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间仙境( 7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就这样,坐了下去,他们之间就没在说什么。龙仕杰时不时地看了看姬姬,总觉地这样干坐着很不是滋味,却又苦于找不到什么话题,好几次想在打听龙鳞的事,又觉地自己太过于功利了。

    直到天色微暗,杨如玉姐妹和顾少峰、周胜停了嬉闹,累躺在草地上。姬姬才说道:“等会儿,你别眨眼。昙花精灵就要死了,那将是它们最美的时刻,好好欣赏吧。”

    “什么?”龙仕杰一惊,问道:“怎么可能就要死了呢?你看,它们现在不是开的正艳,也活动地最为欢畅吗?”

    姬姬看着那些簇拥在杨如霞边的花,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就是昙花,用最短暂的生命开放最美丽的瞬间。所以,即使有了精魂的种子,它们还是会死亡,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爆发出一生最美的光彩。”

    也就在这会儿,两只麒麟缓缓靠近了躺在地上的四人。杨如玉和周胜几人见状,纷纷跑到了龙仕杰两人边。

    看到它们没有追来,顾少峰拍了拍口,说道:“好险,我还以为那两只怪物饿了,寻思着是不是来把我们做晚饭呢。”

    杨如霞也说道:“是啊,我们又没去招惹它们。怎么就冲我们来了?”

    姬姬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它们不是冲你们来的。都只为看昙花的最后一现,来围观的。”

    话说着,天空中又飞来几只凤凰,在花圃上空盘旋,轻轻地相互鸣叫。接着,从丛林里又跑来许多看似长相古怪的妖和精灵,都团团围住那些盛开的花朵。虽然来的不少,但却异常安静,都没发出一声声响。

    其中,有一个龙仕杰看的清楚,那就是不久前到自己家中抢夺龙鳞的猪妖。在它边上,还有一个全披黑纱的、脸上布满皱纹的女妖,头上长着树根似地头发,最为明显的是她手上,一个好象是烧黑了的木炭一样的伤口露在外面。想着自己母亲那天晚上用火烧‘古藤怪’的景,且又看她和猪妖站在一起,想必她就是那晚也在场的藤妖了。

    突然心里又一动:它们竟然能从外面进得了这‘仙境’,看来应该也有途径可以出去啊。想着,心里暗暗高兴。再打量四周,才突然想起,这么久了,居然一直没见陆光豪的

    只怕是和他的兄弟在房里帮李大爷整理房间吧。心里宽慰着自己,龙仕杰又看了看那猪妖和古藤怪。才发觉,它们好象也发现了自己,并认了出来,正愣眼看着自己。

    “什么叫昙花的最后一现啊?”杨如霞好奇地问道。

    姬姬眼睛直直地看着不远的花朵,说道:“不要多问,你自己好好看就行了。别枉费了它们短暂一生的心血,用你最为崇尚的心去记住它们。”

    龙仕杰看着这个突然一脸庄穆的女人,心里不觉一阵纠结:小雀子都说她如何的可怕,只在地府的时候看着还有点象。可有时候看她,也并不是个一无是处的人。至少,她会弹琴,象个少女一样叙述心怀,也象人一样,会为某种事物去感动和关怀。

    “都不许说话了,保持对一个对这世界献出生命而美丽的灵魂的尊重,也包着期待的心来等待。”姬姬说完便不再做任何的表和言语。

    几人听到,也都止住好奇打听的言语,看着那边的昙花。此时的它们,都微微地散着雾气,象是处于腾腾水之上。而花瓣,已开始膨胀,象里面都包含了火的岩浆。慢慢地,还透出微微的光。

    这是怎么回事?龙仕杰满头雾水,他知道一般昙花从开到谢也差不多六个小时,可却从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况,即使是传说,包括所有的花,都没有过类似的状况。再看姬姬,发现她也刚好扭头微笑着看着自己,刚想着也回个笑脸,她又忽然扭回了头。

    龙仕杰又看了看边几人,发觉都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些花看,似已被完全吸引。若不是姬姬早有告诫,恐怕都开始唧唧喳喳地嚷起来了。

    就在这时,所有的花开始有规律地集中起来,围成一堆,象是受了某种神秘的指令,形成一块大地盘的光团,缕缕花瓣清晰可见,象一个非常漂亮的立体玻璃花雕。接着,里面慢慢地开始闪现出五彩斑斓的虹光,似有神把一道彩虹塞进了里面。

    “砰”,一声巨响,聚齐的花朵突然爆裂,七彩缤纷的点点星星如从火山口喷薄而出,如流星;如烟花,红的、绿的、白的、黄的、紫的、蓝的密集地飞腾起六米多高,闪着水晶一样的光泽,象冲天而起的七彩流星。

    “哇!好美啊!”杨如霞不住一声大叹。其他几人,就连龙仕杰这种沉着的人也随着呼出了声,他们完全被这种从未见过的景象震撼,甚至是强烈地震撼。那些看似柔弱的花朵,却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和庞大光芒。

    但只是一瞬间,非常短地一瞬间,在大家脸上的笑容和惊讶都还没来的及消退的一刹那,所有闪烁的光点就陨落消失不见。

    而随着闪现的光亮,龙仕杰清楚地看到那猪妖和古藤怪都死死地瞪着自己,那眼神透出贪婪的光,好似在看着一道令人垂涎的美食。

    杨如霞此刻看到光点散尽,怔了好久,才道:“怎么就没了?”

