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鳞 ( 2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天空小雨又开始下了起来,还伴随着闷闷的雷声。

    夏中尉抱起地上战友的尸体,虽然刚才脱臼的伤痛让他裂齿难受,但仍不肯将他交给旁边伸手的战友,仰天长叹了声,说道:“我们走吧,送他回家……

    这小子,吵了很久……

    申请探亲假都没批下来。

    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

    龙仕杰抱起那颗头颅,这面容他没多少印象,但现在他却清晰地把他刻在了心里。今晚,有三个年轻的生命为了他消失,看着走过来的郁标,他想鄙视,却也提不起精神;他清楚,如果郁标没逃避,或许也死在了这里。

    他自己说的对:腿是他的,命是他的,该由他自己做主。他没理由要别人为自己牺牲。

    郁标看着龙仕杰手中的头颅,有一丝惊恐,忐忑地说道:“其实我们刚才都应该逃跑,或许就没人会死。”

    龙仕杰也不理会他,与夏中尉并肩向外走去。他知道对于郁标,很难解释清楚什么是勇气与忠义,该用什么去衡量生死的意义。

    走了没多远,先行的人并未离去,而是一直在大路口等待。看到龙仕杰,姬姬跑了过来,不过当看到他脸色沉,手中的头颅,轻呼了一声:“又死了一个。”

    没有人出声,他们将尸体与另两个并排放在路边。不一会儿,直升机飞了过来,停在边上的一块空地上,令人想不到的是,顾梅与顾老也在上面。

    “龙仕杰!”顾梅大叫了他一声。看着她那欣喜的脸蛋,龙仕杰实在提不起高兴的劲,轻轻应了句,看着地上的尸体发呆。

    没有见面的问候与喜悦,众人将几具尸体抬上了飞机。夏中尉告诉他,飞机坐不下,后面有车马上就来。然后与他剩余的战友乘机而去。临了,拍着龙仕杰的肩膀,说道:兄弟,以后去那什么平原,叫上我。

    “他们都不应该死的。”龙仕杰看着姬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可姬姬并不在意他说的话,扑了过去,一把紧紧抱住龙仕杰,把头埋在他前,说道:“刚才,我好害怕……”声音里,居然有一丝哽咽。

    龙仕杰很奇怪,居然还有她所害怕的东西,眼睛却在看着顾梅,她正痴痴地站在边上,愣愣地看着自己,逐轻轻推开姬姬,轻声说道:“你害怕什么?水妖还是死人?”

    “傻瓜。”姬姬幽幽说道:“我怎么会怕那些,我是你有什么意外啊,笨蛋。”说完,又使劲大声鼻吸了下气,奇怪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你……上……”

    “我上怎么了?”龙仕杰疑惑地问道。再看旁边的顾梅,也换了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好似很害怕。

    顾老轻叹了口气,说道:“孩子,去把你脸上的血洗洗吧。”

    “不是血!”姬姬摇了下头,说道:“是咒语。”顿了顿,又在他上闻了下,说道:“是我冥间的四片龙鳞,带着女娲娘娘下的死亡恶咒。刚才天生雷火,地生冰风,一定是你刚才释放出了这股力量。”

    “究竟是什么?”龙仕杰都被说糊涂了,究竟是血还是咒语,令他们如此反常。

    姬姬伸手掏出条手绢,把龙仕杰脸上抹了个干净,轻嗔道:“脸上是血,体里是咒语。”眼睛却又不知觉地瞟了瞟顾梅,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哈哈,哈哈。”有笑声突然凭空而来,声如宏钟:“天生雷火,地生冰风。看来是金龙回来了。”

    龙仕杰循声望去,只见路对面的河中央,一道水浪横渡而来。夜色中,隐约可见一白色影站立浪头,衣衫飘飘,带着风来。

    “又是什么东西?”龙仕杰吃了一惊,神又紧绷了起来。看看边的几人,可没人能再经的起象水妖那般的折腾。

    姬姬也疑惑地说道:“不知道,我也没见过。”

    雀精灵却似非常兴奋,叫道:“唧唧,是神仙,唧唧,是黄河河伯。神仙呐,唧唧,多久没看到过了。”

    河伯?龙仕杰立马想起冰太郎所说的“河图仪”,而刚才那群水妖也提到过要去河伯那里偷“河图仪”,没想到,自己准备要找的人现在送上门来了。

    只见对方来至岸边,龙仕杰才发觉对方居然是站在一只直径达四米的巨龟上。也突然才想起,在“死之岭”杀的那条青螭就是他的坐骑,心头一懔:辛好他不知道。

    “是河伯?”姬姬疑惑地看着对面,迎了过去,边走边道:“看来是我真的越来越象凡人,居然连他都认不出来了。”

