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9、一份安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细尘?”

    风瑤一大早就跑来找安沫筱,把她从被窝里拖出来,她还摇头晃脑的哈欠连连。

    “醒醒啊——”

    风瑤使劲摇着她。她睁着朦胧的睡眼穿着中衣就跟着风瑤坐到了厅堂。懒散地趴在桌子上,她迷迷糊糊像在说梦话:“小瑤啊,大姑娘啦……”

    “细尘啊——醒醒呀——”

    风瑤无可奈何的摇她。这不是第一次叫她起了,而她却一天比一天喜欢赖。真不知道她晚上都去做什么了。听若云说她晚上都不会离开院子的,那她为什么老也睡不醒?

    风濑颠从外面跑了进来:“瑤,我可是找到你了。”话音未落,人还没到跟前,就被“嘭咚”合上的门关在了外面。

    “哎呀——”

    “放肆!谁教你如此莽撞闯姑娘家闺房的?”风瑤的声音从屋里传来,风濑躺在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鼻子扁了啊……小瑤……”

    安沫筱被这一插曲惊飞了瞌睡,省过劲儿来大笑着去穿衣服。风瑤跟在她后进了内室,见她总穿那两件衣裳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老穿这两件衣裳?”

    安沫筱整理着穿好的衣裳笑着说:“要那么多做什么?穿坏了再换就行了。”整整腰带,她拉着她的手,“昨天说好的,你忘啦?今天你得帮我找个地儿。”

    “什么地儿?”风瑤跟着她往外走,手里不忘提着她昨天交待带来的东西。若云瞧见两人出去也不好阻拦,只能在后面叮嘱:“小心些。”

    “若云,你好啰嗦!”风瑤回头嘟囔,若云撇撇嘴叹气。安沫筱回头说:“安啦安啦,我会注意的。不会乱跑哦!”

    风瑤跟着安沫筱走到院外没见着风濑,纳闷地张望:“这小子又跑哪儿猫着去了?”

    安沫筱跟着她张望:“找谁?”

    “风濑啊,刚才你没穿衣服他就着急往屋里闯,被我挡在门外了,这会儿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风瑤皱着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逗乐了安沫筱。她揉揉她的眉心安慰她:“好了好了,不气啦。他愿意出来自己就出来了呗,对不对?你先告诉我这府里哪个地方很少有人去。”

    “很少有人去的地方啊?”风瑤想了想,“西边的馥品轩。”

    “走!”安沫筱神神秘秘的样子勾起了风瑤的好奇心,拉着安沫筱一路疾奔不说,还外带使用了冥力来加快速度。安沫筱的小心肝跳得很厉害。不是激动的,是被吓的。这万一冥力跟灵力起了冲突,她的小命还能保得住吗?

    小松在安沫筱的肩头紧紧抓住她的衣衫被风吹得体后仰,毛都炸开了。

    推开破败的木门,安沫筱就被杂草绊了一下差点摔跤。拔着枯草往里走,风瑤跟在她后小心的躲着乱七八糟的草丛树枝。一直走过一道拱形院门,里面才豁然开朗,地上的杂物也少了很多,看起来,至少可以算作整洁了。

    安沫筱敏感的察觉左边墙外传来细微的呼吸。手指触碰到匕首的边沿,等待着对方的动向,但是对方似乎比她们更有耐心。

    “风濑,给我出来!”风瑤突然一声大喊,没吓着安沫筱,把外面的人吓了一跳。“哇哇”叫着,风濑翻过墙头撅嘴抱怨:“不好玩,每次都能被你发现。你就不能哪一次装作没发现我不行吗?”

    “不行!”风瑤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给你翻的机会?门都没有!”

    风濑望望四周,缩缩脖子紧张地说:“喂,瑤,大人不是不许来馥品轩吗?”

    “我想到哪儿就到哪儿,你要怕就滚回去!”风瑤根本不吃那,安沫筱轻笑着摇头,风濑倒是赖上了安沫筱,凶不了风瑤转而凶她:“笑什么笑?再笑我把你撕了!”

    安沫筱的笑声戛然而止。这是什么跟什么?威胁?!

    “你试试?”风瑤明显护着安沫筱,仰头眯眼,警告地意味甚是浓重。风濑像被人抢了心的玩具撒起泼来:“坏瑤!讨厌的瑤!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连风濑都不要了!啊啊啊啊——”

    风瑤毫不留一脚踹在他上,把他踹了一个大跟头:“边去,不乐意待我还不乐意召见你呢。哪边凉快哪边去。”她撵着风濑,他反倒不走了。从地上爬起来拍拍手上和上的泥跟风瑤商量:“你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啊?”

    风瑤一瞪眼,风濑的声音自然消失。

    安沫筱这回忍住了笑没有出声,就是憋得厉害。

    先寻了块空地,用塌了的花坛石块搭了个简易的灶,架上树枝点火。风瑤学着安沫筱的样子蹲在一旁看着她忙碌。风濑虽然很想问个明白,可他一张嘴风瑤就瞪他,搞得他浑别扭。

    “去,捡些柴草过来。”风瑤见安沫筱第三次站起来去捡柴草,也跟着站起来,不过她站起来是去踢风濑的。

    风濑万般不愿,还是乖乖跑去拖了一大根树枝过来。安沫筱当真成了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够了够了。”

    阻止风濑继续去祸害树木,安沫筱折了树枝把火烧旺。

    用拜托风瑤事先准备好的整鸡插在铜叉上架火熏烤。慢慢的撒调料,慢慢的等待着鸡的香气散发,慢慢地等着它熟透……

    风濑难得没有风飏在边的况下会如此安分。连风瑤都不得不佩服安沫筱的烤味吸引力强悍。

    “咕噜咕噜——”风濑已经不知道咽下了多少次口水了,安沫筱还不宣布鸡烤好,馋得他眼都快直了。

    “呼呼——”

    安沫筱吹吹被烫着的手指头,含在嘴里,抽出匕首把鸡片了下来摆在盘子里,撒上孜盐类的调味品用刀挑了去喂风瑤。

    风瑤张嘴咬下一块嚼了嚼,眉飞色舞:“好吃!”

    “我也要,我也要!!”风濑张牙舞爪就想扑,风瑤完全不给机会。安沫筱看得都余心不忍。拨了一半给他,风瑤虽然不乐意,看在安沫筱分给他的份上也没有阻止。

    风濑迫不及待往嘴里塞了一块,脸上表那叫一个满足……有种死而无憾的感觉……

    “没想到你手艺这么好。”风瑤用安沫筱削的木签夹着片,她笑着把骨头递给小松啃着解馋,(这松鼠怎么被她喂成了杂食动物?!)“我是王上送来府上做饭的厨子。我没告诉过你吗?”

    “没有啊。”风瑤愣了一下,她居然是个厨子?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