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25、皓月之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不行!”

    安沫筱果断拒绝。她才不要跟这种人在深山老林里独处呢,那会要她老命的。呃,虽然这个人比她更老,而且是成倍增加的老。

    风飏眉目一转,“明天我送你回宫。”

    “风瑤怎么办?”安沫筱急了。

    风飏一口回绝:“风瑤的事不用你管!”

    “你……”

    风飏甩手离开千景居,安沫筱追着他跑出院门,忽然发现自己能看见被幻象覆盖的府邸里所有的真实景象。被这么一吓,等她回神时,风飏早已不见了踪迹。

    看着安沫莜利落的挥动刀具,澜凕一阵头疼。她到底有没有将自己继承了澜凕珠的力量当一回事?从来未见她干过什么大事。一味的逃避,逃避,再逃避。难道是自己和墨轩太过纵容她的缘故?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在墨宛的时候就知道看书,出了墨宛就知道做菜。天呐……澜凕闭上狐眼,他真的选错人了吗?

    “王上。”蓝迦忇刚拿起筷子还没碰到菜肴,人未到,声先到。略微沙哑的声音透露着成熟男人的味道。安沫莜翻白眼望天花板,那个该死的风飏,杀千刀的风飏,他还真的把她送回了蓝王宫里。她好想念风瑤啊,也不知道风瑤现在怎么样了。

    “哎。”蓝迦忇干脆的放下筷子,托着下巴望着房顶的宫灯。他直接走到桌前坐下。“你最近经常叹气。”“这话你可以考虑留着说给母后听。这宫里的一举一动哪一样她不过问呢?”蓝迦忇笑得云淡风轻,却闪现着隐忍。

    有手段,不会因为别人的干预,别人的话影响自己的判断和决定的男人。男人中的极品啊。安沫筱想着,复看风飏嘲讽的神色无损他的帅气,蓝迦忇依旧笑着,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需要我再下一个令,把她送与你府上吗?”蓝迦忇勾起一抹浅笑,看来两人私交真的不错。

    “不要。”风飏拿起酒壶倒上两杯酒,自饮了一杯。蓝迦忇似明白了什么,神流露出失落。皇宫,真的让人寂寞。那把彰显高贵与权利的龙椅,坐上去,能留给自己的,只有孤独。

    那个立在门边的女子,看着他的目光,竟然的怜悯。他已经沦落到连一个厨子都怜悯他的地步了吗?举起酒杯,仰头喝下,佳酿入喉,却的异常的苦味。

    “这女子细心大胆,就让她跟了你吧,我也放心。”蓝迦忇话一出口,安沫莜下意识的看看周围,确认说的是自己后险些晕倒。什么?!什么!?没搞错吧!

    “王上此言是否太过决断?”安沫莜不卑不亢,跪下。

    “我没资格?”蓝迦忇的笑容中透露笑着残忍,那是上位者对人命的残忍。看多了这种上位者残酷的笑容,安沫莜扬起头,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蓝迦忇一怔,安沫莜恍惚了一瞬,又低下头。

    他虽不是个掌权的皇帝,但一个皇帝该有的威仪一点也没少。安沫筱不忍,却又不甘。不忍如此寂寞的王上最后连风飏也不在他的边陪伴,不甘自己被他这样当个物件送来送去。

    回到厨房,安沫莜从刀具中抽出一把,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刀锋却抵在了澜凕毛茸茸的脖子上,凶神恶煞地道:“我受够了!你要再这样干涉我的行动,我就跟你绝交!”她现在,很上火!周围的人不明所以的瞅着发癫的安沫莜,一旁的公公嘴角抽搐,这姑娘莫不是吓傻了吧。

    澜凕白她一眼,这个笨女人为什么每次关键时刻就卡壳;“你不是想要自由吗?假如你真的能帮他找到苍穹剑,他一定会帮你解开束缚得到自由。”安沫莜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转而一副我了的表。收回手中的刀丢回箱中。没走开两步又跳了起来,“我呸!我要真去了我能活着出来还是个问题呢,你当我真傻啊?我去了压根就是一祭品!我才不去呢。”赶鸭子上架的事,她可不去做。

    澜凕叹气妥协:“那随便你了。”说完转出了厨房爬上了外面的树叉子。

    安沫筱转回了房间,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灌下,长长的吐气,才让自己的心里的不平安分下来。

    越是让她做什么事,她就越不愿意去做。如果无法反抗,她还能忍耐。如果有反抗的余地,即便遍体鳞伤,她也会挣脱!就好像她从墨宛逃离一样。即使她那样深着墨轩,她也会逃走,因为她不愿成为束缚。无论是她成为他的束缚,还是他束缚了她……

    夜里,安沫筱躺在上辗转难眠。都是讨厌的澜凕,害她失眠了。

    “咔噔”

    细微的响声逃不过她的耳目。轻巧的坐起,背靠着墙壁,盯着蚊帐的开口处,等着想将它掀起的人出现。

    修长的手指出现时,上面细小的伤痕和磨砺出的茧子很轻松就出卖了主人的份。安沫筱想也没想抓过圆枕,撩开帘子劈头就砸了过去。

    来人没料到会遭此横祸,狼狈的抱头。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准确无误的抓住她的手腕往她后一拧,压低了嗓子吼她:“疯了啊?亏得本王那么的思念你。见了本王就下死手?”

    安沫筱丢掉枕头去掐宁绝尘的脸颊。他头向后仰,躲着她的手。她整个人几乎都扑在了他的上,咬牙切齿:“***,你能进王宫你不早来。现在良心发现了?王八蛋,亏我当初对你那么好,不仅救过你,还贴心把肺的待你。”

    宁绝尘为保住自己的脸,抓紧她双手锢在她的后。用自己的体压住她的体,以免她反抗时伤着自己,也怕伤着她。

    “墨轩不告诉我你的行踪,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踪迹,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宁绝尘也老窝火了。自己忙东忙西的跑,到她跟前了还遭这埋怨。

    “滚,我上次还遇见你了,你丫的搂个美女都不搭理我。你有良心?你良心被狗吃了。”安沫筱大骂,宁绝尘觉得不对。拉起她严肃地说:“我这几月根本就没来过蓝国,你在哪里见过我的?”

    “狡辩!借口!”安沫筱张嘴左右摆着去咬他。他低头毫不犹豫去咬她的嘴,吓得她立马后仰,再不敢乱来了。

    “老实了?说,到底怎么回事?”宁绝尘翘起嘴角坏笑,安沫筱横他一眼,没再胡闹。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