    龙仕杰听着大家的口气,才知道来的不是敌人,放下心来,跟随姬姬走了过去。眼见对面的是个老者,银发白须,材微胖,那双眼睛,闪着别样的精光。

    河伯看到姬姬时,明显地停了下步子,满脸错谔,说道:“姬姬?你怎么从地府出来了,难道龙鳞的咒语过了。”

    姬姬扭头看了眼龙仕杰,幽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因为他。要不然,我怎么会离开‘栖凤’,背着诅咒的风险。”

    龙仕杰心里很不是滋味,姬姬对自己深意切,他也能感触的到,可要和那遥远的记忆相比,他就真什么都不知道。

    河伯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是咒语还没过保质期。”

    一句话,让龙仕杰大为吃惊:这咒语也有保质期?看来这河伯也并不象普通的仙人修士隐于山林,而且活地很现代。

    此刻,顾梅也与顾老走了过来。而当看到顾梅时,河伯脸色很是惊讶,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姬姬,突然大笑:“孽啊,真是孽,扯不清的缘分,难道这辈子你们还要继续。”

    龙仕杰疑惑地看着河伯,他搞不清楚又出了什么状况,但看他那神态,肯定又是有什么往事牵起了他的记忆,而且就与面前的人有关。

    姬姬一阵苦笑,说道:“河伯,你说这算怎么回事?难道连我都逃脱不了因果循环的报应,欠下的就一定要还?”

    龙仕杰看着河伯盯着顾梅,听的出好象有点端倪:似乎姬姬与顾梅之间又有什么扯不清的前世恩怨?怎么回事,难道是真有天意在安排?

    河伯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俺就一个小神,不敢乱测天意。”又看着龙仕杰,仔细地打量了一翻,说道:“金龙啊,俺看你好象还没得龙珠,记不起俺来。可怎么就把地府的龙鳞先收了呢,那可是带着死亡的咒语,搞不好,会自伤地”。

    “哦。”龙仕杰看着河伯,满脸不解,说道:“可我刚才用的好。怎么就会自伤呢?”

    河伯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当年你死后,女娲娘娘就给你的鳞片加了配料地,若不然,又怎么压制的住那些妖兽。”

    配料?龙仕杰听这口气怎么感觉象是炒菜,还要加配料。

    见龙仕杰满面疑惑,河伯说道:“女娲娘娘当年对你的死很愧疚,便在你脱落的鳞片上下了咒语,但同时附注一种神力,那就是‘龙之咒’,若有龙珠在你体里导引,你可省去很多修炼的时间,早成神。可你还没得龙珠,怎么能先用那些龙鳞的力量呢?就好比食品里没放防腐剂,能摆多长时间。”

    姬姬听了也是吃了一惊,说道:“我怎么就没听说过会引起自伤呢?河伯,你别骗我,我现在如同凡人,受不起太多的惊吓。”

    “你当年回地下就没出来过,当然不知道。为了这龙鳞,我与禹还做了个河图仪,你也不知道吧。”河伯看着姬姬,说道:“这事也可能就洪荒平原的水妖们知道,它们隔我比较近。”

    一直不出声的顾老此刻也凑了过来,说道:“关于大禹,我的祖先也曾经留下一件有关于他的东西,只是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

    “哦?”姬姬回过头,奇怪地看着顾老,说道:“你也是大禹的后人?留下什么东西?”眼睛一亮,又道:“难道就是河图仪?”

    “去、去。”河伯嚷道:“河图仪安放在迷宫里,有只巨鳌看着,我都拿不到。那家伙,只服大禹的话,别人谁都近不了。他怎么可能会有河图仪呢。”

    龙仕杰已经知道那不是龙磷,但听说是祖先留下的东西,也来了兴趣,看着顾老。

    “我不知道。”顾老笑着从背上取下包,说道:“本来部队要留下这东西,还是我硬撑着不肯。”说着,从包里取出一柄似剑非剑的东西来。

    “哦,是这玩意。”河伯看见好象很是兴奋,说道:“这么多年没看到了,嘿嘿,我还早以为被人改造做了菜刀呢。”

    姬姬也似认识这东西,说道:“咦,是分水剑!这还是禹亲手用过的那把,怎么就到你手里了。”

    分水剑。龙仕杰早听父母提起过,当年自己祖先有一把兵器,叫做分水剑,能切水断流,大禹治理洪水时,全仗此物切水分流。

    顾老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这是什么东西。我祖先曾是大禹手边一助手,是从他手里流传下来的。不过,我看今要物归原主了。”说着,把剑递给龙仕杰,又说道:“我曾经说过,如果是时候,我就把东西给你,现在看来正是你需要的时候。”

    龙仕杰愣了愣,随即正色道:“不行,这东西都陪伴你们顾家几十代人了。我怎么能拿。”说着,连连推却。

    “哎。”顾老说道:“留了那么久,可终究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既然已找到原主,那就该归还了。”

    “是啊。”顾梅在一边看着龙仕杰,扑闪着两只大眼睛,说道:“我爷爷给你就拿着吧。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处呢。”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