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1、莫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清瑗在哀伤中度过百年,对人来说,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清瑗在与不中无法自拔,最后伤了自己也离开了风子君,那种纠葛缱倦的矛盾纠结至死。

    而如今,以为不的人是的,以为不关心的人是关注的,其实就是那么简单的,只因为不善言辞,不懂得表达,错过了一生一世,错过了命中注定。她虽以魂体出现,然而她此生无悔。即便是现在就让她灰飞烟灭,她知道了他的她绝对不会伤心。反而会带着快乐,安慰的微笑。

    他的额头抵在她的发上,沉重的叹息。

    忽而他一手拔下她头上的东西,她只觉头上一轻,纳闷地回头:“什么东西?”他把拔下来的东西拿给她看,她惊讶地说:“这不是公主的簪子吗?什么时候到我头上的?”

    他看似不经心地问:“你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公主的东西。”除了这个回答她也想不出别的回答了。

    风飏拍拍她的头,把簪子放在她手上,握着她的手用她的手指去描绘簪子上繁复花纹。

    那枚簪子叫悸祤簪。相传是蓝国开国皇帝得到的一件宝物,而当初得到这枚簪子的家族正是清瑗母妃柔王妃的本家。

    悸祤簪的具体功能不太清楚,因为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有什么作用,要说它是一件宝物无非是它用纯金打造,上面镶嵌的红宝石据说挖掘出来的时候就是一母八子环形排列的九颗天然子母石。

    戴着悸祤簪不仅可以养气凝神还可以驻颜不老。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柔王妃本家凡佩戴过此簪的女子至死容颜嫩宛若少女。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悸祤簪才被传得越来越悬。

    “我看公主用这簪子戳开了她寄存的魂器。本想利用魂器的灵气解掉我上的制可惜没有成功。后来公主想将制转移到她自己上,没想到那个时候圣女和你父亲突然来了。”安沫筱回想开始的事,风飏越听越觉得这制有问题。

    “我来解释吧。”

    清瑗的声音忽然凭空响起,安沫筱一惊险些从风飏上摔下去。

    抱住风飏的脖子稳住体,安沫筱这才单手结式将清瑗从澜凕珠里送了出来。

    一团白光铸成人形,清瑗的影在光散后隐隐出现。等了几分钟,才显得立体真实。

    “悸祤簪是百花铃的钥匙。只有悸祤簪才可以解开被上似枷锁一般的百花铃。”清瑗的话引来安沫筱结舌,她忍不住说:“这铃铛没什么不妥吧?我戴着没见有什么异样啊。”

    清瑗淡笑:“百花铃和悸祤簪是上神为了自己心的妻子所打造的一对饰品,上面加注了上神的祝福也加注了上神的诅咒。”

    “诅咒?”安沫筱脸色一变,“公主,别吓我。”她隐隐约约猜到什么了……

    “是的。”清瑗点头证实了她的猜测,“上神虽然很他的妻子和妻子也很恩,但他是一个妒忌心很强的神,所以他在悸祤簪和百花铃里加注了诅咒。诅咒那些靠近他妻子的人,同时也惩罚他妻子的风。”

    安沫筱捧着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的脸色肯定是绿色的。“诅咒在什么况下会起效?”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我只见过悸祤簪,没见过百花铃。相传百花铃没有落入凡尘,而是被另外一个上神收了去……”

    “啊?他?!”安沫筱惊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给她百花铃那个不会笑的男人是一个上神?这算什么?惊天内幕?她捂着脸哀嚎:“我的天啊,这都是什么啊,乱死我了!”

    清瑗不明安沫筱的哀叫从何而来,风飏心中的震惊却不比她少分毫。如果那个男人是上神,那他当时对他所说的话就不是空来风……

    不管安沫筱和风飏的表,清瑗继续说:“虽然不清楚诅咒会在怎样的况下有效,但悸祤簪却是一枚相当尖锐坚硬的利器。”

    “所以你才会用悸祤簪戳裂魂器?”风飏想到安沫筱跟他说的景,蓦然想到清瑗所想要做的事,“你想利用悸祤簪解除封印在魂器里的力量然后把制转移到你的上,如此一来你就会如同她一样因为制变成小孩。这样,你就可以利用制把散乱的妖力汇聚。如果可能,你的体可以因此而凝实。不再是虚弱的魂体而是强大的实体?”

    “是的。”清瑗大方承认自己的想法。而安沫筱却突然觉得整个世界最单纯的人怕就是她自己了。因为只那么一小会儿的相处时间,清瑗就可以想到那么多。她自己还跟个傻子一样,以为人人都是单纯可的。

    安沫筱的沉默并没有让清瑗过多的在意。在几百年的寂寞与孤独中煎熬的清瑗早已不是那个温婉的女子,即使她现在知道了风子君当初是她的,她也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因为煎熬而做下的决定。她要强大,不择手段的强大。虽然她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东西,但她清楚的知道,想到得到任何东西的前提就是她现在必须脱离魂体,否则她将一事无成。然而,能让她脱离魂体的关键人物就是安沫筱,如果风飏阻止她的计划,那她一定不会因为他是她的孩子而手下留

    “我低估了孤独的力量。”安沫筱忽然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我很肯定的告诉你,你的计划虽然精密,却不一定能成功。你也知道,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我不认为你的力量足以纵这个制。或者可以说是和冥族长老们的力量所抗衡。”

    “你很聪明。虽然你看起来很单纯,还有些傻傻的倔强。你很像当年的我,可是,即便是飞灰湮灭,我也要搏一搏。”清瑗笑得轻柔,像夏夜的凉风,美的沁人心脾。“我恨他们,恨他们每一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去迫害别人的幸福。如果不是他们,我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会遭受那么多的磨难,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会到死都没能得到安宁。”

    “其实,你只是想遇见一个良人,过着两厢无猜,静谧安逸的生活。不去管是非,不去管尘世。只是你看着他,他看着你的悠闲。”安沫筱太了解她这种想法了。无论是小说还是现实,她都曾经历过这种起伏跌宕的心境,“可是,你当初明知道他是国师,明知道他不可能给你那样静谧的悠闲,你依然选择他当你的男人。如果你的生命从来一次,你会做另外的选择吗?”

    清瑗不笑了。冷若冰霜的面孔上不见任何表,她是喜是悲,也无从察觉。安沫筱紧紧抓住风飏的手,她的心是波澜不平的。

    “我来告诉你吧。如果你此生再走一遍,你仍然会选择他,选择上他,选择成为他的女人。即使一生都得不到他的,你依然会死心塌地的他。无论他会做怎样的事,即使他在你的面前杀掉你最心的孩子。因为你是那样的他。”风飏听着安沫筱的话,只觉手掌作疼。她的心,很激动。“别否认我的话。因为恨有多深,就代表有多浓。你之深,才会恨之切。”

    清瑗如雕塑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滴温润的水珠落在风飏的手心,他才发现安沫筱在流泪。伤心绝的人应该是清瑗,为何安沫筱会泪流满面?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