骖螭之战 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姬姬走过去,伸出手,捋着青螭的长须,说道:“这条青螭本是黄河河伯的坐骑,只是近十几年来那里水质被你们人类污染,又少了食物,才跑到这里来。我看着喜欢,就用四片龙鳞活化这‘死之岭’的湖水,将它收养在这,如没活物来这给它吃,我就叫些鬼魂去找些个死尸喂它。”

    四片龙鳞!龙仕杰心中一动:想不到这湖中会藏有四片龙鳞,居然有这么多,而这条龙原来也只是条螭。细看,这大物头上果然没有角。

    那青螭虽睁着大眼,警惕地看着龙仕杰几人。但对姬姬却显的极为温驯,凑过头,在她手掌上蹭着,显的很是亲,完全象只驯化的家宠。

    “怎么样?”姬姬看着他们几人说道:“你们自己看看,是不是有把握制服它,别到时候枉送了命。那就太不值了。”

    陆光豪说道:“反正都差不多,在这鬼地方,我们和死有什么区别。我掘了那么多死人的棺木,这次若死在这里怕是没棺材可躺了,也算是报应。趁着还有一口气,就当做次好事,帮了别人,说不定也帮了自己。”

    顾少峰则脸现惧色,喃喃道:“我们手无寸铁,怕是很难,如果有些工具或是武器,怕是要容易些。”

    “呵呵。”姬姬笑道:“这倒不难。待会儿我吸水放雨,叫那湖水低些,这十几年来下面多的是小妖小怪落下的兵器,你们随手就能捞几件。”

    顾少峰看了看下面,说道:“十几年了?只怕都锈成泥了。”

    “说什么呢?”姬姬道:“这湖水有龙鳞养着,枯木都不朽,何况是铁打的兵器。如果不是这样,这螭怕早走了,那受的了这地府的寒气侵月蚀。”顿了一顿,又说道:“好久都没瞧闹了。今天给你们斗个方便,斗个痛快,也让我看个痛快。”

    “哈哈。”陆光豪一阵大笑,说道:“我们斗死斗活,你却只为看个闹,当是场电影啊。若我们把你这宝贝杀了,看你还能不能高兴的起来。”

    “它要是死在你们一群凡人手里。我还真无话可说,只能怪它无用,死也就死了,任它去投胎轮回。为一只兽,我还会哀伤吗。”姬姬说完,手腕一转,凭空出现一个色如血、大如拳的珠子在手心。

    “咦,这珠子不是外面的那颗吗?”杨如霞轻声说道。

    “是‘血灵珠’。”龙仕杰也看出来正是在石室中看到的珠子,向其他几人说道:“大家千万别用手去抓这珠子,要不然,会被吸尽精血而死的。”他还清楚记的雀精灵对他说的话。

    “什么?”陆光豪一怔,随即释然,说道:“幸好,我兄弟当初没拿这鬼东西,要不然,这个时候怕是过了奈何桥了。”值此形下,他不为自己面临的困难所惧,反替郁标当初的侥幸而高兴。

    顾少峰拍了拍口,说道:“好险!当时我都准备去抢,要不是龙仕杰拦着,只怕我们几个都没命了。”

    “呵呵。”姬姬抿嘴轻笑,说道:“那本是我留在人世间的一个警告,很多精灵鬼怪都知道。‘此珠一出,混沌门开,若非相请,千万莫来’。只可笑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还硬闯进来,我只好让李老鬼去请。若不然,依规矩你们都得交出,喝了孟婆汤去地府报到。”

    杨如玉呆呆地看着姬姬手中的珠子,好奇地问道:“凭什么,你会叫人李老鬼去请我们,难道我们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姬姬看着龙仕杰,说道:“当他的面容透过‘混沌门’时,我才决定让你们活着,但是绝不容许你们在出去的。你们活下去的唯一条件,就是永远呆在我的‘栖凤’,作我‘栖凤’的活死人。”说着,把手中的“血灵珠”朝上空抛去,停在湖中央,说道:“既然你们选择这条路,那就去吧。反正,他是不会死的。”

    龙仕杰满怀狐疑,难道我跟她有什么扯不清事,可我怎么就对她没任何印象,哪怕就一点儿只言片语或是零碎的回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还有她时不时怪异的口气?可此刻的形不容他多想。只见那珠子停下后,慢慢如陀螺般旋转,渐渐地变快,且越来越快。通体还散发出越来越强的光,直至如中天,将暗的湖面及周围照的通明,怪石绝壁,清醒可见。

    不多时,那珠子一阵闪烁,变成九个,规则地呈方正排列,轻微地还可听到“咝咝”地破空声。接着,奇事渐起,围着珠子从湖中垂直升起四道箩筐大的水柱,仿如一个巨大的水泵抽起,发出阵阵轰鸣,恰似三十多道瀑布同时堕入深渊,声势惊人。升至十余米高,又如爆裂的烟花散开,四散碎落,在‘血灵珠’的光照下,璀璨生辉,闪闪晶晶,就象在下一场珍珠雨,千珠万缕,淅沥哗啦撒落湖面。

