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妖姬 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顾少峰闲不住了,刚才嚼面包的无聊劲一下全没了,双目放光,喊道:“应该是什么重要的提示,大家看清楚了,别把哪儿给漏了。反正寻到好东西我们待会儿平分。”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硬是提高了两倍。

    “先别嚷嚷,也别乱动。”龙仕杰企图阻止众人,说:“我们先看清楚了,想仔细了,这里面必定是有什么玄机,万一出什么差错,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自己凑近细看,见那条条金线竟似一道液体,在光的反下还有波动的感觉。

    而周胜则更是激动,不断地调整鼻上的镜框,摸试着镜片,双手颤抖,说:“想不到……想……想不到啊,古人这么聪明,会会利用光光的反来绘出这些线头,而平时居然隐藏的这么好。”

    杨如玉呆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扭头问周胜:“周胜,你学历史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读了那么久的书,倒是没见过有这样的记载。”说着,周胜掏出手机:“我给学校打个电话,要他们马上组织人上来。”却又气急败坏地把手机朝地上一摔,说:“又是没信号,怎么关键时候总会出岔子。”他人一急,说话倒是顺了。

    “不许叫人了!”龙仕杰脱口而出,他心里猛然想起雀精灵山脚下的一句话:是死亡的气息,来自地府的深处。心里一惊,突觉此处异常必跟另外一个世界有关,丝丝寒意从脚底串起。昨天与李大爷擦肩而过时的感觉缓缓盘起心头。

    “对,不许叫人来。”郁标倒是更直接,走了过去,一脚把手机踢出室外。

    “你……你怎么能这样!”周胜气急。

    郁标理也不理对方,慢条斯文地说道:“等这事过了,我赔你十个手机。”

    陆光豪伸手止住还要争辩的周胜,说:“别吵了,我兄弟说到做到,少不了你的。”

    杨如霞拉了拉周胜的衣袖,轻声说道:“算了,反正也坏了。先看看这里的况,不是他们我们也不知道这里的线索,够你回学校夸口的了。”

    也就在这时,一阵“咕”、“咕”、“咕”的声音从地底沉沉传来,象是土石翻裂的声音。郁标忙举起灯,众人随光看去,只见室中间的一块地上,不断有尘土自地下冒出,就象泉水一样翻滚着。

    “怎么回事。:”陆光豪好象受到了惊吓,声音变的低沉而沙哑,说:“兄弟,这和以前的都不一样啊,非常不对啊。要不,我们就收手淋雨回去吧。”

    “大家都到外面去,可能有危险。”龙仕杰急急叫道,把几人往外推止室边缘。可外面还在下雨,几人又只得停步。唯有陆光豪与郁标未动,为看的更清楚,郁标反向那里靠近了几步。陆光豪说道:“我兄弟不走,我也不走,我们是生死搭档,天大的事也要呆在一起。”

    眼见尘土不断往外冒,生成箩筐大一堆终于止住。一丝微微的暗红的光自里慢慢渗出,象大地流出的血,片刻,一个大如拳,色如血的珠子凭空升起。

    雀精灵眼见这一切,不安地在树根上跳来跳去,却始终不敢叫唤一声。

    慢慢地,珠子在空中两米处停住了不动,暗红的光象水浪一样涣涣流散,光里,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压在众人的口,呼吸都几乎要停了。

    同时,一种怪异的香味慢慢生起,如兰似麝,让人不免心神漾,漪念翩翩。再看众人,都已不自觉向着珠子靠了过去,个个面容似笑非笑,眼神迷茫,,从为有过的惊讶与刺激,让他们脑内一片空白,被未知的幽香迷惑,紧紧拽住,仿佛精神业已脱离**,向着黑暗的空间开始飘散。

    雀精灵看的清楚,不顾一切地飞了过去,在龙仕杰脸上狠狠地啄了一下。“哎哟”,龙仕杰痛的大叫,清醒过来,抬手一摸,被啄之处竟然渗出了血珠子。“快走。”雀精灵在他肩膀上幻成人形,叫了一声:“血色妖姬!”声落,立马变回鸟雀飞回树根。

    龙仕杰扫视了一眼几人,不免心生恐惧,“大家快醒醒。”他大叫了一声,抓住他们的肩膀接二连三一阵摇晃。“醒醒!”“醒醒!”“醒醒!”

