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6、情深还是义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冥冥族分为高等与低等两种人群:高等人群就是现在的所谓高层管理领导人员;低等人群就是跑龙类型的打工者。

    冥族还有一类人,这类人属于稀有人群。每一代大概就只有2到3个,他们的主要工作和责任就是利用自血脉寿命为代价替高等人群的高等人物占卜。在冥族他们被称做卜生。

    冥族素来血脉浅薄,人丁不旺。卜生从第一天接触到占卜时就会被教诲一件事,那就是不择手段寻找能替冥族产下子嗣的女子。一开始他们只是专注于寻找人,可当他们如愿让女子怀孕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错误多么的可笑。

    冥族的孕期为一百年,可人类的寿命最多只有一百年,而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一百年里一直孕育着一胎儿?更何况普通人也不可能说出生就替他们孕育胎儿吧?

    期盼变成了泡影,着实让高层们伤心沮丧了很久。

    后来卜生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运用瘴气、冥力与药物的结合把怀孕女子的体质改变成妖体。如此一来不仅能够改变女子的体质还能增强胎儿的能力。一举几得的事,大家何乐而不为。

    只不过,至今为止,除了清瑗还没有女子在生下孩子之后还存活在世上。并非冥族不让其生存,而是那些人都忍受不了这个过程最后心力交瘁而亡。

    冥族现在有了第三等人。这类人就是冥族与人类生下的不纯体。这类人从出生开始到他们成年的200年里,如果经受住冥族历练的考验,他们就可以成为冥族的高等人群。假如没有经受住冥族的历练,那么他们只能成为各类高等人的侍从。

    贵之分,明显!

    600年前,卜生算出一名女子的生辰八字符合生育。风子君奉命寻找该女子的踪迹。然而谁也没料到,就如此差阳错的命运,这个女子竟然没有在市井间出生,而出生在了宫里。

    那天,风子君照例进宫与当年的蓝王商议国事。那时的国并非如今这般和平,战争,灾荒,饥饿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所有人的生存。

    忽然从外面匆忙跑进来一个公公,见到两人就跪地叩拜,拜完说:“启禀王上,刚才西宫来报,柔娘娘急产,生了个公主下。母女平安!”

    蓝王并不在意这类事,战争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早已让他心烦意乱无暇顾及其他。

    “子君,稍后你替我把赏赐送过去吧。我太累了。”

    “是,王上。”风子君欠行礼。

    当忙完了所有事物后,风子君带着赏赐去了柔王妃的西宫。柔王妃是一个很温纯的女子,见到风子君并不像多数人那样刻意亲近,只礼貌的谢礼,不再有别的举动。

    “公主起名了吗?”风子君宣布完赏赐离开。一反常态上前逗弄小公主并询问柔王妃。

    柔王妃显然没料到他会驻留并问到自己问题,微愣后雍容回道:“王上先前起了名,唤作清瑗。”

    “清瑗……公主……好名字!”

    得到风子君毫不吝啬的赞美,柔王妃由心微笑,连刚出生的清瑗,似乎也咧开嘴笑了起来。细小的手指握住逗弄她的风子君的食指,意外的用力。

    “清瑗公主……”

    小小的她扬起脖颈冲他天真无邪的笑。

    “清瑗公主……”

    她会爬了,一不留神就从小里爬了出去,让姆妈找不见人而急得哭。风子君每次都恰到好处的出现,将她安然无恙的抱回去交给姆妈。

    “清瑗公主……”

    她会走路了。一摇三晃的走路姿势让所有人都担惊受怕,可她却笑得很欢。

    “公主今做了什么?”

    “我学了国文,看了《子语》,母妃还找小宫女来教我刺绣……”

    她,已经能看出将来一定是个比母妃柔王妃还要美丽的女子,倾国又倾城。

    “公主这又是绣的什么?”

    “看,昙花!”

    她举着手里四不像的花给他献宝,他笑着揉揉她的长发毫不吝啬他的赞美之词。她的长发很柔软,像丝绸一样光滑。

    “公主又顽皮了?”

    “没有!先生讲的东西不对,本宫告诉他了,他居然生气了。不可教!”

    她十岁了,跟着先生学的东西越来越多,宫里的规矩也越来越多。外面的局势纷扰不稳,蓝王无心顾及后宫,这个女儿从出生到现在,怕是没见过父亲几次。

    “君……”

    “公主早……”

    她十三岁了。出落的亭亭玉立,真就像那瞬间即逝的昙花般美得让人叹息。

    “君,我嫁给你吧。”

    “为何?”

    “父王给我选亲了,除了肌横生有勇无谋的莽夫就是细皮嫩的王家公子哥们。没有一个入我的眼,也没有一个能配得上我。”

    她十五岁了,不仅越来越美,还美得知理智。她与其他公主不同,不会撒,不会奉承,不会迎合。因为她出生在那个动的年月,那个,很多人,很多事后人都不能够理解与明白的年月。所以文武双全的她比实际年龄更加的成熟,也更无法理解同龄人的幼稚。

    第二年,柔王妃,病逝。

    “我不嫁!”清瑗在大堂之上娉婷傲立,“他们,一个个,论诗书造诣,无一人及我。论武功才他们哪一个能与我相较?要想我嫁也可以,凡能比过国师的人,我绝不二话!”

    比过国师?比过风子君?谁敢说那大话?不仅仅是天方夜谭,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蓝王恼火却无可奈何,这个女儿是柔王妃的独女,是他宠妃的女,是他的心头。说到底,让她嫁给那些庸俗之人,他也于心不忍。可是,她一天比一天迷恋风子君更让他忧心忡忡啊。

    “你们有没有觉得清瑗公主最近变漂亮了?”

    “清瑗公主一直都很漂亮呀。”

    “不是不是,最近她的漂亮好像跟以前不一样噢。是另外一种,充满了女人味的漂亮!”

    “难道说公主她……”

    同样的震惊,同样不可置信的表,同时的猜测结果。他们美丽的公主成为了真正的女人……

    拗过了父王,拗过了王朝,拗过了冥族,她终于如愿得到了认同。认同她是风子君的女人。可是为什么他对她反倒比以前冷漠了许多?是因为她的执拗让他感觉困扰了吗?

    柔蜜意,对清瑗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梦想。她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还是做得不好。为什么从小到大一直对她关有加的风子君会变得如此的冷漠。

    清瑗怀孕了。

    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可冥族的长老们给她吃的所谓的安胎药为什么会那样的怪异?她喝下去之后不仅没觉得体爽利,反而会疼得让她无法自已。

    这到底是怎么了?

    “啊——”

    清瑗打翻了梳妆柜上的镜子,她看见了镜子里那张可怕的扭曲的脸。那是谁?那是谁?

    “不,我不要!我不要再吃药,我不要!!”

    她的反抗是微不足道的。一个简单的锢结界就可以让她无法动弹,一道细细的冥力就可以让她失去理智。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她生活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是力不从心。

    她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毁掉肚子里的孩子。

    她,下得去手吗?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