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20、我是厨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府内上下乱了。

    原因无他。

    风瑤小主子生气了。

    生气能做什么?

    不吃饭!

    不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可人家就铁了心不吃东西了。

    米饭?不好吃!菜肴?喂猪的!点心?破玩意!连泡的茶都说是毒药……

    下人把风瑤的现状传到风飏耳中时,他目光注视着桌案没有挪移,没有虚晃,淡淡地说:“带千景居的谢细尘去见风瑤。告诉风瑤,人就交给她了。”

    “是。”

    事,就这么简单。

    解决了。

    万事大吉了。

    风瑤搂着安沫筱的脖子笑得那叫一个欢。若兰看了都心生妒忌。风瑤可是她的主子,从小就跟着风瑤,这都两百年了呢。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这主子就是没良心,见着好了就忘了旧的。

    若兰在小厨房里气得扔锅子摔盆,安沫筱抿嘴叹气。别说她不地道,也别说她不近人,更别说她辜负了风瑤的一片好心。她真的不适合在这种大宅子里生活,而且,她很渴望自由。虽然每天生活得也算自由,可这种鸟笼一样的自由和外面的自由能一样吗?

    所以,安沫筱很不地道的欺负了若兰。

    “若兰姑娘。”

    “干嘛?”

    若兰没好气的应道,安沫筱丢给她一摞葱,“麻烦你帮我剥了吧。一会儿给小瑤做葱饼。”

    若兰抓狂。

    安沫筱来了四天,她就没一天好子过。她是个大丫鬟,以前除了伺候伺候风瑤,陪风瑤说说话,给风瑤穿穿衣,剩下的都由别人来做。现在可好,她俨然被安沫筱欺负成了小丫鬟,什么杂活都由她来做了。陪风瑤的事儿全送给了安沫筱。

    “主子,若兰陪了你两百年了,这两百年你都把若兰当贴的人看,现在倒好,您连正眼都不放在若兰上了。”若兰哭诉,上气不接下气的哭泣。风瑤支着下巴也很烦恼。这不是什么大事吧……

    “我没有说不喜欢你啊……”风瑤长长的尾音显着她的无奈。她可以对风濑拳打脚踢,总不能对姑娘家也拳脚相加吧?

    若兰哭:“你不喜欢若兰了,这五天了,你一次都没让若兰陪着你说话,给你穿衣,替你布菜……”

    风瑤愁:“可是,你不会啊……”她说的实话好吧?她现在吃的,穿的,都是安沫筱一手准备的,压根儿就不是蓝国的东西,若兰又怎么可能会?

    若兰继续哭,哭得风瑤烦了心。

    “好了好了,你要真想学,就跟着细尘学吧。话说前头,你要是犯了错,我可会罚你。”风瑤松了口,若兰打了胜仗一样乐了。

    安沫筱在一旁偷笑,同意了风瑤的决定。

    “呐,这个花要这样摆,叶子不能卷,碟子边上不能见汤汁。”

    “刀不能竖着,要横着,放平一点。”

    “你尝尝这三个碗里的汤。第一碗是厨房做的,第二碗是你做的,第三碗是我做的。尝出来什么了?那我告诉你吧。第一碗火候不够,第二碗的调味品没有放对,所以都没有第三碗好喝。其实,东西都是一样的。”

    “和面也是讲学问的。烫面和冷面吃法是不一样的。不要觉得只要是和面随便怎么放都可以。蓝国人吃面食喜欢用烫面,但是如果做面条的话,用冷水和面吃起来会更加筋斗。”

    “虽然说片鱼讲求的是鱼纹路鲜明,不见鱼刺。但是做法也同样重要。过了火,鱼就老了。少了火,鱼不够鲜亮。”

    ……

    ……

    安沫筱真的是手把手的教若兰。若兰不明白她怎么前后变化这么大。难道说她一开始只是给自己下马威?

    “别总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一开始让你做那些杂物不过是想让你快点熟悉这些东西而已。你是大丫鬟,没做过这些粗活,下手也没有轻重。熟悉了,才能知道什么东西该怎么弄对不对?”

    “你想做什么?”若兰的警惕引来安沫筱低笑。“我什么也不想做,所以要快点让你学会了去做。然后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若兰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做背叛风瑤的事。安沫筱笑:“别那么严肃,我只是想请你煽煽风,点点火,让风瑤帮我离开府里。”

    “府里不好吗?”

