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4、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风飏200岁那天,他欢天喜地紧握手里的纸鹤直奔馥品轩。他成年了,他已经不在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孩子了。他要同他真正的娘亲分享这份喜悦与快乐。他要她给他叠成百上千的纸鹤成为他的宝贝。他要……

    然而,当他推开馥品轩的院门,入眼的,是刺得眼疼的红色。长长的,用鲜血描绘的路。

    “公主?公主?公主下?”风飏惊慌地跑进屋内,只见清瑗浑是血的坐在地上。她的手里握着的是一截残破的人的手臂。

    “杀了我,快,杀了我!”清瑗紧紧抓住他的衣袖哀求他的成全,“快杀了我吧,杀了我!趁我还有意识,快杀了我!”

    她的脸和体在急剧变化着,他从未见过她会在白天里妖化,也从未见过她妖化得如此厉害。嗜血的妖令她难以自持,以至于啃噬了被圣女差遣前来带她出院的侍女。

    风飏的长发因为他低头而垂下。丝滑的紫发长长的,像他的父亲的一样柔软。细长的眼眉遗传自清瑗,粉色的薄唇遗传自风子君。

    风飏知道,她已经彻底的妖化了。已经不可能再在白天恢复人,只晚上才恢复妖。她只是一个心存对上天的感激,对儿子的渴望,对的憧憬的普通女人。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经历如此多的磨难?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吃这么多的苦?她没有错啊,她唯一的错就是上了蓝国的国师,风子君。只是这样而已。

    风飏凝神起式,利剑般的紫芒毫不犹豫穿透她的膛,穿过了她的心脏。只一瞬间,她的悲,她的喜,她的,她的伤,她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就这样消失在空旷的院子里,连骨灰的残粉也没有留下丝毫。

    他,风飏,亲手弑母。那伤,那痛是何等的悲。可又谁能明白他的痛有多痛,他的伤有多伤?

    200岁的风飏成就了一个神话,冥族的神话。200岁的他成为了新一代的国师,拒绝成为新一代冥族的族长。他起誓守护蓝国,守护蓝迦忇,不以蓝国的内乱为契机将蓝国玩弄于股掌间,不会利用蓝迦忇的体弱和太后的强势而扰乱蓝国的发展。

    有兴必有衰。无论怎样,他只都是一个旁观者,只需要守护他所应该守护的东西。其他,全然可以不顾。

    安沫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王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的风府。一路不理旁人,一直走到馥品轩那间精美的卧室她才停下脚步。

    抽出清瑗公主的画像,展开,细细观摩她的举手投足的神韵,品味她风姿卓卓的优雅。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尝尽世间极苦,历尽一切的心酸磨难,最后生下了风飏,并死在自己亲生孩子的手上。或许,与其被圣女折磨死,她更愿意死在风飏的手里。那样,她或许还可以留有自己一点点的尊严。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安沫筱忍不住哽咽,泪眼婆娑从荷包里掏出那枚被她悄悄拿走以为是什么宝贝的银币。滚烫的泪滴落在银币上,滴落在那张曼妙的画纸上的人儿上。她惊慌地伸手抓起衣袖去擦拭滴落在画纸上的泪滴。如此的泪,简直就是亵渎她的美丽啊。

    一股绿色的气体从画纸上透出,渐渐浓郁成了黑色的瘴气。安沫筱视若无睹地处于瘴气之中无动于衷。

    “你,是在为我流泪吗?”

    好轻柔的嗓音,好温柔的话语。安沫筱立即上这个柔和的声音。待她寻声张望,这才发现自己的四周已经被瘴气所包围。那个如画中美丽的女子凭空而立,娉婷盈盈。

    “你是……”安沫筱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这是啥?灵魂?灵魂寄托在画上?“清瑗?”

    清瑗完全不能相信她认识自己:“咦,你认识我?”

    “啊,我猜的。”安沫筱合上嘴,口水差点流了出来。丢人丢人!

    清瑗缓缓伸出芊芊素手,银币顺着她的指尖飞入她的手中。“真没想到,我最后还是用到了它。”

    “那是什么东西?”安沫筱本对银币就好奇,她带着它有些时了,从来没看出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清瑗这么一说,她的好奇心更加的重了。

    清瑗微笑,从空中落下,似走了两步,从画像的发髻里刮出另一样东西。

    步摇?

    安沫筱迷糊了。

    清瑗将银币放在桌上,举起步摇毫不犹豫的戳穿了银币。安沫筱那个小心肝啊,差点就飞出了腔……

    清瑗离她很近啊,要是那步摇稍稍偏那么一点点,她的小脑袋绝对开花!

    “这枚银币是魂器。”清瑗解释着将银币掰成两半,里面出现了一个薄薄的,似电脑芯片一样的东西。“把手伸出来。”她对安沫筱说,安沫筱乖乖伸出左手,她一把抓住她的手将芯片摁在她的手腕处,疼得她齿牙咧嘴。

    “疼,放开!”

    神啊,要镶进去吗?活生生镶进她的里?

    “放手啊!!!!”

    安沫筱疯了般挣扎。无奈她现在小小的躯小小的力气,哪是清瑗的对手。更何况,气晕了头的她压根就忘了灵力一说。

    “放开我!”

    安沫筱疼得眼泪直掉,芯片迸发的金光被她自散发的护体白光罩了起来。澜凕珠“嗡嗡”地悬于她的肩头,旋转着,像是在安慰她的疼。

    “别动。”她温柔的嗓音在安沫筱听来简直就是恶魔的降临。后悔了行么?她绝对不是个温柔的美人,她根本就是个蛇蝎美人!“我失败了。”

    疼痛感还残留在手臂上,安沫筱泪眼婆娑的问她:“你想做什么啊?”

    “我想帮你解除制。”清瑗的目光落在她的肩头,注意到澜凕珠的存在她的恍然:“原来是它在作梗,我说怎么会失败呢。”

    “什么意思?”

    清瑗的体似乎比起刚才透明了一些。她安慰的拍拍安沫筱的头坐下说:“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体内的制。那是冥族为抑制某些事提前发生,或者在他们未做好全权安排之前经常用的手段。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被下制,但我知道自己能解。因为我现在是魂体,利用魂器的引导,本该轻易就将制转移到我的上来的。却没想到它纹丝不动。”

    安沫筱泪了。她果然是个善良的美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