    好在众人也被他唤的清醒过来。周胜轻吁了一口气,又是一下深呼吸,说道:“好香呐”。

    “有危险!”龙仕杰大声说道:“大家快离开这里。”心头大急,说话的声音自然象是在催促。

    郁标看着龙仕杰恐慌的样子,反倒笑迷,毫无惧色,说:“是危险呐。旷世宝物,以后不知道多少人会惦记我啊。”说完,就要去拿停在空中的珠子。

    “不能动。”龙仕杰拦在他面前,张开双手,说道:“这个珠子碰不的,你会害死大家的。”郁标却停也未停,顺势将他一把推开,说:“滚一边去,是你想独吞吧”。

    周胜眼见周围发生的一切,虽不明就里,但他熟读历史,深知无一朝代有此技术力量。诡异的现象后面必有未知的原因,逐也上去拦阻,说道:“这个珠子真有可能碰不得,说不定隐藏了什么机关,只怕一取走,真会有什么不测。到时候,别弄个人财两空。”

    郁标手在珠子上面停了下来,那句‘隐藏了什么机关’倒在他心里起了作用,眼睛两边瞟了瞟,收回手,说道:“你们谁也别抢啊。我暂时不拿,看看况再说说好了,都不要先拿啊。”

    “大家都别犹豫了,相信我吧。”龙仕杰急了,去推顾少峰,说:“真有危险,再不走就迟了。”顾少峰连连避让,眼睛却呆呆地看着墙,连说:“完了,完了,完了。”口气满是诧异。龙仕杰心头一惊,忙回头一看,只见墙上的金线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鲜红色,竟横向流动,向着墙拐角处,不一会儿变已消失殆尽。同时,一片雾彩在内墙上慢慢涌现出来占住整个墙面,时不时地,还闪现一丝霞光;隐隐地,又带着一些声音,极细却又是极为温柔,,恰似蒙蒙胧胧少女的喘息声。

    “混沌之门!”几人都是同时惊叫出口。

    陆光豪更是激动地一把抱住郁标,“兄弟,发了,发了,没想到你说的都是真的。天呐,里面该会多少数不清的财宝啊。兄弟啊,以后我们再也不用去钻地洞,在那些死人棺木里尸骸上乱掏乱摸了。”郁标也是激动万分,口中碎碎念:“山空空,墓空空,一脚踏入混沌门,人生得宝亦匆匆。”

    原来是两个盗墓贼!周胜轻轻嘀咕了一声。

    顾少峰更是手舞足蹈,浑颤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发了,真要发了,以后就是玩死也有花不完的钱。地,去***工作。”在他眼里,似乎就有成堆的真金白银放在那后面等他去拿。

    倒是杨如霞和杨如玉两姐妹,好象觉察出什么,靠进周胜,一人低低说:“周胜呐,这里好象不对,有点古怪,我们还是小心点。”

    龙仕杰听见,走了过去,迷惑地问道:“怎么,你们能感觉的到?”他都不敢相信,如不是雀精灵的提醒,自己都觉察不出那雾墙后面会有危险,在听那若即若离的喘息声,更让人有些心猿意马,绪难以控制。可这两姐妹怎么可能觉察的出来。

    杨如玉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只是这声音有古怪,该不会是后面洞风声吧”。

    龙仕杰说道:“决不是风声。相信我,走吧,里面的况绝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周胜摇了摇头,双眉微皱,说:“不管有没有危险,我都要看个究竟。这么离奇的事,人的一生能看几次,我不想我将来后悔。”

    杨如玉见周胜摇头,说道:“我们一起来的,要走一起走,要留也一起留。”

    杨如霞也是点头,说:“也是,你要是怕的话就自己走吧。外面那么大的雨,黑漆漆的,能去哪儿。”

    “你们都会死的。”龙仕杰见无一人肯走,急的大叫,一狠心,说道:“算了,都不走我一个人走。谁的命谁自己负责。”说完,背起包,几步就冲出了石室。心道:我已经警告过你们,劝也劝了,不能怪我不救你们。雀精灵也一闪飞落在他肩头,幻成人形,说道:“催你这么急,还不知道走,再稍迟会,可能就走不了。”

    龙仕杰走出几步,停了下来,问道:“血色妖姬到底是谁啊?你怎么就那么害怕,难道比我所见过的猪妖和古藤怪还要厉害,还要可怕?”

