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28、事出有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杨世生和杨冠生与湘纪回了杨家,把杨家所有的节奏都打乱了。如果你说那个姑娘真的是兔子,那我只能猜测兔子他们在为了对付那两兄弟做了别的安排。而这个安排需要用我出面,然后兔子利用对我熟悉,安排了一个别的与我形相似的人去了。”宁绝尘似乎对这种事见怪不怪。安沫筱却不是他那么想的。

    “她利用你的份去做的事你都不会在意吗?无论她做什么你都不怪她?你就如此纵容?”

    “纵容?”宁绝尘翘起嘴角轻笑,“可能有那么一点吧。”

    安沫筱一左一右箍住他的脸严肃地说:“不是有那么一点。是很多!你难道就没想过她利用你的份,带着和你相似的人会做什么事吗?是好事也就罢了,如果是坏事呢?”

    宁绝尘没有过多解释,安沫筱也没再追问。这些人,这些事,一件两件看起来还算清楚。十件八件的还知道个缘由。多了呢?那就是错综复杂的乱码,理不清,还无法剪断。

    安沫筱支着下巴捂了嘴望着窗外不看宁绝尘,也不跟他说话。宁绝尘看看她,再看看外面。她在想什么?

    冠生……

    那个单纯得跟白纸一样的孩子现在也入世俗之中了吗?

    脑中映出那张傻傻的笑脸,鸡窝一样的头顶……想到了他被她吓得慌张的样子,想到了他惊喜时的样子……

    突然,她倏然站了起来。眼珠转转,一步跨出了房门。没跟宁绝尘说话,也没跟宁绝尘招呼,忽然而来,忽然而去。

    刚才他们在说什么?在说兔子。开始他们在讨论什么?在讨论他的安危和名声。那么现在呢?她突然见人就走了?!

    宁绝尘挑起的眉梢是无尽的无奈。她现在越发的让人看不透了。她想到了什么?又想去做什么?

    阖上的门“嘎吱”又被人推了开,她探个头进来说:“嘿嘿,刚才想事了。我先回了,兔子那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于你不理我那事儿,我原谅你了。不过记得补偿我的精神损失哟。嗯……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我有预感。先走了。”

    小松坐在澜凕的脖子上,小爪子抓住他脖间的毛。见安沫筱出来,澜凕瞟她一眼,斜过屋内。宁绝尘洋洋洒洒走到门边,目送着她的背影。

    故事总是由这些看起来不经意的小事连成的一件大事,再汇集成一个庞大的圆。头连着尾,尾接着头。一环一环的绕着,从尾能走到头,从头也能走到尾。难的是,站在中间不知道该翻越还是该漫步而行。

    宁绝尘倚着门边自言自语:“每次见到你的时候都会觉得你的灵魂和你的人干净透明得像一个孩子,连我甚至都被你的那种清纯而吸引。可你的心灵只有一种叫做沉着冷静的成熟,和你的单纯正好成为鲜明的对比。你可以扮演任何角色,清纯或者成熟稳重,我竟然疯了一般想去陪衬你……”

    这些话安沫筱没听见,听见了怕也只是一笑而过。无论是清纯亦或是成熟,都是她啊。

    悄然潜入风飏府邸,从大门到内庭,畅通无阻的前进。又遇上一队巡逻,她翻躲进花丛里,等到巡逻过去猫着腰窜过走廊。

    走到一个院子她东张西望拿不定主意。这里应该是风飏居住的院子,可进了这里她居然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不在吗?那刚才是什么引着她过来的?还是说她上了谁的当,用风飏的气息吸引她来?

    正为难着,若云忽然开了门走了出来,衣衫和发髻明显是刚梳好的。她走到屋前对安沫筱说:“姑娘随我来。”

    安沫筱乖乖跟着她进了屋,穿过后门走进一道铁门后。经过铁门时她瞧了一眼,差不多两尺厚吧。这能是什么地方?居然用如此厚重的铁门来作为屏障。

    再往里走,安沫筱清晰的感觉到了风飏的所在。恰好若云站在一道帘子前对她说:“大人在里面,请。”

    刚才只想着风飏和这个古怪的房间还没注意到这里的布置。进来了才发现四周的墙壁都是**的岩石色,布置得很简单。木桌、木椅、木。桌上有花瓶,一旁有小几,几上有茶壶,茶杯里的茶水还散发着阵阵茶香。雕花的木栏,鸟兽的浮雕木架。撩了帘子,跨过门槛,就见风飏盘腿坐在一张蒲团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看得安沫筱一阵惊讶。

    托腮跪坐在另一张蒲团上面对风飏,久久他才睁开眼。淡紫色的眼瞳透着妖异,配着他苍白的脸色和淡粉的唇色是一种病态的美感。这跟白天的他完全是两种状态。

    “晚上是妖?白天是人?”她很好奇,所以她问了。不过她不期盼他的回答。

    风飏直的腰前倾,凑近了她的耳边深深嗅着她的气息,嗅得越多,他的脸上就越是一种满足。安沫筱侧头去看他的脸,唇就如此自然的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他快速急退,像是遭到了攻击似的防备着她。她眨眨眼,咧嘴憨笑:“不好意思,意外,意外而已。”

    “咳。”他轻咳一声消褪脸上微微的红晕,她看得一愣一愣地犯傻。这男人不会从来没碰过女人吧?她亲墨轩的时候从来没见过他跟这男人这样脸红噢。而且墨轩对女人好像总是驾轻就熟的感觉吧?

    同样是灵者,同样的骄子,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状态……

    “你找我有何事?”风飏恢复了冷静,虽然他很想亲近她。因为她上的气息,她上的气息让他很舒服。

    安沫筱大脑瞬间恢复正常,“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说。”风飏微侧首,看她。他没听错吧?交易?

    安沫筱从宁绝尘那里就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思来想去还是只有风飏现在能帮得上忙。如果她给他足够的甜头,那他会不会破例帮她一次呢?虽然他看起来油盐不进,很不好搞定。

    “我要回苍国。”

    “我可以得到什么?”

    “办完了事我无条件陪你去寻找苍穹剑。不管需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直到找到为止。”她正色的样子他第一次见。这样的正经模样任谁也不会误会她有别的打算。

    他很小心,也很谨慎,“起誓,立契!”

    她翻个白眼,正经八百地站好,凭空拟出一副咒图,右手拇指的指甲划破食指的指腹。等着血液沁出,弹向咒图。血入咒图,沿画纹路,浸满,契成!

    她如果反悔,这副咒图将让她生不如死。

    她的血的味道引起了空气的波动。风飏迅速结式,她感到空气的动,之后全部归于平静。看来她找他是对的。哈哈,这么强悍的人陪着她,她简直就是所向披靡!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