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36、好心不一定好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扭头抬起,“若兰,给钱。”若兰连忙掏出荷包拿出碎银递给中年人。中年人还真有气魄,推了若兰的手执意要给安沫筱耍个惊险的让她喝喝彩才算心安。

    安沫筱无语了。摆出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看中年人耍了一拳法,再玩了一回硬气功,然后整了个从高空坠落轻巧落地的惊险动作。她假装惊奇,“啪啪”鼓掌。果然,认真的人干哪行,哪行。真佩服死了!

    突然从人群里冲出一人,扯了笨蛋若兰手里的荷包埋头就跑。安沫筱一时急顾不得处何处了,一个跨步跃上杂耍班子立起的栏杆,一手抓住栏杆一手抖动栏杆上的红绸直小偷。

    红绸住了小偷的脚踝,安沫筱从栏杆上翻而下跑过去一通乱踹:“找死啊,抢谁的东西不好你抢我的荷包。没了银子你叫我逛什么街啊?”

    “别打了,别打了,我是不得已的。我下有八十老母,上有嗷嗷待哺小儿……”小偷被揍得语无伦次,安沫筱一听更是火上浇油。

    “你妈还在你下面?你儿子在你上面?你***乱。伦啊你?撒谎都不会,学人当小偷?”

    “啊——”

    “哇——”

    “别打了!”

    “闪开闪开闪开。”一队官兵遣散人群走了过来,领头的大声喝道:“住手。家有家法,国有国规。子民犯罪当交于官府处置。”

    安沫筱气得咬牙切齿,她最恨的就是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

    若兰被这一喝回过神来提着裙摆一路小跑:“住手,不得对我家姑娘无礼!”

    “哪家的小姐如此猖狂,居然当街撒泼。出门也该带个像样的下人管教管教。”领头的毫不畏惧张嘴就损。安沫筱来气了:“他抢我荷包还有理了?我就奇了怪了,不收拾抢钱的反倒收拾起失主来了。”

    “大胆!这乃新上任的城防官大人。不得无礼!”一旁的小兵冒出来一个呵斥安沫筱。见她小小的个子小小的年纪带了一个迟钝的丫鬟都没把她看得上眼。

    安沫筱扭头就要走人,不想再多说废话。她完全没想到,那个城防官大人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她走的意思。一把揪住她的胳膊说:“伤了人就想走?不管你是多大的孩子都应该懂得伤了人要道歉吧?”

    “我就没打算道歉,你想怎么就怎么着吧。”安沫筱口气不善,城防官在众目睽睽之下丢失了颜面,腿一抬,迫使她弯腰,抬手就要打她股。

    安沫筱刚伸手想要好好教训这个歹势的王八蛋,一双手就将她从城防官的手上救了下来。

    “乖啦乖啦,我不就是离开了一会儿嘛,怎么就跟大官人闹了起来呢?真不听话啊……”听听,多么无奈的口吻。安沫筱抬手就去掐宁绝尘的脸蛋。他可不会让她掐着的。

    “哼!”城防官从鼻子里哼出气儿来,安沫筱真着急抓花那家伙的臭脸。

    宁绝尘微笑得体的打发了城防官,这才抱起安沫筱向星悦楼走去。没走两步,戏班子的中年人追过来说:“小的有眼无珠,方才若有得罪,还请小姐不要怪罪。”安沫筱摇头,“没事没事。”

    又送出去一锭银子,安沫筱这才乖乖俯在宁绝尘的怀里消停了下来。

    “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宁绝尘不愧是宁绝尘,一针见血直捣黄龙。安沫筱唉声叹气就是不说为什么。他也不着急,喝着花茶等她有心了再说。

    若兰被他的人带在楼下吃点心,远远的时不时张望。安沫筱用牙签戳糕点,直到把糕点戳得面目全非也没有说半个字。

    宁绝尘单手支着下巴玩着手里的茶杯,融融的笑意深达眼底。忽而他开口说:“什么都不想说?呐,小沫子,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为什么你变成了小孩子?”

    安沫筱浑一怔,缓缓抬头看他的眼睛。那如同星碎般灿烂的眼瞳是如此的温柔。她低下头转动牙签轻声说:“有人不把我的好心当成好意,让我很窝火。明明只是想帮他一把,没想到他居然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的手一下紧握成全,宁绝尘笑出了声:“风飏大人不领?”

