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3、母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小风飏病倒了。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病倒。病倒的小风飏手脚抽搐,很明显是惊吓过度。这件事传到国师耳中,他根本不用想就猜到是怎么回事。回府的国师先去看了小风飏,轻易就在他的上嗅到了瘴气的味道。

    国师走近馥品轩。黑夜里,整个馥品轩都笼罩在浓郁的瘴气里。推开门,里面站着一个闪动着嗜血红瞳的妖,呲牙的嘴角滴答着唾液。俯,弓腰,随时要进行攻击的状态。喉中低咆,警惕。

    国师挥动衣袖,轻易将妖化的公主锢在结界中。隔离瘴气,她很快恢复了本虚脱匍匐在冰凉的地上喘息。

    “风飏可是来见你了?”冰冷的声音如同腊月的寒霜,冻得她手脚动弹不得。垂着头,她轻声应道:“是。”

    结界急速运转,束缚她的全压迫得她失声尖叫:“啊——”

    “以后不许再见风飏。”

    “他是我的孩子,我的血啊——”她悲戚着,泪水洒满衣襟。尽管如此,她也不敢大声地说出来。国师冷冷斜过匍匐在地上的她:“你变成这样也源自于我,我虽觉愧你,但冥族素来血脉单薄,风飏又是这一脉的长子,他不得有任何闪失。”

    “子君……”

    她忽然唤出他的名讳,他微扬浓眉,惊讶她此时能喊出他的名字。

    “于,我从未负你。于理,我从未逆你。即使变成半妖,我也从未悔过。你迎娶圣女,我当你不由己。你从不来看我,我当你事务繁忙。我怀胎百年,经尽折磨,从不曾怨过你。这百十年我也从未求过你任何事。为什么,我连见一次我自己的孩子都不可以?”

    “妖复苏时,你还能有理智?”他的话何其残忍。

    “风、子、君!”

    他低头看她。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得已重现。

    “如果我能忍住妖化时不伤风飏,你可愿意让我见他?”

    “我不会做这种冒险。”

    他的背影依然是那样的优雅雍华,留下的缱倦终于消弭殆尽。

    制散去,妖复苏。枯木般的皮肤露在夜晚微凉的空气中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冷暖。

    三过去,清瑗依然哀伤地在院子里一动不动。

    “嘎吱——”

    白,院门被人推开。陆续进来七、八个人将清瑗围在中间。其中一个穿着明显比其他人高一等级,指挥着几人说:“带她走。”

    清瑗没有反抗,任凭几人拖拽着她走出馥品轩穿过内庭一直走到一个芬芳扑鼻的院子里。这个院子她知道,是风子君的。西边还连接着一个小院子。

    “可是这名女子?”那清冷的声音虽温柔却不含带多余的感。清瑗抬起脸,看见的是高高再上的圣女与她朝思暮想的风飏。

    “回母亲,是。”风飏轻声细语恭敬虔诚,没有在馥品轩时的可活泼,天真无邪。

    “张嘴!”

    圣女一声令下,过来三人,两人架起清瑗的胳膊,一人站到清瑗面前握着戒条。“啪、啪、啪、啪……”声音规律的响着,清瑗似木偶般不喊痛也不躲闪。嘴红了,肿了,两片唇像烤红的香肠。脸红了,肿了,紫了,带上了血丝。

    猩红的血顺着脸颊的轮廓滴落在地上。

    “滴答——”

    挨了多久的打?清瑗不记得了。

    脸上是否还有知觉?清瑗也不知道了。

    圣女不打她其他地方,唯有那张倾国倾城的颜遭受重创。面目全非后,圣女起走到她的面前一根手指托起她的腮迫使她仰头,微笑着惋惜:“多么令人沉醉的容颜,真是可惜了。你们也真是的,怎么下得去手?”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想看她吃痛的表。可她并没有让圣女如愿。依旧面无表

    圣女冷哼,松手。用丝绢擦了手指上的血污,随手把丝绢丢在清瑗的脸上。

    一道紫色的光墙渡起把清瑗拘在里面。她的双手被反绑在后,双脚同样被绑得很紧。跪在地上如此的卑微低

    “快落了……”圣女看看天色,忽然感慨。清瑗动了动,手脚上的绳结因为她的动弹勒得更紧。她的眼神终于有了一点生气,黑色的眸子锁定端坐在圣女旁的风飏。她不能让风飏看见自己妖化的一面。不能,一定不能!会吓到他的。肯定会吓到他的……

    清瑗终于明白了圣女到底想做什么。不能让她那么做,不能,绝对不能!

    她挣扎着,没有能睁开绳索,反倒把自己弄得摔倒在地上。

    “我说,公主下,您这是怎么了?”嘲讽的笑意像利箭一般刺穿清瑗的膛。她垂下头,卑微而渺小:“圣女,我求求你,求求你高抬贵手!求求你,让我回馥品轩吧。求求你成全我这个卑微的请求。”

    “害怕了?”圣女冷笑着,“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清瑗,你就不该有多余的想法。风飏是我的儿子,你竟然胆敢想在他面前去充当我的位置……”圣女怒不可赦,鲜红色的指甲生生捏碎了椅把。

    清瑗不再说话。她早就已经猜想到圣女将要做什么了。想让她在风飏面前一点一点的妖化,彻底让她从风飏的心目中失去一个母亲的形象。这,是何其残忍!

    “风飏,好好看着这个女人。看着这个狂妄自大的女人,看着她在夜幕降临使会变成什么龌蹉的东西。呵呵,哈哈哈……”

    清瑗的脸上开始浮现枯木般的印记。接着是手指,脖子……慢慢的,她的样子变得狰狞可怕。紧张的风飏见过她这个模样,那天她将他推出馥品轩院门之后的模样。手里还拽着她给他叠的纸鹤,那只没来得及叠出头的纸鹤。

    “呵呵,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去的。公主下——”圣女让从惊慌到面无表的风飏目睹清瑗妖化的过程之后让下人把她带回了馥品轩。

    从那以后,每过几天圣女就会把清瑗弄到馥品轩外挖苦讽刺凌辱。完全不给她复原的机会。风子君知道这件事吗?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他一直保持沉默,一直避而不见。

    岁月如梭,风飏到十五岁的模样时,实际年龄已经是180岁,到了200岁,他就可以算作成年了。

    他有一个心愿,一个小小的心愿。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实现这个小小的心愿。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