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克鲁 ( 2 )求收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这克鲁或许真跟恶水灵君的关系非常亲密,也真听他说过许多姬姬的事,无意中说了往事,却不料正是她的痛脚。克鲁看她没出声,又大声说道:“强存弱亡,这才是世界自然永恒的真理。千古以来,不管是人是兽,均不出此理。轮回报应,那只是安慰弱小的好话。哼……”

    “哈哈。”突然也有人大笑,象是针对克鲁的话,说着:“轮回报应我没见过,不过,因果报应我是见了不少。”

    龙仕杰定眼看去,却是猪妖与古藤怪。原来,那郁标自己不敢跟随前来,却是立刻打了电话给火太郎,说是龙仕杰被河伯请去;而火太朗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立刻就派了猪妖与古藤怪前来。这两怪也原本寻这地方不着,却碰巧发现克鲁一行,于是就远远跟来。

    龙仕杰发现是他二人,舒了口气,想着碍与冰太郎他们的面子,这两个多少会帮忙,不至于做观众。又看了眼旁边的姬姬,发现她好象很紧张,似乎在‘仙镜’他们对自己下手的况影响了她,轻声说道:“别怕,他们是来帮我们的。”姬姬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可他们在‘仙镜’都想至你于死地啊。”龙仕杰低声道:“化解了。”

    而克鲁被后面的声音也好象吓了一跳,匆匆回,瞪着猪妖与古藤怪,打量了一眼,哼道:“哪里来的小猪怪和树藤精,没事就滚回哪里去。惹的本将军烦了,一个做柴火,一个做烧烤。”

    猪妖与古藤怪一下愣住,刚笑的声音猛然止住,他们没想到对方一眼就看出自己的份,且大大咧咧,根本就不将自己两人放在眼里,完全不管是敌是友。可自己,除了知道他们是水妖外,看不出丝毫来路,就这点,都还是火太郎电话里交代的。古藤怪往前走了两步,闻着克鲁转悠着看下,想从什么地方看出对方的份。

    “看什么?”一名水妖怒喝了声,吼道:“这是我们洪荒平原的克鲁大将军,你这小不点,看地好无理。”

    古藤怪好歹也是修炼近千年的老妖,被对方骂成小不点,好不气恼,说道:“哦,原来是大大将军,我一时看走了眼,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水猴子呢?”

    猪妖也被那水妖一激,原本有的戒畏也没了,“呸”了一口,说道:“什么水猴子,看他们失魂落魄,衣衫不齐,八成是哪里来的落水鬼,想到这里来偷点什么。”想了想,又说道:“难道是想偷河伯的内裤穿?”看来,他也猜出此处是河伯的住所。

    克鲁虽然看出对方的份,却终究不知道他们实力如何,本想着两句话把他们吓走,只是没想到对方不惧。更是把自己一群比喻成什么水猴子,而他们多在水中活动,不穿衣服乃是为了行动方便,没想到成了落水鬼,当下冷“哼”了声,说道:“我今天只在这办点事,难道你们想搅局吗?”

    龙仕杰看着猪妖,见对方眼里闪过一丝晴不定的犹豫,好象是在思量着什么,心道:莫非他们来还是另有打算?难道他还对我上的龙鳞不死心,想占为己有?子不由地了下,强忍疼痛,观察着室内各处,看似乎有逃之所。眼见右边十余米外的一尊巨龟的雕像后好象又一个黝黑的洞口,也不知有多深,但除此外,已无其他可逃之所。

    “嘿嘿。”猪妖笑了声,说道:“我们怎么敢搅大将军的局,只是我们想要这小子上的一点东西,还希望你们不要阻拦。”

    龙仕杰一下知道他想说的就是龙鳞,看来在外面他还是惧怕那两个本人,要不然他们早就对自己下手。心头暗暗叫苦:还以为对方多少会给点帮助,没想到却又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克鲁也在衡量当前的局势,对付龙仕杰尚且可以,只是不知道这猪妖与古藤怪是否厉害,自己这边虽然人多,但都是些平庸之辈,较上真还不知道后果。当下朗声道:“你们这两个,一定是想要他上的龙鳞,窃取上面的力量,是吧?”

    猪妖一怔,没想到对方一下就看破自己的心事。古藤怪“嘿嘿”笑着,说道:“大大将军真是厉害,一下就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只是不知道将军会不会搅局呢。”克鲁说道:“你们也太天真了,枉费修炼千年,那龙鳞自是力量非凡,却不是你们上的东西,枉自挪用,岂不是最后让自己变地人非人,猪非猪,更是龙非龙。”说话的间隙,已悄悄从边上部众手里拿过了自己的武器。

    “哈哈。”猪妖大笑,显然知道克鲁的意思,不会让自己如意,说道:“我们不只想要龙鳞,如果将军同意,那个小美人也不妨给我。”说着,又瞪眼看着姬姬,满是轻佻菲薄之意。

    “不要脸的畜生。”姬姬“呸”了一句。

    “啪。”冷不防古藤怪回打了猪妖一耳光,喝道:“你丫地也不看看自己傻糗样,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些漂亮姑娘。人家能要你只猪陪在上瞎折腾。”

