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38、舍身取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知道,蓝迦忇的体不是那么好治愈的。但风飏说了信她,她绝对会救下他。她渴望有人认同自己,渴望有人承认自己的存在,渴望自己活得像自己。她不是一个物件,更不是墨轩眼中的物品。她是她啊,她不要他们只看到澜凕珠而看不见她的存在。她更不要他们因为澜凕珠而注意到她的存在。她需要的只是让他们看得见自己而已。

    走到蓝迦忇的边,穿过设起的结界走近他的边。伸出手,注视着自己小小的手掌,她莫名的一阵紧张。如果她治好了蓝迦忇,她可以得到风飏的认同吗?或者,得到蓝迦忇的认同也好。

    苍宇弈注意到她是因为墨轩,宁绝尘注意到她也是因为墨轩。没有墨轩,那两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怎么可能会注意到她这种渺小的人物。而墨轩注意到她,不过是因为她上的澜凕珠。

    在确认澜凕珠真的在她上之前,墨轩恐怕就已经知道她是为什么出现在这个世界了。墨轩绝对知道一切,她肯定!

    上,跪坐在蓝迦忇的边其手结式。安沫筱最拿手的咒文就是治愈。因为她是那样的害怕自己受伤,害怕看见别人受伤。在外行走这些年她专研得最多的,除了菜肴就是治愈术了。

    “以我自血脉为引,以我自血脉为契。”繁复的手法极其的缓慢,明明只是动动手指,明明只是动了动手腕,看起来却是无比的沉重。“将光芒化为风的轻柔,水的澄清,火的炙,地的沉稳。籍由四大元素的共鸣,呼唤王者之灵啊,请聆听我的祈祷。赐予我您神圣的伟大力量,给予哀伤的人们最后的慈悲……”好似每动一下就需要运用全的力气才可以做到。

    她的神是庄重的,她的声音是低沉的。风飏在屋外设置结界,唯恐有人趁这个时候打扰到屋里的安沫筱。那圣洁的光将会引来的,不会只是一些妖……

    她上的光越来越浓重,浓重到将蓝迦忇一起包裹在了其间。

    丝丝的光线游走穿插在蓝迦忇的体中,好似魂魄般游离着穿透了他的体。每一条光线穿过他的体就会带出一点点的杂质,像芝麻一样,小小的黑涩的东西。

    那,就是蓝迦忇体内的毒素。

    他体弱,如果用药物等他慢慢从体外排出这些毒素那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安沫筱估算,应该在他死之前都没有可能完全排出。因为他每所摄入的毒素比他所排出的速度要多上很多倍。

    计算着时间和能力,安沫筱咬紧牙关坚持着。这副小小的躯,她真的有很多不知道的问题。如果她现在突然再出现别的状况,怕是得拖着倒霉的蓝迦忇给自己垫背。那他就真成了世上最倒霉的王了。

    一串花瓣流线而飘,轻易穿透了风飏的结界进入房中。风飏大惊失色之后发现本在周围愈积愈密的妖气越来越弱。

    没有听到安沫筱有任何的响动,也没听到蓝迦忇的任何声音。风飏终于忍耐不住推开了房门闯进了屋里。那个现象着实让他心有不安。

    风飏一进房里就味道一股香味。不是单一的花卉香气,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好像有好几种,又好像有很多种……匆忙走进内室拐过屏风,就见一名静默如冰的男子站在边单手抱着安沫筱,另一只手张开五指停留在蓝迦忇的脸上。

    男子周环绕飘飞着百花,红的,粉的,白的,蓝的……各色各样的花瓣伴着整朵的花形成了一道结界将风飏阻在一旁不得其入。

    一股指粗的黑线顺着他的手指从额心处勾出,随着他指尖的而盘旋,最后像蛇一样盘成了一个锥型。他收起黑色的锥型这才转过脸看风飏。

    入眼的,是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风飏虽孤傲自负,却也感觉到此人的不凡。

    “她,何时变成这样?狐狸呢?”男子散去结界,站到风飏面前。怀里抱着的是因为脱力而沉睡的安沫筱。“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总喜欢逞能,你居然会相信她。”

    “四月前……”风飏被他突如其来一问稍稍恍惚,微微侧脸掩饰自己的尴尬,给他说了四月前发生的事

    “原来是这样……”男子低头看安沫筱,她在他的怀中安稳的熟睡,像得到了温暖的孤孩,手还紧紧拽着他的衣衫。他自语着,“看样子,可以给你了。”说话间他左手屈指旋转半圈,食指带着花瓣凭空画出一道弧形。

    “啪”清脆的响指过后,安沫筱的脚踝处多了一个脚环。

    一指宽的脚环上刻满百花,百花中留有空隙,镂空处镶嵌的是响声清脆的小铃铛。七色彩石镶在其间令整个繁华的花纹更加的奢华夺目。

    “你是何人?”风飏查看了蓝迦忇,安好无损并且气色红润。一看就是复原的健康喜色。

    男子只是一笑:“照顾好她,只有她的存在才可以开启初始,你们的所有目的才可以得到结果。”他的笑好似嘲弄,好似安慰,又好似怜悯……

    男子将安沫筱安放在上,小小的她嘟着小嘴煞是可。他拍拍她的头,捏捏她的脸又说:“她,值得你去尊重。”

    一个女子,活在这个汹涌的世间,在这些人与事中起起伏伏。她逃不掉,躲不开,也放不下。

    因为尽管沉重,尽管痛,尽管纠结,有种感益深刻地刻进骨子里,刻进心里,想抹也抹不去……

    那些早已渗透到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的温馨与甜蜜、感动与期许,只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深刻,慢慢沉淀。

    哪怕只有短暂的接触。

    哪怕只有短暂的回忆……

    男子陡然消失,如同来时的诡异。风飏久然才平静地给蓝迦忇盖好被子,用大氅包裹着安沫筱安抱在怀中走出了王宫。

    她的上散发着那股浓浓的沁入人心的香气让风飏错神。她被那人抱入怀中的一刻,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担忧焦急。

    不明白……

    清脆的铃铛声在夜里响得更加清脆。伴着这清脆的铃铛声,风飏的面色更加的寒。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