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克鲁 ( 1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啊!”姬姬惊叫了声,仿佛心脏都几脱口而出。心道: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如此笨拙,完全没有杀螭龙时的勇猛。殊不知,对那青螭乃是五人合围攻之,况那青螭又如何与这聪明水妖相比。

    龙仕杰听她一声惊叫,倒象是头上被挨了一锤,心头莫名地闪过一片忧郁的云,心道:只可惜,她所担心的是那个我前世很久的金龙,而不是我龙仕杰。值此对决,他没想到怎么应付克鲁,反而想到了姬姬与自己那琢磨不透的事。

    也就在他分神之时,克鲁看他眼神扑朔迷离,却不看自己,反而去看姬姬。心头窃喜:真是天助我也。大跨一步,一脚踢了过去,将龙仕杰踢个正着。百十斤的躯竟然被踢的飞了起来,象个扔出去的麻袋,“啪”地掉出丈余。

    好在龙仕杰已非寻常人,若不然,这一踢一摔,只怕是立刻送了命。但他也摔地不轻,浑骨头生痛,口如火烧,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挣扎着爬了起来,谁想克鲁丝毫不松懈,紧追一步,一把抓住他前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双目圆睁,“哈哈’大笑,得意地说道:“服了吗,龙神。”他此刻却不再叫他死泥鳅,却改口叫他龙神。

    跟着他后面的水妖见克鲁稳胜卷,都齐声高呼,大赞将军英勇神武。

    “快放了他。”姬姬眼见龙仕杰被擒,心头大急,慌忙取出了‘血灵珠’,口中喊道。克鲁看着她仍旧大笑,说道:“我会放了他,这可是龙神,没我们君主的意思,我还不敢对他怎么样?不过,你们得乖乖跟我去洪荒走一趟。”姬姬大叫:“我说你快放了他。”

    龙仕杰虽被克鲁提在手中,可并不是动弹不得,意念运起,将刚才默修的心法运行了一遍,感觉到疼痛减轻了许多。再看克鲁正与姬姬说话,没在意自己,猛地下抬起,双脚朝克鲁的下巴踹去。这一招,离的太近,克鲁没想到龙仕杰会恢复的这么快,一时大意,被踹个正着。

    这一下,实在是太重,克鲁惨叫了声,手上一松,一下放了龙仕杰,仰朝后倒去。而龙仕杰也因为体悬空,脚上用力,也是背躺着摔到在地,这一下,自然不轻,又加上刚才被踢、摔,旧痛没好,新痛又来,落在地上,他感觉自己所有的骨头瞬间散了,象块玻璃般脆响,四分五裂。

    而克鲁摔地并不重,可他的下巴,被龙仕杰这一脚倒是踢歪了,斜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嘴角,明显的血迹流了出来。“嗷,嗷”几句,克鲁坐起了子,一手扳头,一手托住下巴,用力一撑,只听的一声“咯嘣”,他居然自己将掉了的下巴骨接了回去。随之听得他杀猪般地嚎叫,,想是痛地厉害。张了张嘴,又吐出一口血水,落地有声,可能还夹杂了两颗牙齿。

    龙仕杰支撑着头,看着克鲁做的一切,都不胆寒,尤其是那一声骨响,更象是痛在自己的骨头上。姬姬快步跑了过来,扶起龙仕杰,焦急地问道:“哎哟,你怎么样了?”龙仕杰看了她一眼,任随自己靠着她上,说道:“没事,我死不了。”心里一种怪怪的味道:她是关心我呢,还是那个龙神?

    边上的水妖见克鲁受伤,都围了过来。更有五个见龙仕杰没什么动作,想把他擒住,了过来。

    “都给我站住。”姬姬把‘血灵珠’往前一推,厉声喝道。

    克鲁见识过珠子的厉害,眼见他们任不知死活地往前走,喊道:“你们几个小心了,那珠子很邪门,千万别用手去碰。”姬姬瞪了他一眼,说道:“知道就好,就是你们水君,见到这珠子也要忌惮八分,别说你们几个小妖。不知天高地厚,谁过来,我给他更厉害的看看。”

    “我……我……”克鲁站了起来,看着姬姬,说道:“姬姬,你……也别拿……拿你那珠子唬我,奈……奈何不了我……你那东西。”说话含糊,声音低沉,别刚才的龙仕杰把他踢的不轻,又道:“我也……不想伤害你……只要你们跟……我们去见君主一面……”

    “要见他,等龙鳞的咒语一过,我会去见他。叫他到时候别躲着就是。”姬姬冷冷地说道,心里却泛起一股黑雾:等我恢复法,把你们都压在死之岭,看你还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龙仕杰自然听的出她口气里那不一样的气氛,心道:她究竟有多可怕?听口气似乎很多人都应该惧怕,可我真就还没见到她是怎么地令所有人害怕。即使小雀子,跟她的凡站一起,也感觉不安。靠在她上,感觉极为温柔,说话的口气冰冷,但吐在脸庞的气息却胜似幽兰,郁香扑鼻。看着克鲁站起走了过来,也挣扎着站了起来,咬着牙,忍着浑的骨疼,轻轻将姬姬拨到后,说道:“你先去一边,我们还没打完呢。”

