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5、比冬天还冷的男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摆开自己的工具,利落的抽刀,下刀。时不时顾着一旁的锅碗瓢盆,时不时瞅着腌制的时间,时不时注意着灶上的锅煮得怎么样了……安沫筱就这样一心多用的指挥着御膳房里的人团团转。

    澜凕趴在厨房外的树干上注意着周遭的动静。除了多心的林金成以外,似乎没有别的异类在周围。

    安沫筱偶尔会看向正好对着窗户的澜凕。它不喜欢厨房,除了找东西吃的时候以外。但它却可以耐着子陪着她在厨房里大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吗?

    “第二灶上的锅端走,放铁盘。牛呢?腌好的那个,端给我!”安沫筱在围腰上摸摸手上的油渍,接过下人递过来的木盆。里面是腌制好的牛排。

    在铁板上匀上油再把牛放进去煎。她今天想做西餐。素斋的话她总觉得配衬不上风飏的卓然超群。大锅饭的话,(偷笑)是不是太低级了?无论是精致的小炒还是美轮美奂的拼盘她都觉得上不了档次。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做西餐。

    安沫筱衣袖还挽在手肘处,腰上除了围腰还多了一副刀具。跟着呈膳食的小太监的后到了蓝迦忇所在的宫后,她不许他人摆放餐碟。而是先一步跪见蓝迦忇:“民女有个不之请。”

    蓝迦忇很好奇:“说。”

    “请王上给一个口谕,无论民女将要做什么举动,都免民女一死。”安沫筱很大胆。大胆到蓝迦忇都忍不住猜想她将要做什么。

    风飏双手抱在前坐在一旁一语不发。蓝迦忇笑着准了。

    安沫筱磕首,站起来取过碟子摆放在圆桌的两端。整张桌子就配了两张椅子,除非她是傻子,不然不可能不明白只有这两人用膳。

    然后她从自己的道具袋里取出四把精致的小叉子,一大一小,规矩的摆放在两张碟子旁边。接着她转邀请风飏跟蓝迦忇入座。

    蓝迦忇甚是好奇她要搞什么花样,没有犹豫,直接走过去坐下。风飏缓步入席,也被她挑起了好奇心。

    安沫筱将一个小太监手中的托盘盖掀开,一股带着酒香的味散发出来。蓝迦忇吸吸鼻子赞道:“好香!”

    她将托盘里整块煎焙出来的牛放在桌上,接着顺手去抽腰间的长刀。四周的侍卫“哗”一声,集体抽出了佩刀。她见状,左手插在腰间,右手把玩着餐刀看了眼蓝迦忇。蓝迦忇微微頜首,侍卫的刀整齐划一收回。

    她下刀极快。风飏注意着她的刀法,感觉很眼熟。如果他能联想到月族的刀法,唔……他可能会想起来……

    将牛切好后,她用小铲将分盘摆放在风飏和蓝迦忇面前事先摆放的大碟子上:“请慢用!”

    沙南自觉的上前一步,夹起一块牛打算试吃。安沫筱眼眸一肃,不等弯腰的他下一个动作的做出,餐刀毫不犹豫抵在了他脆弱的喉间:“放下!”

    侍卫的佩刀再一次抽出,蓝迦忇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沙南,看来孤今天只能豁出去了,才能吃到美食啊。”

    沙南为难地皱眉:“王上……”

    “无妨。风大人在这里,就算有毒,孤也不惧!”蓝迦忇伸手,修长的手指指着餐碟旁的叉子问安沫筱:“孤该用那一把?”

    安沫筱递上稍大一些的叉子,蓝迦忇接过去插上牛就吃了下去。沙南的心脏都快跳出了嗓子眼。万一……万一……

    风飏拿起面前的叉子叉起一块牛,看了看,勉强张嘴浅尝了一口。那口小得安沫筱都要以为他根本就没碰到唇齿。

    “果然是美味——”蓝迦忇眉飞色舞,风飏的神也舒展了些许:“的确美味”。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但话已至此,看来,还算合胃口。

    面点,浓汤,蔬菜,水果……

    安沫筱一一伺候到尽善尽美。到最后蓝迦忇直呼好饱。

    “孤从来没有吃得这么饱过。哈哈哈……真是爽快!”

    风飏虽然没有蓝迦忇吃得那么多,相对而言也着实吃了不少。沙南皱皱的眼角因为蓝迦忇的开心而舒展。

    不容易啊。第一次,风飏大人在宫中用餐没有砍了厨子,还吃下不少膳食……

    这也让沙南对安沫筱刮目相看。这姑娘不是空有其表,果然有两把刷子。

    风飏依然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看得安沫筱纠结。她最不愿做的事就是用脸去贴冷股。说不好听点她这种格叫懦弱;说好听点这叫知难而退。

    反正,她不喜欢伺候风飏这种半天蹦不出一个字的主。像谁抢了他老婆一样,别扭死了。

    蓝迦忇高兴地开口:“难得风大人能在宫里吃得这么顺心,能让风大人赞……果然该赏,来,赐!”

    “谢王上。”安沫筱不紧不慢下跪,磕头,谢恩。其实她很想骂娘。老子最不喜欢下跪,你居然还老让我跪……

    “还有,既然谢姑娘做菜能得到风大人的赞赏,不如就随风大人回府吧……”蓝迦忇话一出口安沫筱就皱起了眉头。风飏仍然面无表:“是。”

    是?逆来顺受的小受样,是个P!

    安沫筱心里咒骂着,当即说:“恕民女无礼,有负王恩。民女即将出嫁,无法随风大人回府。”

    “啊,你不说孤险些忘了。你与温琅瑄有婚约。这样,风大人难得看中一人。你便随风大人去了,温家那边,我去说。”

    啥?一句话就如同一巨浪把她拍死在了沙滩上?!

    她就这样被发配出去了?

    开什么玩笑???

    安沫筱紧抿着唇,瞪着风飏。期待他因为厌恶而驳了蓝迦忇的面子。可风飏一点也不给她面子。不但一句话没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安沫筱疯了!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