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31、封印澜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在府内出现如此大的灵力波动风飏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引起的。寻着她的位置赶到,令他愕然的是她处的位置在馥品轩。

    他冷硬的面部线条很好的告诉她一个讯息,他在生气。而且蕴含的是很大的怒气。因为她在馥品轩?

    馥品轩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风濑以前提过一回,那次风瑤也在,她并没有注意。这一次,风飏在看见她在这里的表现让她不好奇,这里有什么猫腻?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一只猫。其实,好奇心害死的岂止是一只猫。

    府里的人都看见自家大人抱着一个小女娃掠进房内。这又是怎么了?

    “下次,离那里远些。”风飏撂下这话就要走人。安沫筱才不干呢。本就无聊,他还不让她找点东西玩,想憋死她啊?结果风大人只斜眼看了她片刻,头也不回的进了内室。她迈着两条小腿跟着他没跑两步就被一堵墙撞扁了鼻子。蹲下子捂着鼻子,安沫筱哭了。

    “哇——”

    “啊——”

    “呜呜——”

    大人不能随便哭。因为是大人,因为大人有大人的矜持还要有大人的派头。她现在是个小孩子,哼,一个孩子而已。

    “别哭了。”风飏头大。

    哭,哭得撕心裂肺。

    “不哭不行吗?”

    继续哭,哭得天昏地暗。

    风飏一步跨出门,眼不见心不烦。她跟着就追了上去,脸上还挂着泪花子。

    她是个成年人。不过是被封印了锢成孩子模样而已,怎么连心都变成了孩子?风飏一个头两个大。这也太缠人了。

    “你给我站住!”安沫筱稚气的声音在庭院里回,下人们都被她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风飏额角的青筋跳动着,他已经快达到极限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无聊!”

    “无聊自己去寻乐子。”

    “我无聊,所以找你问点事。”

    “无可奉告。”她想问的无非就是馥品轩的内幕,他是不会告诉她的。

    一个小小的影躲躲藏藏在柱子后面闪过。安沫筱用袖子抹了脸,忽然大方的放过了他,“切,那本姑娘就不麻烦你了。”

    虽没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转变,风飏还是落荒而逃。平常的女人只要被他冷冷的一瞪就躲开了去,要不就被他的威压给吓得逃掉。偏生这个女人百毒不侵,软硬不吃。

    安沫筱提着裙摆绕道风濑后,一脚踹在他的股上。生生让他摔了个狗啃泥。

    “哎哟,你做什么啊?”风濑一时没躲得开,从地上爬起来拍去上的尘土恼火地问她。她凑近了他,笑得生生的怪,“本姑娘有事要问你。答得好了有奖,答不好罚死你!”

    风濑后仰,警惕地看她:“你想知道什么?”

    “馥品轩到底怎么回事?”

    她话一出口,风濑头也没回就要跑。亏得她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衣衫,死活拖着他,才没被他跑掉。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大人要知道我告诉了你,我会死无全尸的。”

    “那你可就别怪我使用非人手段了啊。”安沫筱笑着威胁风濑,他左顾右盼,“我只能跟你说,馥品轩跟风老夫人有关系,其他我真不能说。老夫人是大人的痛处,连小瑤都不能提,更别说我们这些旁人了。”

    趁安沫筱思索的空档风濑脚底抹油就溜了。

    是不是太复杂了?好好的一个宅子里跟老夫人有扯上关系了。安沫筱悄悄摸进馥品轩。那天之后风飏加紧了对馥品轩的看守,溜进来真不容易。潜入正房,里面依稀能看出当初这个房间的典雅。

    纱帘,珠帘,香炉,铜镜。这不是普通人可以随意使用的。梳妆台前的首饰盒里还有那些精致的首饰。如果真是逝去的老人,怎么会连死者的物品都不好生的保存起来?

    头绪有点乱。

    安沫筱发现了一个画轴。画轴一头挂在墙上,慢慢打开。原来是一位高贵的妇人。艳冶柔媚,一貌倾城。光是看着画,都让人想一亲芳泽,更不要说看见真人的话该是什么样子。

    安沫筱捧着自己的脸颊害羞了一下。搭了凳子凑近美人图细细琢磨上面的每一分细节。从头上的发饰到脚上的绣鞋,没有一处不被她触摸的。但是到了绣鞋的时候她疑惑了一下。这是立体图吗?

    绣鞋的绣花处明显摸到一点点突起,但是一副画啊。怎么会摸出立体感来?那个手感很明显不是因为水彩颜料凝结而产生的触觉。

    四下寻摸着,她跑去首饰盒里随便找了一支金属的花簪,趴在画上轻轻去刮绣鞋。细微的响声令她警觉,用指甲刮起涂层,里面果真有个东西。

    这是什么?硬币?

    从绣鞋的凸起里找出一枚圆圆的,像硬币一样的东西。两面绘有花纹,不过她只看清楚一面是朵花卉,另一面就看不懂是个什么东西。连那朵花是什么花都没研究出来。

    把画轴重新卷好,就听见外面传来声响。她随手把花簪往头上一别,把从画里出来的东西塞进袖袋,“咻”地从窗户窜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