    杨如玉看着眼前的一切,痴迷地说道:“好漂亮、好有气魄,从来都不知道雨还是可以这么下地。只是可惜,下面将是我们的生死斗场。”

    姬姬朝后面的石堆招招手,一张石椅缓缓从中移至她腿边,坐了下去,朝龙仕杰说道:“龙鳞就在下面的湖水中,你自己去找吧。唉,难道我‘栖凤’就那么难留人?”说话间,没了刚前的笑容,眼中透露出一片空洞的茫然。

    而那青螭也似觉察到什么,缩回子,围着几柱水柱,在水中扑腾个不停。

    龙仕杰看了看下面,又巡视周围,没发现有下去的路。想着下面是水,要摔也摔不死,把心一横,纵便跳了下去。

    “噗嗵”,刚落水脚就及地了。水不深,仅齐腰,触地的那一下,脚底还有一丝生痛。一阵水浪溅起,扑得满头满都是,可自己却感觉不到湿。再看手背,那水如丝线般滑落,竟然不留一丝痕迹。心中不由地冒出一个问题:不知道我聚齐这四片龙鳞会有什么样的奇迹呢。怎么那小雀子都不告诉我这些呢?难道是当时太急促了,没有细说。

    而那青螭看到有人跳入水中,迅速地扑了过来,正面拦在龙仕杰的眼前,四爪扑腾着水面,一双幽蓝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闪着颤颤的光,仿佛在警告:这是我的地盘,给我滚远点。但却没有象对付小野怪那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杀死,似乎在犹豫,又好象在探察着什么。

    我都还没小野怪一半大,它应该可以一口就咬死我。或许,那妖姬说的对,我上有龙气,它以为我是同类。就是不知道我四处走动一下,它会有什么反应。龙仕杰心虽如此想,却也是不敢乱动。

    上面的几人,除姬姬外,都伸长了脖子,屏住呼吸。眼见龙仕杰露出水面的子,刚及他面前青螭的头大,宽大的嘴,时不时地微张,若是一口咬下去,恐怕命难保。但见它又伸过头去,喘着粗气,在龙仕杰上闻了闻,众人的心都不免提到了嗓子眼。只听顾少峰低低说道:“完了,完了,怕是在闻他的香了。龙仕杰,你到也是躲躲,别让它一口就吃了。”

    姬姬听见,直腰看了看下面,说道:“那是在闻他上的龙气呢,闻着香,它可不是这神。什么香,只有你们的香,它问了怕是想一口一个地吃了。”

    “把我吃了,我就把它肚子当棺材。”陆光豪说着又朝下面喊道:“怎么样,小龙兄弟,我下来帮忙吧。”

    “你们慢点下来。”龙仕杰急忙大叫道:“如果这东西真不会伤害我,那就让我一个人慢慢找。你们在上面要安全些。”说完,试着向右移动了两步,脚下踩到根小圆长物,滑了一下,象是根棍子。

    或许,拿来做武器也可以抵挡一下。想着,慢慢蹲下去捞起来,竟然是根乌黑发亮的铁枪,握在手里感觉很是沉重。

    “啊嗷”青螭见他手里多了武器,立时警觉起来,对着他就是一声长吟。声音里,冲满了警告与敌意。

    龙仕杰只觉的耳朵发麻,这声音虽比不上水声大,但那气势很有震慑力。龙仕杰心想:怕是我拿了武器惹恼了它。刚准备丢下铁枪,又心生一念:还是不行,如果把兵器丢了,它要是袭击我。那我岂不是豪无抵抗之力。想至此,又握紧了铁枪,对着青螭紧张地防着。

    一会儿,龙仕杰只觉的全僵硬,手脚发麻,却又不敢多动一步。好在湖水未能湿,否则,真怕是狼狈到极点。而那青螭也不让半步,左右摇摆着尾巴,拍着两处水柱“砰、砰”做响。

    就这样,人龙对峙着。

    不管怎么样,我总得先出手,就这样耗着可不是好事。万一时间久了,看穿我这“人龙合一”没什么名堂再出手,我就糟了。想及此,硬着头皮朝前又走了两步,铁枪依然尖。因为握的太紧,手背上的伤口也迸裂,微微地渗出些血渍来。

    青螭面对龙仕杰的举动,反尔缩了下子。但那双眼睛依然紧盯不放,连眼皮也不眨一下。而嘴端的两根长须则探测地在铁枪尖头上触了两下。

    虽说以前知道这世界有妖有怪,可他也没想到自己今天会和一条龙这样冲满敌意地近距离接触。

    我该怎么办?他心里又开始问自己。很显然,如果硬碰硬,这个大家伙一爪就能把自己撕成碎片。或许,我有龙气,看看用意念能不能把湖中的龙鳞吸过来。想着,双眼微闭,心里不住地默想着龙鳞,甚至他还能想象出四片龙鳞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下象鱼一样游了过来。可是,等他睁开眼,却什么也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