    姬姬抓着他的胳臂,感觉到他上的肌在颤抖,知道他可能伤的很重。柔声说道:“还是让我来挡一阵子吧,你先休息一下。”龙仕杰听了,似乎并不感动,回头瞪了她一眼,微怒,说道:“什么你来,你个女人温柔点不好,老想着打架算怎么回事。”单手背后,却示意她快走。心里想着河伯去的那个门,或许是通往外面的路。

    乍闻之下,姬姬脸色聚变,掠过一片死寂的灰色。可看到龙仕杰的手势,才明白他是要自己逃,心头又须发暖意:原来是在关心我,可这傻瓜,这时候我又怎么会弃他而去。有你这份心,我就是死了,又有何撼。想着,抓龙仕杰的手反而更紧了。

    克鲁也看出了龙仕杰脸上有着一丝痛苦的表,知道对方可能摔伤,心里大为宽松,喊道:“怎么样,死泥鳅,认输吧。”由于说的大力,牵动了下巴的痛处,皱着眉,抬手柔着脸庞。

    龙仕杰看姬姬不愿离去,心头焦急,对面的克鲁又与着部众了过来,口中还在说:“如果你真不肯就范,那我们也只好强拿了。反正你比试已输,也不怕别人笑话。”他心里想道:打不过,还是先走。看了眼那个小门,他推了推姬姬,向着那里慢慢退去。

    然而,克鲁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手挥了下,四名水妖大步超越他们,堵在门前。叫道:“你们别想逃,乖乖地跟我们走,免受皮之苦不好么?”说完,又张了张嘴,活动了下巴,又说道:“姬姬姑娘,我们君主对你可是仰慕的很,你去了,他也绝对不会为难你们的。何苦要在这里做无谓的挣扎。”

    “嘿嘿。”龙仕杰冷笑了声,说道:“我现在是斗不过你,可你押着我们,不怕一时三刻我恢复了过来,把你们全杀了。”打不过,他只有想着恐吓,希望岸上对他们的打击依旧有影响力。克鲁一愣,似乎是个他没考虑到的问题,心道:这倒真是个问题,现在他好对付,可万一在半路上他恢复了过来,那谁能应付?想到这,心里突然一亮,笑道:“没你提醒,我都差那么一点点就忘了,哈哈,死泥鳅,你忘了在岸上我打到你上的东西了吗?”

    龙仕杰也是一呆,才记起克鲁在逃走是确实朝自己甩了东西打在上,当时还感觉蛮痛,不过现在已经没事。现在经克鲁提起,才想起岸上的那一秒,伸手不知觉地摸了摸腹部,感觉到里面一阵隐隐地蠕动,象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他不大吃一惊,脱口吼道:“是什么东西?”背部,不由地冒出一阵冷汗。

    “你笑啊,你得意啊。”克鲁看着龙仕杰,高声喊道:“你不是通天本能吗?就实话告诉你,你肚子里的是‘食尸蛊虫’,看你有什么办法能取出来吗?”

    “食尸蛊虫?”姬姬听到,浑止不住一阵颤抖,惶惶地重复了句这名字。龙仕杰从他她手上的力量突增,感觉这东西决非寻常之物,是以低声问道:“食尸蛊虫?这是什么东西?”姬姬看了眼他,满是慌张地反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肚子特别不舒服?”龙仕杰又摸了摸肚子,迷惑地说道:“没有啊,只是感觉里面好象有东西在动?”

    “哈哈。”克鲁听到大笑,说道:“你个死泥鳅,干鱼板板……”笑了两句,想是有引痛了关节,又止住,说道:“你以为开始我是拿块小泥巴打你啊,嘿嘿,那是蛊虫,能无形遁入人的体,在里面生子产卵,到时候,你就会……嘿嘿、嘿嘿。”

    他后面的话没说完,但龙仕杰也能猜到,无非就是肝肠寸断或者被虫吃尽而死,老的故事节。可这也让他吃了一惊,他原以为当时那东西还真没什么特别,或是块不知名的小东西,打在上掉地上去了,没想到却已遁入自己体内。要命的是居然会生子产卵,这等时间久了还了得。

    “克——鲁!”姬姬沉声喝道,虽她已是平凡之,但气势犹在,这声音冷地夺魂勾魄,只听她缓缓说道:“早在数千年前,‘食尸蛊虫’就被神妖列为物,不得对任何活物使用,你这样做,只怕会招来天谴。”

    龙仕杰在姬姬边,听着这声音都打了个寒颤。当听到她说的话,也是吃了一惊,被列为物,那肯定是极为厉害的东西,心中暗自敲鼓:也不知道是什么虫子,能不能治?如果没药,说不定还要去做手术。这次真是衰啊,没想到还会中这么个招。

    “哼。”克鲁鼻喷了一声,满是不屑,道:“什么天谴?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评论谁该不该谴。弱者……哼……”姬姬看着他,声音依旧冰冷,毫无生气,说道:“你很强吗?强的过天地命理?”克鲁也是冷声说道:“我都没天地命理。若你顺应天地命理,怎么你以前为个人杀了他老婆孩子怎么没见报?”听到这句,好象突然揭到了姬姬的弱点,她无力地垂下了头,象是突然遭遇了风霜的茄子,委蘼不振。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