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决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除了头疼得晕眩,并无其他大碍。她自觉没什么大碍。倚靠在男子放下她时安置的软椅上,喘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砰砰乱跳的心平静下来。

    “谢谢。”她想男子道谢。

    “嗯。”男子淡淡应道,端了一碗腥气很重的东西给她,递到嘴边:“喝掉。”

    她别开脸干呕。不断摇头,“我不喝!”

    “喝下去!”没得商量。她挣扎着躲闪,他脸上挂着的假笑惹得她更加气恼。伸手去抓他的脸,他微微仰头,躲开她的爪子。只是轻轻一挥,挡开她的手,反手将她制住,捏住她的下巴,将碗里的东西悉数灌入了她的嘴里。

    直到她吞入腹中,他才松开手。

    她趴在边,不停干呕,可什么也呕不出来,那种感觉难受得她似猫抓般焦躁。

    他什么都不再说,只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她折腾。

    他倒了一杯茶水,慢慢的饮着。她终于停止了剧烈的呕吐,她想握起拳头,怎奈何手脚无力。最后只能软软的趴在边上喘息。

    “鲁莽。”

    他的评价。

    她看他一眼不说话。

    鲁莽?她都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鲁莽算什么?

    暗月曾哄她,澜凕珠认她为主,不可能分离。其实澜凕珠可以与她分离,但会耗费整个人的心血去承受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心已经够疼了,她不在乎再疼一点。

    决裂!

    真真的决裂。不仅仅是与澜凕珠决裂,还是跟他们所有的人决裂。

    她知道自己自不量力的想去保护他们是痴人妄想。可她从来到这里开始就认识他们,他们的关心,照顾,无一不让她心生感激。她想感激他们,也在乎他们,尽管知道他们在利用自己,她还是以他们为先,以他们为虑。可澜凕的话,让她的心很凉。

    难道她与他们之间除了利用关系,就再没了别的联系吗?

    她转蜷缩在上,他走近,给她盖好被子。无话。

    “你需要利用我做什么?”

    她忽然的问题让他微微一怔。

    “说,需要我做什么?”

    她不敢再相信这温是真的。害怕这种温是假的。她干脆挑明了问个清楚,他到底是想利用她做什么?

    “我已经没有澜凕珠了,也没有灵力了,除了这副体,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吗?”

    她的声音从义愤填膺的惊然到最后的小声低喃,他置若罔闻。

    她把头陷入被中,埋在里面,承受着那种人的窒息感。他看她,一直等到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时,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摔在了上的另一边。

    她瘫在上,喘着粗气,浑犹如筛糠般颤栗。张大了嘴,无声,仿佛在歇斯底里的呐喊。泪,蜂拥而出。他站在边,垂目,等待……

    眼泪混着鼻涕涂面了整张脸,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她紧绷的体渐渐缓和下来,他丢过一张温的布巾盖在她的脸上。的湿气窜入鼻息,她缓缓抬手,隔着布巾,捂在脸上。

    “死,很容易。不过,你的命是我救的。我不许你现在死,你想死也死不了!”

    他的声音低沉,缓急适中。透着的是不容人抗拒的严厉。

    如果他的脸上没有挂着笑容,安沫筱会觉得他的严肃理所应当,可他脸上偏偏挂着微笑……这让她有种黑白颠倒的荒谬。

    “别笑了,真的别再笑了。”她一手抓着布巾,一手捂着头,痛苦求饶。

    他似乎十分疑惑她总是不断提醒他不要笑的这个问题,疑问道:“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伸手不打的是真正笑的人,哪怕只是装笑,也拜托你笑得自然一些,行吗?”她的痛苦他无法理解,他的疑惑她也无法理解。人人都知道,假笑也是有限度的,为何这个人的笑就那么叫人难耐。

    他的嘴角慢慢从上扬的弧度落回直线,微弯的眼眉也恢复到自然的角度。这回,那张英气人的脸上印刻的是人的威严和肃穆。他仿佛就是天生的王者,适合他的神唯有这份庄严。可他为什么总是要那样笑?

    心中虽然抑郁,经过这一折腾,她纠结着困乏地钻进被子,不去理会男子的一切。蜷缩成虾米一样,抱着双膝,昏昏而眠。

    一个抱着绝望之心,视死如归的人,她还会惧怕别的吗?他再怎样的威严,再怎样的吓人,她都觉得无所谓了。要杀要剮悉听尊便。没死,她就多吃一顿饭,死了,就少吃一顿饭。活不活,死不死,活得怎样,死了又怎样,都不在她思虑的范围之内。

    他的指尖闪过七彩的淡芒,片片芬芳的花瓣凭空出现,散落在上,被上,她的发间……

    花瓣编织成无形的网状,成结界,将她圈入期间。

    他转,步伐稳健。不曾回头,也不会担忧。开门,转,关门。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