见她老泪又自流下。龙仕杰一怔,续又喝道:“你还要活着给你猪哥哥报仇呢?他不能就白死了。”古藤怪哭道:“报仇?我哪里打的过那水妖?再说了,等他到时候回了洪荒平原,我就更没希望。既然报不了仇,我还不如下去陪我的猪哥。”

    姬姬看她那样,心生一计,说道:“藤婆,你看我漂不漂亮。”古藤怪此刻死的心都有了,那还管她漂不漂亮,只是听他这么问,不知她想说什么,懵懵道:“你这女娃,看着可真是很漂亮,比之仙女还要强很多。”姬姬莞尔一笑,道:“那你说你猪哥哥是喜欢漂亮,还是丑八怪?”对于猪妖的好色,古藤怪焉有不知,刚才还就是因为看她才因此打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我那猪哥哥确实喜欢漂亮,可是,他心里都只有我一个,哪怕他看着别的女人,心里想的还是我。”姬姬见她中计,说道:“那就是了,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手没了,头又是包,衣服狼狈,现在你去见你的猪哥哥,只怕他会不喜欢,反被你吓走了。”

    龙仕杰刚都还不知道姬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听她说出,才恍然大悟,逐道:“说的也是。古藤怪,我看你还是先养好了伤,打扮漂亮了再去死。那时,你猪哥哥说不定会更喜欢。”

    古藤怪一愣,她倒没想那么多,明知他们两个是想阻止自己自杀,却也说的很有道理。再看自己的模样,确是属于比较恐怖的乞丐一类,叹了口气,无奈说道:“也罢。等我养好了伤。再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地去死。”

    “是啊。”姬姬见她绝了立死的念头,说道:“倘若你以后再有机会报了仇,就是见了你家猪哥哥,也好跟他说,叫他高兴。”

    “报仇?”古藤怪苦笑了下,摇了摇头,黯然说道:“我哪里又是那水妖的对手。除非我能得到龙鳞……龙……鳞……”她又抬起头,痴痴地看着龙仕杰,眼里突然闪现一丝莫名的喜悦,但只是零点之几秒的时间,又立刻隐了下去。

    龙仕杰没注意。可女人的心细着,姬姬看的明白,心头一惊:难道她此刻还想打龙鳞的主意?以后看来得小心了。

    而在外面的克鲁一伙,把洞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他们想要的‘河图仪’,再看龙仕杰他们逃进去的那个洞,那是唯一还没收查的地方。想着他们三人都躲里面去了,克鲁一横心,也不管河伯什么时候会回来,把洞里简单收拾一下,藏了尸体,掩饰好打斗的场景,希望不引起河伯的注意,然后带着余下的八名部众,进了洞子,慢慢向前搜寻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