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7、绯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冬天最缺什么?最缺的是绿色。花花草草耐寒的甚少,特别是位处北方的蓝国,本就少了许多花草的生趣,到了冬天,除了腊梅,怕是鲜少能看见别种的花儿。不错,她安沫筱今天就做的花宴。

    明小二一绸面棉袍,估摸着是掌柜的新制的吧。站在三楼的楼门前看着一道道菜肴盛上,报着安沫筱事先拟好的菜名报着:“正月梅花香又香,二月兰花盆里装,三月桃花连十里,四月蔷薇靠短墙,五月石榴红似火,六月荷花满池塘,七月栀子头上戴,八月丹桂满枝黄,九月菊花初开放,十月芙蓉正上妆,十一月谁先供上案,十二月腊梅雪里藏。”每一句对应冷两盘,真就似将各色的花摆上了酒桌,让人赏心悦目又让人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又怕破坏了那美景,动一动又怕那花香溜走。看得桌前的贵人们又惊又喜,又难耐。

    “冷24道,齐,开席……”明小二清亮的声音吆喝着,却不见食客动筷子,心中纳闷,这菜开始吃了,这些人看着美食怎么都不动呢?谢姑娘才厨艺真是非同一般,居然能做出这么精美的菜肴,巧手啊。

    “请。”正座上的睿智老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座各位互相寒暄着,才拿起筷子。

    “的确别有一番滋味,难怪温老爷子坚持要在这里设宴。怕是宫里的厨子也不比上这里的别致吧。”说话的人浓眉大眼,眼眶深邃,五官尤为深刻,细打量,颇有塞外风。黝黑的皮肤健康的体魄,与平原盆地的男子差别甚大。

    “哪里哪里,能得到苏里唐的称赞是温某莫大的荣幸。请,请!”诶,还是老一的寒暄,客,面子,风度,男人与酒。

    原来还想看看这些人到底高贵到什么程度,看来看去结果却索然无味。安沫筱悄悄下了台阶回了后院。奋战了三天,她需要洗澡休息。浑都臭了吧。

    欢快的跳进浴桶,洗完澡就是神清气爽。澜凕看着她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刚穿戴完毕,就有人敲门。门外的声音急促不安:“姑娘在房里吗?姑娘?姑娘?”拉开门,却没想到是明小二。“什么事这么急?”这会儿他不应该在三楼吗?“三公子差我来请你。”明小二惶急火燎的拽她。“出什么事了?”安沫筱冷不防被他一拽,踢着门槛差点跌倒。

    “慢点慢点,我的袖子。”

    “站住小明。小明……小明,站住!”安沫筱无奈地拔高了声音,迫使明小二停下慌乱的脚步。迎上他慌张的目光指指自己,讪笑道:“小明,你不会是想姑娘我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去外面吧?”“这个……那个……”明小二搓搓手,看了看安沫筱的着装,确实不妥。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就一会儿,明白?”嘱咐完,安沫筱跑进房间运转灵力蒸发掉上的水气,连带头发也变得干软。打开铜镜前的首饰盒,为数不多的首饰只有她在墨宛过第一个生时墨轩送她的玉簪在整个盒子里算最值钱的了。犹豫片刻,她将头发挽起,用玉簪髻住,一个简单的发髻成了。她也就只会这个了。平时都是用发带或者布条七扭八扭捆住算完事,看得澜凕都着急撞墙。

    跟随明小二上了三楼,一路上她已了解发生了什么事。那什么外邦友人吃完菜,被蓝国那位贵人刺激后叫随从拿了个什么吃食挑衅。明小二说吃食是红皮儿的,但从未见过。星悦楼的菜谱算是东南西北包罗万象了,连星悦楼的人都没见过,看来是个稀罕物,外邦人是有意刁难。

    “细尘。”一见安沫筱,温琅暄便迎了上来,揽着她的肩走到温老爷子面前,大大方方介绍:“爹,这位就是谢细尘。”“嗯,的确秀外慧中。”温老爷子只瞟了一眼,随意夸了一句,安沫筱也没过多理会老爷子的话。你地位高,我还不稀搭理呢。哼!

    “细尘见过各位爷,给各位爷请安了。”安沫筱落落大方的行了个完美的大礼。看这几位的架势,不是皇亲就是国戚。况且这世界有几人能穿黄绸面的官靴。

    “细尘,这就是拓跋公子带来的异果。”温琅骅将桌上的托盘推到她面前,“要考考你,这样东西该如何吃法。如果错了,或做出来的不美味,你小命不保。”

    靠,你们斗你们的,干吗拉我垫背。安沫筱心中咒骂,面上若无其事地笑着问:“那我需要做几种吃法才算过关?”眼扫过众人,目光最后落在桌子中间。“一种就行,别到时候说我们欺负人。”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