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克鲁 ( 4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躲在洞内的黑处,龙仕杰与姬姬看地清楚,均想古藤怪若再纠缠下去,必死无疑。只听姬姬幽幽叹道:“这猪妖一死,她怕是已抱必死之心,绝了生念。又是个可怜的苦人,至死了才明白的这么深,却都已经醒悟地太迟了。”

    “至少他们生时还是终于明白了。”龙仕杰也长吁了口气,心道:可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你心里究竟是谁?龙仕杰还是金龙?再看那地上猪妖的尸体,心又道:我可不要象他这样,至死方明。我还这么年轻,应该好好一会,别等死了才知道后悔。

    “怎么,还想打吗?”克鲁出手伤了古藤怪的手,趁她呆慢之机,既然欺走进,抬起左手将对方拍倒在地,大声喝问。古藤怪满脸凄楚,双眼却又是恶恨歹意,道:“罢,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让我有机会,还是要找你报仇。”声音不大,却是令人心头生寒。克鲁一愣,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宁死也不松口报仇的事,但见她双目狠毒,心头一懔,暗道:我竟杀她丈夫,她必狠我死,后必要找我寻仇,倒不如趁现在有机会,将她杀了,省地以后麻烦。念至此,胆边恶起。

    这时的古藤怪刚见对方隐现不忍之色,瞬间又露杀机,知他是下杀手。可她修炼千年,口中虽说寻死,也绝不是待宰的羔羊,探在外的藤蔓迅速地回卷,趁克鲁犹豫之机,一把缠住他的腰际,竟然将他两米多高的躯摔了出去。

    克鲁本以为古藤怪被自己击倒,会害怕不敢在出手,没想到她居然还做着抵抗。被摔在地上,闷哼了声,却没受重伤,只是腰际,被那藤蔓上的棘刺刺地生疼,流出许多血珠。再看边上自己的部众,都是奇怪且惊鄂地看着自己,不觉脸上无光,脑羞成怒,站了起来,喝道:“小藤怪,看来你是刻意要随那小猪去了,本将军今天就成全你,让你们黄泉路上有个伴。”

    “哈哈。”古藤怪大笑,声透凄婉,卷起一条藤蔓将猪妖的尸体放到一边,看形,她是准备拼死一博,又怕踩着猪妖的尸体,顾而移到一边,口道:“来、来,大将军,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反正我要猪哥一路不孤独就是。”

    “哼。”克鲁冷冷道:“你那猪哥只喜欢漂亮的女人,那会要我陪伴。就是你自己都陪了他几百年,还不是被他嫌弃。”他被古藤怪摔了个大跟头,在部众面前颜面丢尽,是以说话尽挑对方的痛处。

    古藤怪却对这话不以为然,心道:你再说这些话有什么用,猪哥死前都说了最的是我,即使看着别的女人,心里还是想的我。现在被你杀死,我自当为他报仇。想到这儿,脸上凄然一笑,满是皱纹的皮肤透的不尽是岁月的伤痕,更象刚才的新伤。手臂挥起,两只藤蔓象随风而起的丝带,向克鲁攻了过去。

    克鲁刚与她对过一招,知她底细,见她藤臂挥来。故计重施,又挥着兵器迎了上去,这次他执意要致她于死地,出手就比刚才恨很多,眼见就要砍到,力气反而加大,只想一把就将对方的藤蔓斩断。

    可古藤怪毕竟是修炼千年的精怪,那真有那么容易就中招的道理。手臂一抖,前端的粗臂突然化做数十条小树根,竟然似张了眼睛一般,纷纷各自躲开,更有数根,反其道而行,缠在了克鲁的武器上,躲兵器。奈何克鲁力气太大,一手猛抽,将那几根树根竟数拉断。反又朝另一只藤臂砍去,速度很快,从被缠,在到他抽断树根,再次反击,都不过两秒钟的时间。看的出,他是个久经磨练的打斗老手。

    龙仕杰看着古藤怪手段多变,气势异常凶猛,低声说道:“看不出来古藤怪那么厉害,幸好以前没与它真正都手,要不然,我怕还打不过。这克鲁恐怕也不是他敌手。”他看克鲁在那树根里面,如入荆篷,被挂地血流,似在下风。

