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幸福就是遭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王八蛋!安沫筱披头散发,衣衫凌乱,气息不匀。警惕的站在地上盯着闲趣的墨轩心中咒骂。她狼狈不堪,他却衣衫整洁,有条不紊。

    一觉睡醒,在屋里同他吃了晚饭,心里刚美得颠地,他跟着就翻脸了。又是惩罚。理由是她偷偷离家出走。愤怒!

    讨饶了,承认错了,他还不依不饶的捉弄她。想着激动的声音不由高了几调:“我算个什么东西,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无耻的赖在墨宛,先勾搭了墨大人,又引的了苍宇弈,一个人尽可夫的娼妇,何需你翻山越林从苍国追到乾国……”

    “啪!”墨轩面若冰霜,透着丝丝寒气。手边的檀木桌已成了碎木。他紧抿的唇畔一片苍白。

    她竟然,竟然如此作践自己!

    拔了拔乱发,她拉开房门,不由一愣。门外那名温润的少年,苍白的面容,失落的神,映入她的眼帘。她一闪,踏上栏杆,飞速奔进夜幕中,那道红色的影,瞬间被黑夜吞没。

    “凤先生,这么晚驾临寒舍不知有何事?”墨轩紧握的双拳松了松,双手负于后。上的寒气却似感染了眼前这位男子。

    “我是来,给安姑娘道歉的。”凤子詹紧了紧眉头。

    “为何凤先生每次见到我家沫筱都要道歉呢?”不温不火的笑。

    “子詹似总惹得安姑娘受罪。”眉间淡淡的惆怅在墨轩的眼中是那么的刺眼。

    “凤先生多心了。”墨轩冷硬的声音在黑夜里开,换言之,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就不用插手了。

    “子詹告退,望请墨大人善待安姑娘。”凤子詹深深作一揖,转离去。墨轩中气血翻腾,嘴角沁出猩红的血色,他只是淡淡的抹去。

    穿过层层树荫,月下的林子显得几分诡异。用手沾了冰凉的河水拍在发烫的脸上,安沫筱眼中一片凄然。

    抬头望月,她眼中一滴泪也没有,干涩的眼眸只痴痴地望着高空悬挂的弯月,娴静得叫人忽略她的存在。如果不是着一抹红色,她怕是要融进这夜色中,再也寻不着踪迹。

    她的宿命究竟是怎样?一向随遇而安的她此刻却非常想去找个算命来看看相,说道说道她的前世今生。

    她的愿望很简单,遇上一个平凡的能让她安心的男人,结婚,生子。出而作,落而息。没有大风大浪,没有跌宕起伏。

    墨轩不是,他的光环太多。凤子詹不是,他的孤傲不是她所能承担的。她边的人,还有谁?水月?暗月?神啊,就不能让她边出现一个正常一点的男人!!!

    忽然想到了闵诺齐,那一个让她一直以为自己得刻骨铭心,却不敢述说的男子。她唯恐自己说出她的,他就与她分道扬镳。她总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看似美丽的感,他总说,不是他们没有感,而是他们没有发展的平台。什么是平台?一个能面对面交流,去了解的现实空间。她其实很想去创造一个机会,只是一起风,她就如浮漂一样,经不起风吹雨打,就支离破碎。看似敢敢恨的她,其实是一个弱者。一个只会把自己缩在自己的壳里凝视自己的伤口,慢慢忘记疼痛的弱者。

    墨轩不是闵诺齐。她将两人分得很清。她知道她是在谁,可是,为什么两人的宿命如此相同?老天爷真会开玩笑,让她绕了一个大弯子,来到这个世界,给她的感,却同样的遥远。她能跟墨轩谈?她能恣意的让墨轩与她一起沉沦**?答案很明确,不能!既然不能,又何苦让他们如此相互折磨。

    幸福,她知道其实很近,近在眼前,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抓。只能眼睁睁的看它离自己越来越远,咫尺天涯。

    “澜凕,我其实,不适合去考虑问题。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往往在我脑子里分析完以后,就会变成另一个结局,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虽然平时我看起来很快乐。”哀伤的语调在夜空中缓缓开。“与其说我不懂,不如说我不敢。”

    澜凕安静的坐在她旁,白色的光团向半空,炸开,漫天洒下,星星软软的充盈着一片树林。很美!

    她笑了。微风拂过长发,撩起她的裙摆,在柔柔的光幕下散开。

    “澜凕,我们走吧。”她起,拢了拢单薄的衣衫,澜凕却扔了个东西在她脚边。她弯腰一看,是自己的背包和一衣服。“呵呵,知我者,澜凕也。”

    “这个戴上。”澜凕伸出爪子指指掉在草地上的白色坠子。

    “这个,和你以前在额头的佩饰是一样的啊。”安沫莜拾起来,两眼放光,“好东西啊。”漂亮的东西总是让人喜欢。

    “恩,戴上。”不同以往的诙谐口吻,专注的看着她戴上坠子,挂在脖子上。坠子上的光芒与它额前的徽记相呼相应。

    一个小小的影从澜凕脚边窜上她的肩头,亲昵的用毛茸茸的脑袋磨蹭她的脸颊。她欣喜的抓过那个小东西亲了好几下。

    “小松!哈哈,小松!”

    这一夜,她再一次“逃亡”,一如上一次的离开。聪慧的她,其实最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暗月抬头望着月光,清冷的月光像墨轩的眼神,无无求平静温和。回头看去,墨轩的房间早已漆黑一片。他和安应该歇息下了吧。

    安……

    似精灵般的女子,顽皮却温柔细心。

    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最担心她的,不是自己也不是息。唯有他们的大人,每每夜牵肠挂肚,哪一天没有她的消息,他不仅什么都吃不下,连事也静不下心去处理。

    她念出的那个咒文……

    墨轩的那个誓言……

    暗月担忧的蹙起浓眉。每与她见一次,墨轩的体就受一次创伤。他不说,他们怎会不知。忽然很害怕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倒下。倘若真有那么一天,他倒下的时候,她会不会哭……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