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32、美人如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窝在房里琢磨了两天也没琢磨出来手里这个东西是个什么物件。要说像挂坠吧,它没地方拉穗子。要说是暗器吧……不太像。凭直觉,感觉不像。琢磨不出来个所以然,她找若兰要了针线,自己缝了个荷包,把那个直径大概有三厘米的“硬币”放了进去。

    没了风瑤,若兰就跟失了魂一样。不是丢三落四就是神不守舍。安沫筱也不跟她计较,自己本就不是个被人伺候的主儿,有没有人伺候都一个样。若兰发呆她就让她一直呆下去。除非自己有什么要用的东西找不到,她才会去叫她帮帮忙。话说回来,若兰好像很感谢她把风瑤上的制解除了。貌似这样一来,风瑤很快就可以成为风飏的妻子了吧?

    成为风飏的妻子?会不会太无趣了些?那个大冰块哟?不过风瑤已经早已经习惯了风飏的脾气了,搞不好两人还真是绝配!

    缝着荷包,安沫筱安安静静坐在桌前穿针引线。若兰倚坐在门边一动不动地望天。若云进门时伸出食指点点若兰的额头,嗔骂:“少了个主子而已,你就跟失了魂似的。以后不用你跟着瑤主子了你是不是还得去寻死?当下人就该有个下人的样子,大人说了,你伺候瑤主子年岁久了,一时想不开有可原。可你现在呢?得寸进尺了吧?难道就因为你伺候了那么久的瑤主子,府里就该白养你这么个活人白吃白住?长点眼力劲儿,该做什么事麻利些。谢姑娘不说你,你还长脸了不是?”

    若云虽压低了声音,安沫筱还是听得清清楚楚。麻利的骂不麻利,聪明的教训不聪明的。弱强食的社会里,若云说的话是对的。因为每个人都必须为了生存而活。没有人会无条件帮助别人。

    若兰小声的抽泣着,若云硬了口气她去外面哭完了再回来,别惹了安沫筱不高兴。安沫筱但笑不语。这个若云,说到底还是个心肠软的人。把若兰支走只不过是怕她惹了自己不高兴挨个板子是小事,受个罚也不是大事。就怕要了命,那真的不划算。

    若云端了参汤进来,用大勺舀了盛在小碗里递给安沫筱,“姑娘先喝点参汤。绣荷包这点小事交给我们下人就可以了,哪用你自己亲手去做。”

    安沫筱一针一线缝得很慢。手艺的确不咋滴。但她还是笑了回道:“闲得无聊啊,不过是给自己找了点事做。缝不缝得好没什么。你要有别的事就去忙吧,我这里没什么的。”

    若兰伺候过她些子,知道她是个好伺候的主儿。当下点点头退了出去。

    安沫筱端起碗,闻了闻,轻蹙眉,摇头:“参汤里放这么多药?开什么玩笑?”照例把汤倒进了盆栽,乐呵呵地冲盆栽打趣:“你可真够营养的,哈哈。可别营养过剩了。”

    一半的功夫,荷包缝好了。安沫筱给若兰找了事儿,帮她在荷包上绣朵兰花。七色兰。给若兰安排好了事儿,她溜达里,又出了府。

    风飏应该是有吩咐,反正她现在在府里基本上畅通无阻。偶尔外出风飏也不管。后来她才恍然大悟,自己上有契约,跑到天边她也得乖乖回来。也难怪风飏一点都不担心她落跑。

    也不知道宁绝尘还在不在蓝国了。是去找他玩会儿呢?还是去别的地方溜达溜达呢?

    她还有别的打算。只不过现在还没方向,提不起劲儿去办她做的事。自己这个倒霉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得积极向上一点啊……

    “女娃娃?怎么自己在街上走呢?跟大人走散了?要不要叔叔带你回找妈妈去?”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贼眉鼠眼的看完她又看她四周。八成是把她当成走失儿童了。丫想干嘛?拐卖?

    安沫筱抬眼看他:“我知道回家的路,不用你管。”

    男人笑得自以为慈眉善目,蹲下抓住她的肩哄:“叔叔不是坏人,你告诉叔叔你住哪条街?叔叔一准儿把你送到家去。”

    住哪条街?安沫筱想冷笑。问她住哪条街,无非是想知道如果拐卖了她这么个孩子会不会惹上什么麻烦。毕竟在蓝国富人和穷人还有官员所居住的街道都有明确划分。

    厌恶的挥开男人的手,看看自己的肩膀她蹙眉嫌堵心。暗自踌着回去一定要换一件衣裳。

    男人左右一看,没什么人注意着他。一把扛起安沫筱箭步如飞。敢这家伙会点小功夫啊?

    安沫筱气了个无语。刚要施力,就见这人被一马鞭抽中小腿,踉跄摔倒。自己被一只手抓住后颈抱在了怀里。

    “光天化,抢小孩儿?”

    安沫筱想挥拳揍这个英俊得不像男人的脸。可这人一低头,如星光散碎的笑容让她没来由觉得心里一暖。臭男人,到底是好心还是坏心?

    “小姑娘?吓着了?没事吧?”宁绝尘这种装束的人才能称得上人模人样。比起那男人的贼眉鼠眼,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而且是九重天和十八层地狱的分别。“我看你是从风府里出来的吧?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放我下来!”安沫筱挣扎,“我不回去。”

    宁绝尘尊重地把她放下来,举起双手说:“好好好,不回去就不回去。要不哥哥陪你玩会儿?心好了再回去?”

    安沫筱被他这话差点噎成内伤。

    哥哥?

    哥哥陪你玩会儿?

    靠了,你当你自己是牛郎啊?

    三陪完了还带送回家的?

    安沫筱眼珠子一转,小摸小样可极了。伸出小手拉着他的大爪子要求:“我要吃点心。星悦楼的。”

    “没问题。哥哥现在就带你去。”宁绝尘抱起她翻上马,马鞭指着地上那人命道:“带走。别跟眼前碍事。”

    侍卫利索的把人拖走。宁绝尘神采飞扬带着安沫筱直奔星悦楼。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