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 量 ( 8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地。”夏中尉猛站了起来,咬着牙,从缝隙间挤出几个字,虽看不清眼神,但能感觉到他那骇人的气势,“喀嚓”一声换了个弹夹,也不管有没有用,对着来的水妖就是一阵“哒、哒、哒、哒”地狂,口中“啊……”地大叫。这声音,象是带着夏天的乌云和冬天的风霜,透着无尽的悲哀和寒峭。

    原本一直看着夏中尉对手下的兵好象没半点好口气,随意地轻笑和小虐,没想到却对此有这么深厚的感。龙仕杰彻底被感动,想着陆光豪几人在“死之岭”的生死相援,也不有点泪盈框。

    发泄完,夏中尉似乎冷静了不少,看着龙仕杰,很果断地说道:“兄弟,你带你的人走。我断后。”说完,手一挥,喊道:“一班长,带你的人把张守富和二班长背起,二班的和我断后。”

    “不。”一班长叫道:“连长,你们先走,我断后。”

    “滚。”夏中尉吼了声,骂道:“兔崽子,什么时候轮到你给我发命令了。再不赶快行动,耽搁时间,我踹死你个混球。”

    “是。”一班长好象在眼角摸了下,似乎擦去什么东西。

    龙仕杰才感觉到,夏中尉那一骂一虐的口气背后全是另一种关,他心中完全不是看的那种傲慢无视,而是一种大隐藏其中。心头一,放开姬姬的手,走了过去和夏中尉站在一起。说道:“这事怎么能少的了我。”

    夏中尉一愣,续而“哈哈”大笑,拍了下他肩膀,说道:“好,你小子带种。怪我以前看错了你,真对不起了。”

    说话这会儿,水妖群已经接近,龙仕杰透过魔法罩散发的淡光,都能看清水妖的模样,甚至感觉到了对方呼噜的出气声。逐轻笑着说道:“我都没注意你什么时候看错我了。”回过头,看他们都已背起同伴的尸体,说道:“我们现在退吧,叫你的人照顾那两个女的。”

    “放心吧。”夏中尉说道:“他们没人是傻瓜,也都不是垃圾货。只是你那个同伴,实在是……”

    不用他说明,龙仕杰也知道他是说郁标,苦笑了下,无奈地说道:“腿是他的,命也是他的,该由他自己做主。”说着,慢慢地随众人开始向后移去。

    可能是看到他们要走,水妖突然加快了脚步,发着低低的咆哮追来。这水妖原本就高腿长,如此又急走,两下就赶上了他们。

    龙仕杰与夏中尉几人不得不停下来,迎着追来的水妖,双方展开了撕杀。

    况可想而知,彼此都是失去朋友和兄弟,带着深深的仇恨,发泄着猛烈的攻击,咬人的利器大口地吞噬着鲜血。看着姬姬和杨如霞被那几个士兵拉走,也放心地参了进去。

    龙仕杰此时才知道夏中尉说的那句什么‘他们都是全军里面挑出来的精英’是什么含义,面对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强敌,他们没有丝毫的恐惧,而且手都异常地敏捷,左闪右避,出手如电,不一会儿就放倒了两个水妖。

    “地。张守福,我二班长,我给你们报仇了。”怒吼间,子凌空跃起,夏中尉手中在魔法罩的光照下发着蓝光的刺刀深深地扎进一名水妖的口,将他放到在地。好似还出不了心中的恶气,拔出刺刀又连捅四下,直到对方连抽搐都没来,才停下手来。

    龙仕杰看到那水妖腔被刺地血模糊,不胆寒。在看夏中尉只顾着发泄,完全没注意旁边,两名水妖一拥而上,将他摁倒在地,抓了手脚提了起来。心头大叫:不好。可自己又被几个水妖围着,都麻烦着,想去帮忙根本就不可能。

    想叫雀精灵,却也发现它正和那个水妖将军斗地不可厉害。双方互施着魔法攻击着,看雀精灵攻击了好几次,都被对方用盾牌档住。而其他人,也更不或过,都被团团围住,终因力量的悬殊而纷纷被擒。

    眼看况越来越糟,龙仕杰心头也越来越急,小小的匕首也越来越狠,每一下虽没给对手以致命,但却足已造成重伤。只听到几声哀嚎,连着三名倒在地上,捧腹大叫。血,在周围的光照下,显的更为乌黑,而不是鲜红。

    通过刚才的两次打斗,龙仕杰也有了经验,那就是发现水妖虽然材高大,力量也较大,但由于太高,下盘却是他们的空处,他们都没多少能力防备。是以干脆半蹲子,专攻他们的腿部,而且效果不错,连戳四刀,都没落空,只听到惨叫声连连。

    然尔,对方也不是吃素地,两个恼怒的水妖好象忘了他们将军的话,举起手中的渔叉,连拍几下,虽然躲过。但最后一下,却是重重地打在他背上,力道很大,居然将他打趴在地。边上的五个水妖乘机把他摁住,一人抓一手或足,把他提了起来。

    这下完了。龙仕接心里叫了声,环顾四周,只有雀精灵仍在“唧唧、唧唧”地叫着与水要将军缠斗着,余下的人则都被擒了。而雀精灵的势也不乐观,看它出击的速度越变越慢,好似有种体力不支的感觉。

