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34、患得患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从宁绝尘上下来,乖巧的走到风飏边。他弯腰抱起她,她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臂弯。等他站直后对宁绝尘说:“谢细尘她很好,在风府没有遭罪也没人欺负。我和风瑤都很喜欢她,更很喜欢她做的点心。她说,她也很喜欢我们,所以暂时我们不会让她离开风府。不过我猜想,你所说的家人的想念是假的吧。不管你有什么目的,请你以后不要再找她了。”

    风飏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再看看宁绝尘。

    苍国大将军,宁绝尘。美人般的修罗。苍国的神话。

    用披风裹住安沫筱,风飏行如鬼魅般消失在街头。这一举动让宁绝尘立刻猜到了他的谁。

    风飏,鬼魅风飏。苍国虽有他的记录,却从没能得到他的画像。

    他怀中那个姑娘又是何人?从未听说有一个让风飏如此珍惜的小姑娘的存在。难道是新宠?或者是他的女儿?宁绝尘严谨的考虑着此事,看大不大,看小不小。绝对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安沫筱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和风飏就如此默契的做着各自的事。她的不安分仿佛在她变小的那一刻开始离开了她的体。大人的时候没有见她这样沉稳过,变小了反而显得更加的冷静。或者说因为她变小了,所以连带对她的感觉也改变了?

    风飏回到府里,并没有将安沫筱送回千景居,而是径直带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跨入院门之后他掀开了披风,她安安静静地俯在他的肩头轻稳的呼吸。变小之后,她好像更加的嗜睡了。

    把她放在上盖好被子,她缩进被子里低低喃呢。风飏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说的话他听不懂,也从来没有听过那个地方的口音。转走到书桌旁去翻看文案。

    今天风瑤来了口信,大概是说她上的制应该是被安沫筱的灵力牵引碰巧转到了她的上。族内没有记载,问了几个长老也没人告诉她实。她上有制这件事不仅她不知道,就连她爹娘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一直以为是她发育缓慢,或者是修炼不够,从来没想到是她体内有制的缘故。

    她是冥族的圣女,圣女被人下了制居然一个人都不知道。这是多么可笑的事

    风飏收起信,垂下眼帘紧抿唇畔。这个借口,太难以令人接受。

    安沫筱连翻两个,险些从在风飏书房里的窄上摔下来。惊醒的她揉着眼抱着枕头走到风飏边,蜷在他的腿边昏昏沉沉的赖着,像只撒的小猫,乖乖巧巧的。

    “小瑤说什么?”

    他平静回应:“没有头绪。”

    她打着哈欠,“猜到啦。不过我可能想到点原因了。”

    “什么原因?”

    “澜凕珠啊。制很强,所以在遇到比它更强的澜凕珠时它的反抗力就愈大。结果反被澜凕珠给收了。”再然后倒霉的她承受了制,变成了孩子……

    很无语啊。

    风飏揉揉她的头,这种动作让她感觉有点缱倦的暧昧在里面令自己不由自主的柔软。他不怎么说话,也不会说废话。连这种动作怕也做得很少,但他做起来却是很自然。

    安沫筱仰头。她可以沉溺在这种暂时的温柔里吗?让她感觉温暖的墨轩已经令人失望了,她可以把他当成新的天空吗?

    这个想法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甩甩头,心里笑骂自己白痴。风飏见她摇头,以为是她觉得不舒服而摇头。双手伸入她腋下把她抱了起来放在腿上,“不用想太多。”

    不用想太多?

    …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我在宫里发现有妖活动的迹象。寻着去了,恰好看见那人带着你。”他的声音好像永远都没有起伏,平平静静的直调。她把下巴搁在怀里的枕头上,脚悬空着上下晃:“他是我朋友。”

    “恩。以后在外面注意些,最近蓝国也不太平。”

    “我没想要偷溜,只是想转转。忘了自己现在是小孩子的模样了,结果走在街上差点被人贩子给抢了。”安沫筱说着,不知道自己的脑门是不是挂着一滴大大的汗珠子。

    她忽然觉得比起墨轩的淡然微笑,风飏的冷面来得更真实一些。假如墨轩也像风飏这样是什么就说什么,那她会不会飞蛾扑火一般的向墨轩告白?

    但是,她能亲近眼前这个男人吗?他太直接,直接到残忍…

    “我会安排好的。”他只是抬了抬眼,并未有过多的表示。太冷静,也太冷酷。安沫筱自觉的收回自己刚才的臆想。要和这种大冰块共度余生,那将会是她一生的痛苦。况且他还是风瑤的未婚夫呢。

    说到未婚夫安沫筱又开始了纠结,因为是孩子的体型,他总是将她抱进抱出。一来二去都抱成习惯了。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雅。就连府里的人也都当成理所应当的举动了。

    安沫筱垂头丧气地把脸埋进枕头里,风飏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又沮丧了……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