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23、我,想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风飏府内这两天有点乱

    风瑤一直昏睡不醒。

    安沫筱这个罪魁祸首也昏迷不醒。

    风飏回到府里的第一件事总是先去看千景居的安沫筱。下人们都很纳闷,为什么大人最近都如此关注这个女子?到底是因为她的昏迷和风瑤的昏迷有联系还是别有他

    她不是在睡觉。

    风飏知道。安沫筱并不是昏迷,也不是熟睡。她周泛白的流光很好的阐述了她的体在做什么。

    修复!

    灵力耗尽的自我修复。

    她的灵力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府外的结界最近都有不少波动,是寻着她上那股灵力而来的妖吗?他是不是该把结界加强一点了?不能因为她的存在毁了他府邸吧?

    一股强烈的力量引得结界产生了巨大波动。风飏淡淡转过头看向外面,这是哪来的妖?竟敢这样无视他的存在强闯府邸。

    澜凕灰头土脸的在空中翻了几番落在地上,抖去上的尘土气歪了嘴。风飏的结界没阻止得了他的行动,反而被这些个被澜凕珠的灵气吸引来的小妖们给挡在了外面。

    “小东西,先来后到懂吧?边儿站着去!”一个树妖扭捏着粗腰提点澜凕。他在外围转了几转,怎么才能把这些个围观的妖给打发了呢?

    当然,办法都是很容易就能想到的。想不到办法无非是没有用心去想。

    澜凕见缝插针的躲着群妖沿着结界边逃窜。群妖见状毫不犹豫地要置他于死地。怎么也不能让后来的人占了先机,不然它们在外面折腾这么长时间不给他做嫁衣了吗?

    一时间结界外面好不漂亮。各色的光芒伴随着杀气凌烈的向澜凕。

    同时,在府内的风飏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力量引起了结界的巨大波动。

    府邸大门“吱呀——”被人由内打开。

    素衣的风飏是很少见到的,脱去那肃穆的黑衣,他似乎也脱去了上的冷酷。澜凕见到他时惊讶得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风飏只负手站在门口,冷漠的看着府外的群妖被澜凕气得毫无顾忌地释放力量。当又一股聚集的强力被澜凕引致结界上时,风飏出手了。

    他只伸出了一根手指。

    左手的食指。

    风,静止了。空气,凝结了。就连呼吸,也没有了声音。

    收回手指,握拳。顷刻,五指摊开。一道紫芒宛若一条长龙穿过结界横扫群妖。

    紫芒蹿出,渐远消散。而后,站在他面前的,唯有那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它凌乱的皮毛看起来很是狼狈,但它仰头望向他的时候,他的眼神略微显出惊讶。因为,他看见它的眼瞳是一紫一蓝。

    它警惕的注意着他的举动,鼻翼嗅嗅空气,体化为一道蓝紫白三色纠缠的光芒冲着一个方向掠去。

    风飏寻望,那个方向,是千景居。

    等他追到千景居时,它不见了踪影。若云从侧室出来见风飏站在门口连忙行礼:“大人。”

    风飏頜首,挥退若云。若云虽犹豫,还是顺从的退出了千景居。在她退出之后,她立即发现千景居四周多出了一层额外的结界。

    若云疑惑地站在门外暗自踌躇:“出了何事?”当然,现在的她完全无从知晓答案。

    风飏走进外室没有发现澜凕的踪迹,只觉得安沫筱上的那股香气变得额外浓郁,不似平常那般淡淡的清然。

    迈入内室,她安然的躺在上。和往常一样平稳的呼吸,就像熟睡时的样子。但她上的白光看起来比先前盛了不少,并能看出白光的色彩浓重程度。

    风飏沉思片刻似做了决定,毫不犹豫出手打算触碰她的体。如他所料,他被结界弹开了。

    她的这股力量,如果归结于灵力的话,并非是纯净的灵力。若说是妖力,完全不像。若说像冥力……根本就不可能。会是什么?而且,这股力量强大到他无法察觉,无法穿透,无法抵御……

    风飏这四天没有踏出千景居一步,任何人也没能进得了千景居。他不仅在千景居设下了结界,还断绝了所有的感官和神识。以至于宫里来的人与族里的人前来探寻都无从下手。

    “风飏哪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满嘴络腮胡子的老头摇着手里的羽扇眺望远处问后的青年。青年掩嘴轻笑:“不知道呢。府里上下都进不去,结界下得很强。前所未有的牢固。”

    蓝迦忇躺在软塌上目光不知落在何处,幽幽地问沙南:“飏有几未曾来过了?”

    沙南上微微前倾,弯成一个小弧,“王上,风大人已经四天未曾进宫了。”

    蓝迦忇闭上双眼,久久才细不可闻的轻叹:“他又做什么去了……”

    风飏闭着眼端坐在安沫筱的边一动不动的姿势已经维持了四天。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刻。他未动,她先动了。

    眉头蹙起,睫毛微动。眼帘上扬,露出的眼眸同那他所见的一样,透亮的金色。只是,今天的金色显得浓重了一些。

    她撑起子坐了起来,驼着背,踏着虚晃的步子迈向圆桌。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她走到桌边,一手撑住体,一手去拿水壶。颤颤巍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先抿了一小口,接着喝了一口,再接着把杯里的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响亮的打了一个嗝,她用衣袖抹了把嘴,一股在凳子上坐下,人也趴在了桌子上。

    “我很饿。”她的脸趴在桌面上一看就是那种乏力的样子。

    风飏起走到门边,拉开门框和窗栏间的一个木盒子。木盒子里没别的东西,只有好几种颜色的绳子,每根绳子都有手指般粗细。他拉动了黑色的一根,轻三下,重三下,连续拉两下,时断时续又拉三下才坐回桌边。

    一刻钟。

    门外响起敲门声,风飏沉声说:“进来。”门这才被人推开。

    先进来的是若云。然后是七八端着托盘和食盒的人。若云走到跟前给风飏行了礼,撤去桌上的茶盘打开食盒盖子取出两双碗筷一一摆放在两人面前。拿掉第一层的格子,安沫筱看见了菜肴的踪影。

    三素三荤,外加一个凉菜一个汤。若云领着人向风飏行礼,一行人鱼贯而出。

    安沫筱吃了五碗饭!五碗哟!

    桌上的菜被她横扫了个干干净净。放下碗筷伸个懒腰跳起来抖抖手脚,她总算看出恢复点力气了。

    “撤吧。”

    风飏忽然出声,门再次被推开。若云把桌子收拾干净后铺上新的餐布,摆上香茶和点心。这一次,她没有关门,安沫筱看见她领着人走出了千景居的院门。一抹光晕闪过她的眼,她好奇的靠近院门,明显的看见了结界的边沿。

    哈?她居然能看见结界?!

    蹲在结界边上伸出手指去戳那光幕。手指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轻易且直接的穿了过去。

    她傻眼的蹲在边上,在屋里的风飏面上风平浪静,心里却是一片澎湃。

    她能穿过他的结界,而且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肯定不相信她能轻易穿过他的结界。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