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22、长大的风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白色光幕结成的结界渐渐转弱,薄薄的,消散。安沫筱横抱着一眼就能看出长大的风瑤走到浴池边,把人放入等候在一旁的风飏手中。

    她说:“她体内的制破除了。”

    风飏用外衣裹了风瑤站起,转,快步走向门口。他要给风瑤做一个全的检查。

    制?

    风瑤的体内有制?

    他,风飏。冥族举足轻重的人的未婚妻的体内居然有制?

    这如果是一个玩笑,那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大。

    没有精力再去说什么,也没有力气再给风飏解释什么。他现在没有盘问她已经让她感觉很欣慰了。

    趴在水池边她努力支撑着自己不滑下去。歇一会儿应该就会好吧?休息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等一会儿体应该就能活动了。但她忘了澜凕现在不在她边,也没在她体内。想脱力以后迅速恢复那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儿。

    终于,眼帘无奈的合上,意识陷入一片黑暗,大脑一片空白。

    若兰进浴室收拾,若云跟着她进去带安沫筱回千景居。走进室内若兰还在纳闷安沫筱怎么没了,就见若云利落的跳进了浴池:“快,叫人来!”

    池底躺着一个姑娘,衣裳随着水波漾着,体静静地沉在那里一动不动。

    枫溪宛一年四季都可以看见摇曳多姿的鲜花。只是,没有了安姑娘的照顾,花的香气仿佛都失去了灵气。

    澜凕头俯在爪子上,趴在花丛里假寐。这样阳光明媚的天气不晒太阳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

    “采惜,出了什么事?我刚才看见水月小主跟阵风似的刮进了大人的书房。”凝云在走廊里遇见采惜,采惜笑道:“还能有什么事啊,想姑娘了呗。大人到现在都不松口让他去看姑娘。急了。”

    “这个小主,真跟个孩子似的。”凝云也笑了。

    采惜叹息:“还是暗月小主成熟些啊,从来不做这些让大人为难的事。”

    凝云听不过去替水月说话:“也不能这么说,要不是姑娘上次出事,水月小主也不会总提心吊胆的怕她有个什么闪失。再加上圣者回来有些子了吧?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回来了,大人也不说。也怪不得水月小主坐立不安了。”

    采惜点头:“是是是,不过水月小主还是要听大人的话啊。”

    “恩,是!我先去忙啦,待会儿见。”

    “好的。”

    两人分手,擦而过,各去做各自的事

    趴在花丛中的澜凕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目。细看下,他的双眸居然一紫一蓝,不是从前的黑色。有温琅瑄这层关系在那里摆着,蓝迦忇虽然不当权,但他后面的人对于温家还是会礼让三分。风飏这是人虽然冷酷,可他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因为他的自负,所以即便是他知道了安沫筱上的灵力也不会妄自菲薄。

    而他突然离开安沫筱的边跑回墨宛的原因是因为接触到冥力的作用突然发现自己体的变化,匆忙回到墨宛与墨轩和长老们商讨过后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澜凕很清晰的感觉到长老们有所隐瞒。只是,他们就是为什么要隐瞒,到底隐瞒了什么,他现在无从知晓。

    眉心处一阵燥

    澜凕倏地站起,头眩晕了一瞬。他肯定的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己在太阳底下晒得太久的缘故。

    “我要回蓝国。”

    澜凕只是来告诉墨轩这句话而已。他做下的决定,无论谁都不能改变。墨轩看着他的背影问他:“她出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

    “有反应?”

    “是。”

    “能猜到吗?”

    “不能。上次那个人干扰之后我就不能感应到她究竟出了什么事。只能在她的体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下才能得到讯息。”

    这话很明显。他现在感受到了她的讯息,百分百是因为她现在的体处于嫉妒虚弱的状态。换句话说,如果她现在没有出于极度虚弱的状态,他也不能感应到她的讯息。

    墨轩沉默。

    澜凕走到门边回头看了他一眼。有时候不是不懂,只是不想懂;有的东西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出来;有很多不是不明白,而是明白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就保持了默。

    墨轩在感上就属于这类人。

    他知道又能怎么样?抛弃整个苍国?不可能。他懂得又能怎么样?放弃整个月族?那是扯淡。明白了又能怎么样?他愿自己还是那个对所谓感一无所知的“仙人”。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罢不能。

    他想去她的边,想看她单纯而快乐的笑颜,想听她嘻嘻哈哈的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想和她再讨论那些在她看来是无用的大道理,在他这里其实是真理的东西。

    他想她。很想。真的很想!

    每次静静伫立在路的这一头,目送她远去。她永远不知道他目送她时的神。她永远不知道他目送她时的不舍,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她从来不曾回头。可他不知道,她之所以一直往前看不曾回头是因为她害怕自己假如看见了他的影时,还能否离得开他的边。

    即便,他一直都在原地等她,而她却是一味的逃离。害怕回到他的边。

    他不知道,他的犹豫和拒绝在她的心上成为了一道无法磨灭的伤痕。她认为,他之所以对她好无非是因为澜凕珠在她上的利害关系。

    她理解不了他的责任。

    他无从知晓她的心思。

    “我想见她。”

    在门阖上之前,他说话了。

    澜凕站在门口没有转。良久,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想见她,就去。我可以暂时替你在这里守护着。”

    “我不能走。”墨轩垂头,十指紧握。

    澜凕忽而笑了,没再说话,轻然的离开了书房。

    “嘎吱——”

    门缓缓合上,墨轩没看见澜凕离开时那淡淡的一瞥。那一眼中包含着对他的无奈,对族人的无奈,对苍国的无奈,对一切感的无奈。

    墨轩无法舍弃这一切,因为从他出生开始他就以守护者的份成长着。几百年来,他只围着本族,苍国旋转着。旋转到他已经忘却了自己的一切……

    我,想她。

    我,想见她。

    我,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

    我,按耐不住对她的渴望。

    我,……可以做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