    雀精灵摇了摇头,掀起龙仕杰的衣领,遮在头上,说道:“我也没见过,不过,妖鬼界都传说有这么个邪灵,住在地府的对面,奈何桥下面的河边上。至于他究竟是什么模样,到是没谁看过。

    龙仕杰不解,问道:“既然都没人见过,你那么害怕做什么,说不定他也象猪妖一样,你一下就解决了呢。”

    “那是因为……”雀精灵压低了声音,说道:“传闻凡是见过他的,不管是妖是人,都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去地府报到了。”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刚才那地方就是他通往阳间的路,而那颗珠子就是开门的‘血灵珠’,凡人碰了,必被它吸干精血而死。唧唧个衰啊,那群贪心的人,怕是难保命。”

    “好险。”龙仕杰吐了口气,说道:“幸好刚才没碰。还有那郁标,差点儿就没命了。”

    “不过,他们也快没命了,你救不救都没区别。”雀精灵淡淡地说道:“那堵雾墙内是通往冥界,一群凡人,即使‘血色妖姬’不为难他们,他们也不可能回来的了。”

    龙仕杰听了,木然一呆,回过头去,透过滑过眼帘的雨水,石室内的人影全然模糊。心里不觉一阵悲伤,再过片刻,他们马上就会变成腐尸朽骨,那曾经张扬美丽的青和现实的都只会是记忆。“不行,我要救他们。”龙仕杰轻握双拳,说道:“他们还没到死的年纪,应当正常的继续生活下去。”

    雀精灵叹了口气,说道:“他们都已被没看到的财宝蒙了心眼,你劝不回的。我本精灵,承受的乃月精华,天地灵气,若去冥界,那受的了下面的寒怨气,我必散尽精元而死。”

    “那就让我去。”龙仕杰放下包,坚定地说道:“连几个人都救不了,还何以救天下。如果一定要死,我也要战死在前进的路上,也不要安逸地死在后退的胡同里。”说着,人都觉的意气风发。

    好样的!雀精灵暗暗赞许。口中却说道:“可是你要知道,他们会去冥界,面对的将会是什么。到了那里,可就生死既不由你,也不由天了。”

    “我迟早都要面对的。要来的,就让它早点来吧。”说完,迈步就回去。

    “等等。”雀精灵叫住他,说道:“你去取出龙鳞。”龙仕杰一愕,说道:“为什么?”虽犹豫,但还是从包里取出了木盒。

    “快,打开盒子,把龙鳞贴在口,再把里面的龙津全喝了。”雀精灵急促地安排着,却不说任何原因。龙仕杰被说的一头雾水,不知究里,错然道:“怎么能这样这样又能怎么。以后寻的龙鳞该怎么办哪?”

    “没办法,你要去救他们,只有先行‘人龙合一’,说不定会起作用。”雀精灵叹了口气:“如果你能先得到你出生是的‘胎元’,假以时修练,再行‘人龙合一’那就大不一样了。”

    “临阵磨枪,不光也亮。”龙仕杰说道:“先行救人要紧,以后会是怎样再说。”言罢,打开盒子,伸手取出龙鳞,只觉此物甚轻,几乎没有重量,手感油滑,塞入口,便觉一阵温自此散遍全,每根神经,每块肌,都犹如电击般放松,倏又电击般收紧,血液就象要沸腾了。端起木盒子,一鼓作气喝个精光,但觉入口浓稠,却没一丝味觉,才落肚,便觉丹田生风,神清气爽,在看上雨水,离奇自动退去,衣物也渐渐干爽。周侧,风雨虽近而过,却不沾衣物,刚及就滑落地去。

    再看室内,那几人竟朝雾墙扔了几个矿泉水瓶,看着穿了过去,也都按捺不住。郁标提着电瓶,陆光豪找出包里的两个手电,分与顾少峰和周胜,几人陆续穿了进去。

    “小雀子,你在这里看好包。我一定想办法带他们活着回来。”说完,快步跑了过去,在雾墙前停了一下,也迈步跟了进去。他们都有所不见,那颗珠子等他们全进去后,徐徐下沉,又返回地下,所有灰土全然恢复原样,竟看不出一丝痕迹。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