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9、 西红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琅瑄是如此的深冷炎,冷炎是如此疼琅瑄。看着他们,我真的很羡慕。不知道我将会在未来的什么时候遇见深我亦是我所深的人。看着他们,我才明白什么才是的境界,什么才是的升华。

    取下头上的发簪,任由长发散乱垂下。轻抚着发簪上的流云,仿佛又看见了墨轩,看见了自己第一次为他梳理长发时的窘样,慢慢的学习,慢慢的熟练,到后来轻而易举的替他梳好头发。这是他对她而言,唯一一个纪念品了吧。走的时候以为没带上,后来才发现,簪子一直在背包里的夹层小心存放着。

    “在做什么?”温琅骅晃着手里的扇子姗姗而来。见她倚靠在树下望着月亮出神,不免好奇。他对她的一切都好奇,任何,只要与她有关的。

    “在想,天空的颜色和你眼睛的颜色是一样的。就好像整个天空都存在了你的眼里。”安沫筱没看他,依旧望着天,嘴角噙着浓浓的笑意。温琅骅看着她的笑微微呆滞。那种笑,就是人们所谓的幸福吗?为什么光的看着那抹笑靥他的心底都会觉得温暖?不想到温琅瑄,他也知道什么叫幸福的温暖吗?他和萧冷炎的感,如果没有深刻的和温暖的幸福,还有什么可以支撑他们一路走来,宁死不渝。

    “你比较喜欢我的眼睛,还是比较老三的眼睛?”温琅骅忽然一问,安沫筱侧首看他。细腻白皙的皮肤,不仅明亮清澈还带着着淡淡蓝色的眼睛,出的光芒柔和温暖。

    “我听温琅瑄说过,你和他是一个母亲的同胞兄弟,所以说你们的眼睛是一样的。别问我这么幼稚的问题,好吧?”安沫筱星眸淡转顾盼生辉,看在他眼中是撩人心怀的眼芒。

    “不一样。”温琅骅学她仰望天空又柔又亮的栗色头发,光泽熠熠。蓝色的眼映衬着蓝色的天,仿佛整个天空都装在了小小的眼眶里似的。“无论是爹,或者是娘,还有你,你们在看见我和看见琅瑄时的目光都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

    安沫筱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有什么不一样吗?

    的确有些不一样。

    虽然不知道温琅骅的娘亲看他时的目光是什么,光看温琅骅的强势就知道他的品行与温琅瑄是不一样的。任何一个温柔的人都会引来别人的温和对待,相同,任何一个强势的人引来的,要么是别人的畏惧,要么便是的他人的厌恶。

    不一样……

    没有谁与谁会是一样的,为何要去求一样的对待?

    “温琅骅。”她仰着脖子歪着头,看向温琅骅,“你对我能像温琅瑄那样温柔吗?”

    “我……应该可以做到。”

    温琅骅沉吟片刻给予回答。

    “可以做到和自然的坐到是两码事。你都无法肯定的说你一定可以做到像温琅瑄那样温柔,又干嘛非要去强求别人对你也要和温琅瑄一样的温柔?”安沫筱勾起的嘴角在温琅骅看来就是耻笑。耻笑他的不懂与任

    “你在笑话我?”

    “不,我不是在笑话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没必要去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你能刻意做到和你随就能做到的事,你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温琅瑄可以为了一道汤菜横跨一个国界的距离,你可以吗?我想,你怕是会笑话他的举动。但是,这就是温琅瑄的行为做法。你可以为了得到一样东西,用尽一切手段,哪怕是不择手段,也定要得到。可是,温琅瑄却不会。这,就是差距。”

    “我和琅瑄的差距?”

    “是人与人的差距。”

    “人与人的差距?”

    “对。”

    温琅骅沉默了。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东西会是一模一样的。哪怕你很肯定的认为,那是一样的,但不管是从质量还是从外观去衡量,都不会有一模一样完全相同的东西。所以,你所纠结的问题完全是一个不用去成立的问题。”

    温琅骅不语,望着她良久,忽而问道:“你认识我妹妹?”

    “你妹妹是谁?我好像不认得。”

    “温琅芊!”

    “啊?”安沫筱惊讶的叫了一声,跳了起来,“对了,她那个侍女是有说她是乾国温家的四小姐。你要不提起来,我还真没注意,你们的名字其实就差了一个字。”

    温琅骅瞪着她:“你难道就没想过救下了温家的四小姐会得到怎样的报酬吗?”

    “报酬?”安沫筱突然垂涎的眨眨眼凑近了温琅骅:“可以得到什么报酬?金子?银子?还是别的什么有用的东西?”

    “钱财随你开口,东西随你要。”

    温琅骅说这话的时候财大气出的样子逗得安沫筱“哈哈”大笑。

    “温老二啊温老二,你还真是个榆木疙瘩。”

    温琅骅一听拉长了脸:“此话怎讲?”

    “温琅芊不是我送回去的。况且救下她只是个意外,救下她之后我也遇上了很多的意外。所有的意外凑在一起,就不能称之为意外了,只能说是命中注定!我遇上她是注定的事,后来遇上温琅瑄也是注定的事。遇上了温琅芊再遇上温琅瑄最后遇上你温琅骅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所以,条件,要求,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明白了吗?”

    “不明白!”

    安沫筱说得快,温琅骅答得也快。他就是不想跟她把关系撇得太清。撇来撇去,他很有可能就被她绕进了沟里,跟她划清了界线。他才不要!

    安沫筱没料到温琅骅答得这么利索。确信自己刚才那番话差点把自己都绕了进去,他居然分析得这么快?怪不得敛财是一把手,果然才思敏捷,她自叹不如!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