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4、残忍的女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感受到环住自己的手臂上的肌在清瑗说话的同时紧绷如石。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表。冷酷的漠然,在她看来却全是悲伤。

    或许,风飏曾期盼过如果清瑗复活的话他会做什么。或许,他曾想过如果母亲还活着的话他会做什么。可当这一切期盼实现时,只是比死亡更残酷的命运。

    当所有期望都破灭时,我们可以做什么?

    风飏全泛起紫光。从清雅的淡紫到浓烈的深紫。他的怒火,演换成了体的力量。

    放下怀中的安沫筱,他冷峻的神让安沫筱揪心。乖乖站到一旁,在风飏渡起的结界里在替自己筑起一道结界以确保自己的安危。

    静,不过是狂暴的前兆。就像黎明前的黑暗,看似幽静,实则咄咄人。

    清瑗的魂体在瘴气的填补下逐渐呈现实体。她那似幻似梦的透明形渐渐真实,真实到安沫筱想哭。

    其实安沫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哭。照理说她不是一个哭的人。可看着清瑗的变化她就是忍不住掉泪。因为恨,恨之入骨,恨之入髓。恨,支撑着她做了一切的付出与部署。恨,蒙蔽了她的双眼蒙蔽了她的心。只是因为恨,只是因为她上了一个不该的男人,让她永世无法得到超度。

    安沫筱抹着泪珠子,怎么都止不住。越是抹,掉得越多。

    清瑗没有错啊,她不过是想她所的人而已,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残酷的毁掉她的一切?没有希望的她,还有什么勇气去面对失去的一切?一无所有的她,还要心来做什么??

    一滴晶莹的水珠从狠厉挥动双臂势必杀死风飏的清瑗眼中滚落。动作带起的风吹过脸上,带走了那一滴泪,带走了她唯一的怜惜。

    她风子君,更风飏。

    这个世上没有人比她更这两个男人。然而,伤她最深的,也是这两个男人。

    她多想得到风子君的关怀,多想得到他的疼惜。可他不懂,他也不会。他永远都是高高在的子君大人,他永远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子君大人。他的高贵和冷漠是最吸引她的地方,也是令她恨之入骨的地方。

    她多想听风飏叫她一声娘亲,多想亲口告诉他,她就是他的娘亲,她就是孕育他百年的娘。她也想承欢膝下,可风子君没有给她机会,更没有给风飏机会。她恍惚着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恨风子君的寡还是该恨风飏的无知。

    “啊——”

    清瑗后腰被风飏一剑毫不留的劈开,疼得她连连后退捂着伤口粗喘。

    风飏举剑要趁胜追击,安沫筱猛地扑过去拦住他死活不让他再有所举动。

    “不要,不要杀她。不要!你如果真的杀了她,你会后悔的。”安沫筱抱住他的腿用尽全力。

    一股黑气从清瑗脚底涌出将她团团裹住。她在黑气里惊慌失措,恐惧的神色让人不由地担心。风飏握剑的手一紧,紫芒渡遍剑,凌厉横批。紫光划过黑气,一个阳怪气的声音从黑气里响起:“仄仄——年纪不大,心倒是狠。这好歹是你的亲娘,说杀就杀了?”

    “鼠辈。”风飏冷冷丢出两个字,引来黑气中的声音大笑,“这话从何说起呢?”黑气说话的同时像吞噬了清瑗一般令她深陷其中。黑气扭曲着,摇摆着,慢慢成了人形。伸伸胳膊,伸伸腿一般活动四肢,安沫筱同风飏眼睁睁看着一颗人头从清瑗前冒出来。

    安沫筱也不知道今天自己被吓着多少次了。但这一次绝对比任何一次都要惊悚。一颗人头从清瑗的前冒了出来啊?是什么什么概念?安沫筱的大脑一片空白。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