    “不,你这就看错了。”姬姬手指克鲁,说道:“他虽然受伤,但都是皮外之伤,不伤大体。而古藤怪却是全力出击,以及重伤不了他,反被他伤了手指与肌。只要在过片刻,古藤怪就要落败。”但看她一脸的凄楚,想是猪妖的死让她伤心绝,联想当年金龙的死,不由地觉同病相怜,再看自己边的龙仕杰,心道:我与他,都还有相见之。可他们,这一分别,死后一入畜生道,一落草木,自是永无相聚的可能。顿时,觉地古藤怪可怜,对龙仕杰说道:“想个办法,看我们能不能救她一下。”声音楚楚,象是带着淡淡的忧伤。

    龙仕杰看那古藤怪此刻已是双手化开,变出的树根又多了很多,如鞭疾舞,呼呼风声不觉于耳,道不尽威猛,那象要落败的人。再则,自己于她好不容易才避开,又怎么能在过去送羊入虎口,说道:“看她还不至于要败,我体伤势也严重,出去怕只是送死。”姬姬一阵沉默,心道:怎么你也害怕?只怕就因为她不是人,你舍不得已命相救。不过,也好,不冒险也就没危险,还是随他吧,免地失手再伤了他,只怕伤心之人就得换成我了。

    外面斗场,古藤怪的树根已卷起了两名水妖,朝地上猛摔。此刻,她人已近癫狂,再猛摔之力非同小可,登时就将那两个水妖摔地脑浆迸流,丧了命。一时得利,古藤怪又是仰头凄笑,将两具尸体拖起,朝克鲁掷了过去。

    克鲁顿躲过,回头看地上同伴的尸体,也是大悲。今晚刚被龙仕杰杀死了那么多的部众,却是未曾见到尸体,此刻,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那血模糊的头,也是大悲哀,一声哀号,举起手中的怪武器,瞄准了古藤怪。而古藤怪刚杀死两个水妖,占到便宜,又自去对付那几个挥着渔叉的小怪,没注意克鲁举起那东西。

    “不好。”龙仕杰惊叫了声,说道:“那家伙要出重武器。”他在砖厂见到过这武器的厉害,若是击中古藤怪,他必死无疑。倒是姬姬后来一步,没见过,疑惑地看着龙仕杰,问道:“什么重武器?就他手上的那个吗?”龙仕杰也不回答,踩着脚下好象有块鸡蛋大的扁石,忙拾起,朝克鲁掷了过去。

    不偏不倚,刚好打着克鲁的头上,惊地他手一抖,发的武器一下打歪,将古藤怪后的一个乌龟雕像击地粉碎。轰然地巨响,飞溅的碎石,虽没伤着他,却也是吓地她够呛,本能地朝边上跃开,迅速地收回藤臂。

    姬姬看着也骇然,脸色凝重,脱口道:“什么时候洪荒平原也出了个这么厉害的法宝?”逐又想起,就是世界上的人都制造出了许多厉害的武器,何况那洪荒平原,几千年过去,肯定也是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想着以后去取龙鳞,可能又要多出很多困难,是又微皱眉头。

    那边的古藤怪这一跃,距离龙仕杰的洞口又近了几步。显然刚才的攻击,她仍是心有余悸,没有立刻去打斗,愣在原地。而克鲁是得理不饶人,对着古藤怪又是第二次来。这次,古藤怪没避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长长的藤臂没来地及收回,被击个正着,立时一条手臂被炸断。

    有着零星的碎沫飞来,沾在脸上,冰冷地,象是冰沫子。龙仕杰也才恍然大悟:姬姬都说他们长住水底,我道他们怎么就能用火药,却原来是冰,他们是用水做的武器。只是不知道怎么做的,居然这么厉害,不亚于小炮弹的威力。

    姬姬眼看古藤怪被打伤,又被暴烈的气流冲倒在地。心道:看你也是个痴之人,与自己相的人在一起几百年,却不知道好好珍惜,如今他死了,你纵然报了仇,你的猪哥也活不了。算了,看着都是伤心人的分上,还是救你一救。她知道龙仕杰体不便,也不去和他说,急步跨去,扶起古藤怪又匆匆回到洞内。

    克鲁都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想一举将古藤怪致于死地。突然看到姬姬出来相扶,不由地忍了手,心道:君主常说这女人不好惹,却又道不尽地喜欢,还是别伤了她,免地后君主知道怪罪。反正他们进了那洞,等我们进去一一抓来更好。再看自己两个死了的同伴,叹了口气,将他们并排放好,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坐地休息了会,看那猪妖慢慢现了猪,黝黑肥大,竟然召集同伴,将它分尸生吃了。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