    姬姬说道:“说是昙花一现,能有多久,就刚才的灿烂,都还是精灵死前所爆发出来的精华。”

    “什么!死了?”杨如霞一呆,随即向刚才那里跑去。

    杨如玉想阻止,一把没拉住,高叫道:“别去。那里的怪物都还没散呢。”

    可杨如霞那听的进,跑到刚才的花堆前。只见地上一片狼藉,花瓣如遭到炮轰,四处散落,斑斑殷红。“啊!我的花啊!”杨如霞一怔之下,眼睛一酸,续而大哭,眼泪如珠线般流了下来。蹲在地上,慌忙地把碎红拾起,放到花群中间,口中还是“呜、呜”不停,又念念有声:“花啊,花啊,我这么喜欢你们。你们怎么就说死了就死了呢。”

    龙仕杰和周胜几人也迅速地赶了过去。周胜一把拉起杨如霞,说道:“霞,别这样。只是些花,今天死了,明天他它们还会重新发芽的。”

    可姬姬却是不知道如何安慰人,说道:“活不了啦。如果还想再看到这样的昙花精灵,你们起码还要等上一百年,等再有种子散落在此,酝酿而成。”

    “看,都说了吧。”杨如霞又蹲下去,把碎散的花瓣不断地捧到一起。而她的眼泪也是掉了不停,扑簌、扑簌地落在花堆中。

    龙仕杰却顾不上她做什么,他看的很清楚,猪妖和古藤怪正瞪着自己,而又时不时地看了看其他几人。看似在举棋不定,显的很是犹豫。它们也搞不清楚,这几个人是怎么跑到这里面来的。

    好一会儿,来的精精怪怪都差不多退回了森林,那两只麒麟也看似对面前的几人没兴趣,都走了。猪妖和古藤怪看似耐不住了,悄悄地向着龙仕杰围了过来。

    可龙仕杰却已察觉,低声说道:“你们快走开。”

    顾少峰闻言,立刻看出了不对,把杨如玉推向一边,说道:“一边去,男人们有事要做了。”

    周胜也察觉出来了,把杨如霞拉起,推到杨如玉边,说道:“照看好你妹妹。”自己则警觉地握起了拳头。

    龙仕杰看了看他俩,说道:“你们也过去,别进来搀和。这是两个懂的法力的妖精,不是象青螭一样的兽,你们帮不了忙。”

    顾少峰道:“这怎么行?做兄弟见困难就溜了,算那门子的兄弟。你还要不要我出去在人面前抬起头来。”

    周胜也说道:“是啊。我们都刚认你做大哥,那能就这么就溜了的道理。”

    此刻,猪妖已围了过来,喘着粗气,圆瞪着双目,那张曾被龙仕杰母亲烫烂的脸上依旧是疤痕一片。只听它开口说道:“小娃儿,把龙鳞交出来,我们今天就放过你们几个人。”

    古藤怪也是冷笑,说着:“没想到,我们那晚刚走,你家那两个老东西就完了。嘿嘿,不过,也一样,今天你还是落到了我们的手里。”说着,还四处看了看,又道:“那只小麻雀也没跟着你,看来真是天意要你送给我来啊。嗷,我的龙鳞。”

    龙仕杰绷紧了神经,又看了看顾少峰和周胜,说道:“那你们可要注意了。这两个会妖法,感觉不对就带你们的女朋友马上跑。”说着,又看了看姬姬,见她一脸漠然地看着猪妖和古藤怪,想是还搞不清状况。

    古藤怪这时抢先出手了,手一伸,变成两根藤蔓迅速地甩了过去。顾少峰和周胜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缠住,被对方一拉,摔倒在地。只听她哈哈大笑,说道;“凡人就是凡人,有什么力气来跟我们这些强大的自然精灵抗衡。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猪妖显然不认识姬姬,色迷迷地看着她,说道:“这个女人好姿色,看你似也有灵气,不如以后跟了我,就在此间长生快活好不好。”

    龙仕杰暗觉好笑,心道:这猪妖也是真不知死活,怕它修行也不够高,象小雀子,还隔那么远就能感觉到‘姬姬’上的死亡之气,可他居然到面前都没感觉出来。

    眼见周胜和顾少峰被捆住,也顾不得在想,猛扑过去,拉住缠在顾少峰上的一根藤蔓,死死抓住。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