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7、隐情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她到底还是狠不下心啊。

    握在手中的匕首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再怎么恐惧,她也做不到伤害肚子里的生命。

    “你想杀掉这个孩子?用不用我帮你?”圣女明艳的脸上带着微笑。可那种笑像玫瑰一样带满了刺,随时都可能扎进她体的任何一处。

    清瑗连连后退,圣女并没有给她机会逃走。一堵紫色的结界挡在了她的四面八方。

    “我会好好照顾你,并照顾好你肚子里的孩子,让你们母子在黄泉路上也能做个伴!”圣女一大红的长袍裹住她妖娆的躯,走到她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温和的说。

    清瑗僵硬的体彰显着她的恐惧。她不怕死,她怕是的圣女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虽然他是个怪物,虽然她因为他吃尽苦头。可时时刻刻陪着她的人,正是这个“怪物”啊。

    狠厉的紫芒暴涨开来。清瑗无法置信圣女居然想活生生的碾碎她和她的孩子。

    她恐惧的睁圆了眼睛盯着近的紫芒。她知道,如果这道紫芒到了前,她和孩子真的就只能在黄泉路上做伴了。可是,在强大的圣女面前,她又做得了什么?

    “嘭——”

    “呯——”

    “呼呼——”

    黑绿色的瘴气忽然涌起,把清瑗裹了起来。原本应该可以将她碾碎的紫芒遇上瘴气时,竟然被瘴气消融。

    圣女大怒,这简直就是亵渎她冥力的神圣。就在她打算再一次下狠手时,她嗅到了风子君的气息。

    “哼,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就没这么好命了。”

    圣女一甩长袖隐遁而去。风子君走进馥品轩时看见的却是清瑗手握匕首,瘫坐在地,一头冷汗。浑还漂浮着黑绿色的瘴气残留。

    “清瑗?”

    “子君……”清瑗疲惫的捂头,发觉手里的匕首时惊得扔了出去。匕首“叮当”落在地上,上面的鲜血随即染红了地板。这是怎么回事?匕首上哪来的血?

    风子君的侍从尤啸从外面快步走近,单膝跪地禀告:“大人,屋后发现王后的尸体。”

    风子君的目光从匕首移到清瑗上,再从清瑗上移到屋子里。

    “叫若诩进来伺候公主。”风子君下令转出了内室。清瑗脑子一片混沌。王后死了?王后怎么会到馥品轩来?王后到馥品轩来怎么没有人通知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王得知打算去看望公主的王后死在馥品轩,勃然大怒。冥族本就埋怨他教女无妨与风子君结合,现在王后又因为公主死在馥品轩,所有的事都因为清瑗而发生,都因为清瑗而结果。

    她的出生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不,不是我杀的母后,不是我,不是我啊……子君,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杀的母后。真的不是我!”清瑗的哭诉好像并没有得到风子君的认同,他也认为王后是她杀的吗?可他看见的她的时候,她就握着那把杀了王后的匕首不是吗?

    “孤请求圣主降下天罚,让此孽障得到应有的惩罚!”蓝王心灰意冷,为了保住蓝国,为了蓝国的根基。牺牲一个公主的命,并非什么难事。

    风子君傲然而前,“我请求圣主与长老们给清瑗点时间,让她产下孩儿之后再行处罚。”

    清瑗哀伤的哭泣着,风子君说:“孩子出生还有些时,我不会让你出任何事的。”

    风子君利用孩子的关系保住了清瑗的命,同时也保住了他在清瑗心中的地位。她以为他不再在乎她,不再关心她。没想到在连她父王都要抛弃她的时候,他向她伸出了手。

    风子君是忙碌的,忙碌的他会忽略很多东西。

    肚子越来越大,瘴气也越来越重。渐渐的,清瑗被瘴气完全侵蚀了容颜,肌肤也不再光滑美丽。她心慌意乱的蜷缩在馥品轩哪儿也不去,可她不出去并不以为着没有人会来。

    “认清事实吧。就凭你现在的脸,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一较高下?”圣女讽刺她被侵蚀的容颜,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我不会相信你的。”清瑗坚信风子君是自己的,因为从她出生一直到现在他都一直陪伴着她,假如他不在乎她,以他的忙碌怎么可能有闲暇将目光落在一个婴孩的上,一直注视这么多年?

    圣女尖笑着,微掩红唇讥笑她的幼稚:“要我告诉你实吗?”清瑗不听也得听,圣女不会让她忤逆自己的。“你现在根本就出不去馥品轩,也不会再有人会来看你。我也不用怕你会泄露秘密。实话告诉你,子君大人之所以会关注你,护你,目的只有一个,你可以孕育冥族的下一代。喏,你那大肚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可能!”清瑗大吼,她不相信,她是不会相信圣女的话的。

    圣女妖娆地坐在椅子上斜靠着,“冥族人丁单薄,百十年不见一个婴孩是很正常的事。卜生算出你的生辰八字和子君大人相符,能生育出一个孩子。从你的母妃嫁给王上开始,他就一直关注着你的动静。不然你以为子君大人会有那闲工夫天天去哄一个臭未干的小丫头?”

    清瑗捂住自己的耳朵,什么都不愿听,什么也不想听。她不要听这些东西,她也不需要知道这些东西。

    “一切都是圣主与长老们在安排。子君大人对你的深意重不过是玩弄你的手段,子君大人与你结合的子也是算计好的。冥族的女子哪个不千百媚,就凭你的小黄毛丫头,怎么可能比得上?”

    圣女的话如同钢针刺穿了清瑗的心脏。千疮百孔,鲜血涌出般的痛。

    “全都是假的!”清瑗用尽全力气吼。跌坐在地上双手支撑着体,粗重的喘息。体发软,双臂发颤。她到底被隐瞒了多少的内

    圣女以骄傲的姿态昂首:“我还没闲到用谎话来刺激你。事实就是事实。等你生下这个孩子,也就到了你被利用完的时候了。到时候和子君大人成亲的人,是我。而不是可怜的你,清瑗公主下。”她忽而似想到什么,“啊,不对,您现在已经不是公主下了。王后的事……你已经被王上降为庶民。如果不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保护着你,谁也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被卖到什么地方去了。”她走到她的面前,媚的笑着,食指轻点她的唇畔,“你,已经输了。”

    失魂落魄的清瑗在知道所有的真相后与自己的命运下了一个赌注。

    如果风子君是真的她,她不怨他也不恨他。她不但会替他生下这个孩子,还会倾尽所有的他。

    如果他的一切都是假的,那她……

    清瑗再一次握住了那削铁如泥的匕首,这一次,她真的狠心对准了自己的肚子。在风子君回府走进馥品轩大门的同时,在他推开内室的房门之后,让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她刺向腹部的匕首……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