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39、百花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如同平常睡觉一般醒来时风飏在书桌旁单手撑着额头闭着双眼。他的睫毛很长,微微上翘。沉静的脸庞不同于往常的冷硬,看起来温和而优雅。

    她掀被下,想去喝水。没想到刚一动,就听见玲玲当当的铃铛声。她惊讶的发现脚环的存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细看着脚环,她被上面精致的纹路和七彩的霞石深深吸引。手指轻轻触碰脚环摩挲着上面的彩石,指腹好像被石尖刺破,猩红的血浸出破口沾染在了银色的花纹上。

    “哎呀,讨厌!”安沫筱收回手指看了看伤口,只是被刺破了一点点,留了一点点的血。但弄脏了漂亮的脚环还是让她觉得很扫兴。怕血沾到被褥,她先将戴着脚环的右脚伸出了

    玲玲当当的铃声惊醒了风飏。他抬眸看过去,她提着衣摆小心的不让脚环碰到衣裳,踮着脚尖走到盆架那边勾了布巾去擦脚上的环。忽然,她的动作顿住了。蹲下不知在看什么。

    风飏托着下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等待着她下一个动作。她猛地扭头看向他,“这是你给我戴的?”

    “不是。”风飏坐着,没打算起

    “谁?”

    “一个男人。”

    她气馁了。如果是墨轩的话她还能知道个道道道的理所然。可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脚上这个东西,实在太诡异了。

    安沫筱急步走到他面前伸出脚指着脚环问他:“你认识这个东西吗?”小小的脚晶莹的白,嫩嫩的滑。他淡漠地扫过她的脚环,“百花铃,又名百花守护灵。灵魂的灵。如其名,就是为了守护灵魂而做出来的东西。”

    “有什么来历?”

    “神的产物。”

    神的产物?澜凕珠是圣物,这铃铛是神物,她上还会出现东西物?真的快被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搞昏了。

    风飏注视着她的恼火,眼眸半阖。

    安沫筱气急地迈着小腿快走过去,结果脚绊了脚,生生扑倒在地上。最疼……

    “叮当”

    清脆的金属落地的声音引得两人都盯住了从她上滚出的东西。

    她紧张地注意着风飏,风飏只斜眼地上的东西并没有产生兴趣。自己是不是紧张过头了?还是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东西,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见她好半天还趴在地上,他当她摔疼了。站起捡起地上的小圆片再抱起她,把小圆片放在她手上说:“走路小心些。”

    安沫筱握住小圆片站好后放进了小荷包里。

    “风飏,能告诉我究竟有多少宝物将要出世吗?”

    风飏抱起她坐到书桌旁的椅子上抽出一本硬壳的书翻开来给她看:“澜凕珠,苍穹剑,百花铃都在里面。”

    安沫筱翻阅着书页,各种各样的宝物,从花到兽,从人到物,从灵到魂,从妖到丹。琳琅满目的宝物数不胜数。可是能找到的,却是甚少。

    “宝贝多有什么用啊,衷于寻找,死了以后也会成为别人的。戚——真没意思。”安沫筱嘟囔着从他腿上跳下。走开两步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他说:“我答应了帮你找到苍穹剑就一定会帮到底。不管那东西出来以后将会引发多少事我都会帮你得到。”

    风飏淡淡地瞥她:“嗯。”

    啊哈,看,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需要在乎的东西完全不去在意。她自嘲地笑着摇头转,听见脚上的铃铛声,抬脚甩了甩。那个男人为什么要给她上这么个东西?

    书上说,这东西是神物,可以聚气、凝神。可笑啊,她连冥想都不会去做还聚什么气凝什么神?

    躺在上,安沫筱望着帐顶不知道眼睛该放在什么地方。闭上眼,脑子里走过了许多东西。好的,坏的,哭的,笑的。她究竟为什么而活在这个世上?她到底可以什么时候才会走到生命的尽头?

    她没有自杀的勇气,但她也没有生存的勇气。从懵懂无知到沉稳事故,连她自己都没明白自己生存的意义,又怎么能让她自觉的去照顾到边一切的方方面面。

    她突然坐起。她就是她,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改变什么称谓她都只是她啊。隐瞒可以瞒住什么?对风飏和墨轩这种人而言她可以瞒住什么东西?

    风飏听见屋外叮叮当当的铃声由远而近,接着就是推门而进的安沫筱喘着粗气站到他的旁边。

    她盯着他:“我叫安沫筱。不是叫谢细尘。”

    “嗯。”他的回应清淡,他知道一切,她也知道他知道这一切,可她还是要说。

    “我从异空间来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嗯。”

    “墨轩救了我,照顾了我,教我使用灵力。”

    “嗯。”

    说着话她歪了脑袋问他:“喂,力量就那么让你痴迷?你难道和墨轩一样没有成亲?”

    “没有。”

    “无趣!”

    安沫筱翻白眼,感觉自己就是个神经病。

    “我明天要离开几,最近没有别的安排吧?”安沫筱想想自己还是先去把墨轩的问题解决才是正道。说做就去做,明天就出发去杨家吧。

    无论墨轩在她的心中有多么重要,他就可以算作是她仰慕的长辈。视为亲人,作为长辈,这样一来,她便可说服自己了。

    有些东西失去了,可以在后由其他人填补。可是有些空虚,永远停驻在那里,益滋长,终究是其他人无法涉足的圣地。

    殤逝的,逝去的。留下的,虽有余香,却不留余

    放弃,也是一种深切的意。只有对自己狠心,才可以对别人更加的狠心。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