    猪妖到是不胜防,都被她打懵了,摸了摸生疼的脸,怒道:“你个疯婆子,吃的哪门子醋。老子喜欢漂亮、年轻的姑娘有什么错,难道我要是在活个千百年,岂不是天天要给你这不中看也不中用的疯婆子糟蹋。”

    古藤怪一塄,续而嚎啕大哭,象是受尽委屈,骂道:“你个死没良心的猪哦,现在嫌弃我了……想当年我也不是一样貌美如花,你是好话说尽,把我骗到手……现在人老珠黄,你就不想要了。”那眼泪,就如同山间细泉,绢流不止。

    “你嚎个啊。”猪妖推开要扑上来的古藤怪,吼道:“老子也就外面耍耍,也没象以前那些人娶个三妻四妾放家里面。算对的起你了,在罗嗦,老子抽死你。”说着,把手扬起老高,却始终没落下去。

    原来他们是一对,难怪长出入在一起。龙仕杰心里终于清楚猪妖与古藤怪的关系。心里暗道:照现在的况看来,他们是不会站我这边,倒不如给他们制造些乱子,拖延时间,说不定小雀子与河伯就快回来了。又看了下那边的山洞,又想道:这不管怎么样,也可以多些逃离的时间。想到着,开口说道:“老猪妖也真是,既然跟古藤婆婆都好了那么久,为什么现在就见异思迁,想把她抛弃不顾。你还真是没良心。”

    “是啊,是啊。”古藤怪听到有人给自己帮忙说话,闹的更起劲了,朝着猪妖喊道:“你个死没良心的,想当初是那么费尽心事地哄我,现在就想打我……你打,我就给你打……你打,你打啊。”边说还边把脸往猪妖的手掌上凑。

    “你个臭婆娘。”猪妖骂了句,手掌还真应声而落,“啪”地打在古藤怪的脸上,吼道:“人家故意离间我们,你还真信他了。”

    “好哇。你还真舍得打。”古藤怪挨了一巴掌,眼泪流地更凶了,骂道:“你个猪……呜呜……呜呜……”声音居然好生凄楚,象是被对方欺压多年,突然发泄。

    “没脑子的枯木。”猪妖骂道:“人家说什么你都信,你自己说该不该打。”古藤怪边骂又边看了眼龙仕杰,心道:这小子,生死关头,既然打起我的主意,也不知他安的什么心。眼见姬姬与他相扶在一起,心头很不是滋味,真有种冲动想把她抢了过来。

    古藤怪看他说话,眼睛却是看着那边,心里不化悲为怒,心道:这么多年,我好生待你,你却只为在我上讨快活。如今老了,你就想把我扔了,我纵是哭死,你眼睛却还在看别人。嘴里却仍止不住地抽泣,哽咽道:“是啊……我是根枯木……你只猪,就想着那些鲜艳的嫩花嫩草……”声音很轻,可就在猪妖正纳闷时,她突然跳起,一把将他扑倒在地,双手如风扇旋转,“啪”、“啪”、“啪”连着煽了他几个耳光,疯似地大叫:“让你打我,让你看别的女人。死猪、臭猪,得瘟疫的下流东西”。居然是咬牙切齿,下手很重。

    猪妖突听她说话委婉,以为她懂了自己的意思,不受龙仕杰的挑拨,松了戒心。可他不知道古藤婆

    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是以软语疏忽他,趁其不避,突然出手,登时将猪妖的脸抽肿。

    龙仕杰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见效,又高声喊道:“对,就该打他。古藤婆婆,你跟了他这么多年,,自己想下受了他多少气。为他付出出了自己所有的美好时光,他现在见你老了,就想把你甩了。这种人,就该往死里打。”他原本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只是现在看他们如此,想是以前她也必受了不少猪妖的气,是以提起,企图火上浇油。

    果不其然,古藤婆听到龙仕杰的话,声泪又俱下,说道:“是啊,上次我带你们逃,累的要死,他抱着我就这样往地上摔,那有半点怜惜我啊。”说着,又煽了猪妖一下。

    猪妖连挨几下,心头也恼了,扭转子,与古藤怪扭打在一起。这两个修炼千年的妖精,此刻完全忘记了自己,全是山野村夫般拳打脚踢。

    那克鲁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愣了,刚才这两个,看似好象还要与自己动手抢夺手边的人,没想到三刻钟不到,自己却先打了起来。看着滚成一团的他们,心道:就让他们打,随便伤了哪个,对自己终究是百利而无一害。索退到一边,注意着龙仕杰,怕他逃跑,又时不时地看着闹。心想:凡物就是凡物,即使修炼得道,也终究脱不了原始的粗鲁本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