    “毕竟不是自己家。”

    “我们这些下人,主人家就是自己家。哪来那么多的说法呀。”

    “我喜欢自己的窝。”

    她的傲然不是轻易可以学来的。若兰就如此仰视着她,突然间觉得自己两百多岁完全就没长大似的渺小,完全看不透眼前的她。

    算算子,安沫筱来风飏府里已经有月余了吧。大概,可能……她也没有仔细算过。不过这个月例假还没有来,应该不到一个月吧。她偷偷汗一把,自己居然用这种方法来算子,万一哪个月停了怎么搞?

    安沫筱今天去了大厨房,一时半会儿回不来。风瑤自己坐在灯下出神。当她察觉边有人时微微吃惊,转而一想,没有经若兰通报就能进屋的人只有风飏了。她嘴角噙着笑,转过面对来者:“飏,神谕者,可能出现了。”

    “说说。”风飏坐到小茶几前,端起茶壶闻了闻,给自己倒上一杯。风瑤盘腿坐在他的对面认真地说:“那天,谢细尘带我上了千景居的松树,让我从树梢向远处看。”

    风飏端着茶杯注视着她,她盯着他的眼睛,紧张地说:“她说,树林后有一排城墙,每天入夜的时候城墙里就会亮起好多灯。就像星星一样,很漂亮。”风飏听见此话手中的茶杯“嘭”一声碎裂。

    他倏然抬头,目光似乎想确定风瑤说的是否属实。风瑤笑却透着一种莫名的伤:“我很喜欢她啊。”

    她的话像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风飏听。风飏摸摸她的头算作安慰。作为未婚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哄她。两百年的相处,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模式,所以他也没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什么不妥。风瑤对他而言,可以说是唯一能够近的女了。

    而风瑤的笑脸转变成抱着头痛苦呻吟:“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她能看见宫墙?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陪我说话陪我玩的人。为什么是她……”

    风飏坐在一旁陷入自己的思绪。

    明明坐在一起,明明近在咫尺……可无论怎么看,都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外人。

    风瑤的落落寡欢看在安沫筱眼里,绞尽脑汁去逗她笑。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在意风瑤是否开心。也许是因为她是个孩子,也许是因为她长得可,也许是因为她帮助过自己……反正她找了很多理由来搪塞自己的的抵触,就是想对她好。

    安沫筱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但是冒然问出来是不是太对不起这个淑女了?

    “你想问什么?”风瑤看穿了她的犹豫,率先问了出来。她这一问,安沫筱跪坐到她旁笑嘻嘻地说:“小瑤啊,你是不是喜欢上哪家公子了?”

    风瑤想也没想到安沫筱会如此一问,咬在嘴里的苹果吐也不是吞也不是,卡在嗓子里险些背过气去。安沫筱连忙一掌拍在她的后背,苹果从她嘴里被拍了出来,飞了老远。

    “我……我……”风瑤顺着气儿,怒了,“你想害死我啊!”娃娃音的她气起来也没力度。安沫筱缩缩脑袋窃笑:“我又不是故意的嘛。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啊。”

    “我才不是喜欢什么公子了。我有未婚夫!”此话一出安沫筱顿时愣地。啥?她是不是听错了?有未婚夫?指腹为婚?

    “瑤!”风濑颠翻了墙头跑到风瑤跟前,“我就知道是你,哈哈,逮着了吧。你们在做什么呢?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安沫筱嘴成了“0”型,一副原来是他的表让风瑤抓狂,“他不是我未婚夫。我未婚夫才不是这个小P孩儿。”

    安沫筱急忙点头:“嗯嗯,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不用反复强调。”

    风濑现在成天往风瑤的院子跑就为了吃东西。风瑤骂他吃货,他也不生气。安沫筱转转眼珠子:“我们在讨论小瑤的未婚夫帅不帅。”

    “大人不够帅吗?”风濑一提到风飏两眼都快变成了星星。崇拜得那叫一个五体投地。安沫筱却是疯了……

    大人?风飏?他是成年人吧?成年人的未婚妻是个孩子?童养媳?这养得未免也太晚了……

    风瑤紧张地看向安沫筱,见她一脸呆滞就知道坏事了,小声叫她:“细尘……细尘?”安沫筱忽然抓着她的手惊喜地说:“小瑤,拜托你个事吧。”

    “什么?”不明白她喜从何来。

    “让风飏放我走吧。”与其等若兰找风瑤煽风,不如直接让风飏让她出去快啊。

    “什么?”风瑤千想万想没想到安沫筱想离开府里。“这里不好吗?”

    “不好。”安沫筱扭头嗤鼻,“没有自由,像笼子里的小鸟,只能自欺欺人的乐乐,根本就找不到真正的快乐!”

    风瑤神色霎时黯然。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