    “你怎么知道是我?”安沫筱岔开了话题,宁绝尘也没追究,只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笑着说:“在我认识的女人里,除了你以外,没人敢如此嚣张的放肆还理所应当的和谐。”

    “哼,我记得张囡囡小姐比我更嚣张吧?”她才不苟同他的花言巧语呢。

    他摇头:“囡囡那叫刁蛮。和你的嚣张完全是两个概念。一看就是两种境界,她达不到你的那种极度的冷傲,你也做不到她那种蛮不讲理的幼稚。”

    安沫筱垂头,额头抵在手背上,小脚前后摇晃。

    “下决心了?”宁绝尘说。她没有去看他的表。她认为他肯定是欠揍的。所以她趴着,脸冲着地赌气似地说:“是!下决心了。我不会再留恋了。”

    “真狠心那呐。”他幽幽地调子让她几抓狂。抬头反问:“我怎么狠心了?比起你们男人而言,我才是最心软的那个人。”

    “轩很惦记你的。”

    “借口。”她把头偏开。

    “我说的实话。”

    “鬼才信。”

    “他的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骗子。”

    “如果没有《救世》他说不定就真完了。”

    她直视他的双眼:“什么意思?《救世》可以救他?”

    “原来你是知道他的体状况啊?”宁绝尘笑得像个计得逞的商。她撅嘴:“要你管!”

    “呵呵。”他笑得很漂亮,她的心却是漂亮不起来。

    “以前我总是想,即便我看不到他的心,只要能触动他一点点就好了。可是,最后我才明白,无论我做什么都是白费心思。”她托着下巴望向店中的水池,没去看他,也没想到要去看他。他注意着她的眼瞳,黑色的瞳孔色在她绪变化的同时镀上了一抹金色的光华。

    “你对他失望了?”

    “与其说失望了,不如说我对他不抱期待了。果然啊,期待越多,落差越大。”她自嘲的笑着。那一的落寞配着稚气的脸庞虽说不协调,但总让他感觉有些心疼。

    “现在承认你他了?”他笑得有些诈,她漠然摇头:“我一直都没有否认过我对他的好不好?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呀。只是这种似近似远的牵连让我很难受。要么在一起,要么走得远远的。可他总是这样,不想和我有什么别的绪掺杂还总是要来搅乱我的人生计划。”

    宁绝尘这才恍然大悟她为什么总是要跑,总是想远离墨轩的边。即使待在风飏的边安安静静的站着也比那个总令她无奈的墨轩边来得简单。其实,就是在作祟。

    “可你的命运……”

    “别跟我提什么命运。澜凕已经无数次的提醒过我。我的命的墨轩救的,我是墨轩培养出来的,我是墨轩呵护出来的。我还怀澜凕珠,澜凕珠是月族的圣物,是代表了整个灵界的圣物。我生生死死都别想和月族脱离关系。可他不能明白,我并不是想跟月族亦或是跟墨轩跟苍国脱离关系。我对他们的感不比任何人少。可我就是受不了他们老拿关心我当盾牌利用来约束我。我不需要那种约束,因为即便是不约束我,我也会对他们一样的好。可他们越是这样不停的提醒我,我就越是烦躁,越是想离开!”

    安沫筱抱着头气得额角青筋显现,“为什么他们都要在我上强加那么多的东西?为什么总是利用我对墨轩的眷恋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真的,伤了啊……

    “那你现在打算?”

    “我也不知道。”她有很多打算,也有很多计划。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每次都不自觉的被命运摆了一道,偏离了她计划的轨迹。

    宁绝尘把头伸向窗外,“啊,他来了。”

    “谁来了?”安沫筱站到椅子上探头去看,恰巧见到风飏那一黑色的丝袍随风而摆。

    宁绝尘拿了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碟子边沿问她:“就这样在他的边一直呆下去?”

    安沫筱扭头,盈盈而笑:“不,我们是利益关系。”

    因为是利益关系,所以她永远不会对风飏像对墨轩那样患得患失。因为他和她之间,没有所谓的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