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1、 谁采谁的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啊!”惊得一群飞鸟冲向天空。

    “啊!”吓得走兽四散奔忙。

    “啊!”澜凕已经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却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啊!”只有一个人在笑。

    “啊!”只有一个人在哭。

    “呼。”安沫筱倒在地上气喘吁吁,“累死我了。”再看萧冷炎,泪眼婆娑,长发与杂草纠结,衣衫褴褛。上青一块紫一块。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浑哆嗦。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负责还不行吗?”安沫筱被他盯得心里发毛,貌似真的玩过火了。这里怎么说也是古人,思想还没那么开放。不对啊,他是采花贼啊,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些虚的。“等等,我不负责,我又不是男人。你自认倒霉吧,到我手里以后这样的事会经常发生的。”哼哼,先恐吓,以后嘛,以后再说咯。“去,弄点吃的,我饿了。”黑灯瞎火,大半夜饿了。“去不去?”

    萧冷炎动作缓慢的站起,动了动手脚,她下手看似狠辣,上也是伤痕累累,却都只是皮外伤。没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做,他也不甘不愿,所以他决定跑路。

    “你最好乖乖的回来,不然毒发了我可不管,七彩祥和的毒,做为采花贼的江湖老手应该不陌生。”

    “姑娘真大手笔,对付我这么一个区区小贼使的却是七彩祥和。”萧冷炎冷着一张俊脸,就差没扑过去将她拆骨嚼咽进肚子,一洗前耻。

    “顺便告诉你个事,本姑娘百毒不侵,别在浪费你的药了。”她添着树枝,让火堆烧得更旺一点。

    萧冷炎蹙眉,难怪他刚才使了好几种药,她都置若罔闻。以为她不知道,原来她百毒不侵。这回真要栽了!猛的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他惊得跳至一旁,却见是一件青色的袍子。

    “穿上,万一遇上采花贼,你吃亏了没事,我可不能亏了。”萧冷炎听完死的心都有了,这个女人真不知道他在江湖上的名气吗?还是故意装的。

    一路就这么悠闲的走着,看着她追完画眉追狍子,整完老虎整猴子。偶尔还跳出各路来历不明或喊得出名号的人找她的麻烦,都被她一一摆平。当然有时候她也会挂彩。可她就像个萧冷炎想破脑子也想不出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人。

    可算是见着城镇了,安沫筱乐得手舞足蹈,直奔城门。好吃的,好吃的!!

    “仓央城?这么大啊,跟翔合城有一拼了。”她自言自语着,萧冷炎回望她一眼,似惊诧她不知道仓央城是什么地方。

    “仓央城是蓝国首府。”萧冷炎冷嘲道。

    “噢,蓝国首府,呀,那不就是首都吗?神啊,我走了这么远了?!”她逐渐石化的表引得澜凕也多看了两眼。

    “你从哪儿来的?”萧冷炎乘机打听。

    “你管!哼!”安沫筱一偏头,向城门走去。

    不愧是最会玩的国家。光看大街上卖的小玩意就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又到秋天了,好似每次安顿下来都是秋天的时候。安沫筱坐在星悦楼分店的二楼上,看着熙熙攘攘的大街,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久久不能自拔。诶。不想了,吃饭,吃饭。天大地大肚皮最大,饿死了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自己啦。

    也未看菜单,张口就来,那些个菜名听得小二也一愣一愣的。点完菜见小二还站在桌边,这回换安沫筱愣了。

    “我脸上有花?”

    “没有。”小二愣愣的答道。

    “那你还不去传菜。”安沫筱支起头看着小二哥。

    “不瞒姑娘,您点的几道菜只有在乾国的总店才有。毕竟谢师傅只有一位,他也不收弟子,唯一的传人谢姑娘还不知影踪。”小二低头哈腰的赔笑。

    是啊,她忘了这茬了。而后笑着说,“那就随便上几道拿手的菜吧。”

    “客官稍等。”小二哈着腰,殷勤的笑着跑下去。

    抬眼看见萧冷炎探究的目光,她明眸善睐笑着喝了口茶水:“想问什么就问吧。”

    “哼!”萧冷炎媚眼一白,偏向别处。他已经去打听过了,却没有丝毫结果。

    “哈,还使起子来了,看来是我调教得不够啊。”安沫筱清澈明亮的眼眸闪过狡诈的笑意。萧冷炎闻言顿时收敛。

    调教!子啊,救救他吧,他真的是天天被蹂躏啊!!!好歹他也是一代枭雄,呃,称枭雄有点不妥。好歹是一代名流吧。咳,不说名流,上次说名流她居然说千万别去做人流。虽不明白人流是什么意思,看她笑得那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词。嗯,他好歹是当当七尺男儿,被一名不转经转的女子欺辱,他就痛心疾首!

    “呵呵。”她又笑了,她又笑了。萧冷炎紧张的盯着坐在对面的女人,她看着大街笑着,笑声婉转悦耳,他却知道那只是假象,假象!她骨子里就是一魔鬼!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