    该怎么办?龙仕杰衡量着形势与后果:明显他们最终的目的只是想抓住自己和姬姬,其他人现在倒成了这场斗争的牺牲品。再看刚走的人,都已去的远了,消失在夜色中,逐大叫道:“你们都别打了。”他看的清楚,再下去,雀精灵绝对讨不到好处,大叫道:“我跟你们走。”

    真是衰啊!斗的正酣的雀精灵被他一叫,分了神,被那水妖将军挥舞的盾牌一击,撞出老远,掉在地上,没了动弹。看形,不是死也就昏了。

    “哈哈。”那水妖将军大笑,说道:“正愁连只麻雀都收拾不了,没想到你就帮忙来了。嘿嘿,嘿嘿。”他看着龙仕杰,古怪的脸被笑容扭曲着。走了过去,把雀精灵拾了起来,放进后一个似装鱼的篓子里。

    龙仕杰彻底绝望了,他知道将等待那些的是什么命运,无力地抬着头,看着那水妖将军,说道:“放了他们,我跟你们走。”

    水妖将军走了过去,甩了他一个耳光,突出的眼睛闪着冷幽的光,沉沉地说道:“太迟了,我的龙神。杀我部下的人,都得死。嘿嘿,何况,我们已经很久没吃人,也该开开鲜了。”

    “不。”龙仕杰愁苦着脸,用几近哀求的口气,说道:“不,放了他们,要吃你们就吃我吧。原本所有的事,他们就不应该参与进来。”

    “吃你?”那水妖将军疑惑地看了看他,摇了摇头,仍旧是低沉的声音,凑近他的耳朵,说道:“我也想尝下龙神的是什么滋味,可是留着你或许我还有更大的用处。我克鲁没那么傻的,杀你?”

    “那就放了他们。你有什么要求,说吧,我会尽力地配合你的。克鲁将军。”龙仕杰努力地挣扎了一下,没半点效果,悬着的子使不上半点力。

    “不,我就要杀了他们。而且就是现在,在你的面前,我要你知道,失去朋友是如何地疼。”克鲁说着做了个手势,几个水妖将他摁在地上。

    克鲁蹲了下来,看着龙仕杰,左手招了招,两名水妖抬着一个战士走了过来。

    “地。”夏中尉在一边大叫,使劲地挣扎着,喊道:“死妖怪,狗地妖怪,你的手下都是老子下命令杀的,有种你冲老子来,别拿老子的兵出气。”

    “别叫。”克鲁吼了声,举起盾牌闪发出幽蓝的光,照亮周围,叫道:“马上就轮到你,我会用你们的血和脑袋来祭奠我死去的部下,让他们的灵魂安归于大海。”感他们相信,他们死后的灵魂会飘向海洋而不是冥间。

    抬来的士兵被按在地上,与龙仕杰面对面,他能清楚听到对方因为紧张而沉重的呼吸声,那努力睁大的眼睛透着恐惧,脸上肌紧绷。

    “对不起。”龙仕杰都不敢看那双眼睛,可那里面深深的恐惧和求生念象某种磁石一样吸引着他,想闭上眼,却又象什么东西支撑着眼皮。

    “放了他们。”龙仕杰悲切地哀求着,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不该牵涉这些人进来,看着和自己一样年轻鲜活的生命马上就要因为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他心里不一阵苍楚。眼泪悄然滑出。

    “哼。”克鲁冷哼了一声,抬手“唰”地一声,竟将那士兵的头颅砍了下来。

    一股腥的液体喷地龙仕杰满脸,本能地闭了下眼,他知道这是什么,心一下凉到了脚底。能听到夏中尉在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声音骂着:“***妖怪,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似乎还在剧烈地挣扎,能听到一声脆响,好象某个关节因为挣扎脱臼。

    龙仕杰缓缓地睁开眼睛,感觉到睫毛上粘乎乎地。逐渐清醒的眼前,一颗血乎乎的头颅豁然就在面前,双目几乎突出来般睁着,那种不甘心的眼神仍旧不愿推去。

    “啊!”

    “啊!”“啊!……”

    突然面对这样的景,龙仕杰惊地连连大叫,一种天生的恐惧袭遍全,他感觉到后背遽然发出冷汗;即使是再来十次“栖凤”的鱼,百次“死之岭”的青螭,也不及现在在一秒钟让他恐惧。努力地挣扎着想忘后挪一下,却被按着丝毫都不了。

    “啊……啊……”他仍然叫着,由于太过紧张,心跳地异常地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浓重的血腥味冲击着头脑。

    “你地,**你家祖宗。你们这群龟孙子。”夏中尉仍旧骂着,全然不顾刚才扭伤的关节,哼都没哼一声:“有种就来把老子也杀了,要不然有机会,我一定杀光你们这些所有的妖怪。包括你们所有的亲人和孩子,一个都不放过,一个……都不放过。”

    “哼哼。”克鲁冷哼了两声,沉沉的声音仿如从幽深的洞传出:“看来你是急着求死。我不仿成全你,反正我们这么多人,吃一个也不够。”顿了顿,喊道:“把他抬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