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承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澜凕半阖的眼眸透着冷冷的光,他被她遗弃了,还是算被她抛弃了?他握紧了小拳头,安沫筱拿起水壶晃了晃,坐回了灶前生火烧水。

    “澜凕,我不知道我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是怎样的命运?我知道你不愿让我去面对,也不愿意去承认那个事实,但是,我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安沫筱的话如惊雷炸在耳旁,炸得澜凕的耳膜嗡嗡作响。

    火光闪闪的映在安沫筱的脸上,两人都不说话。安沫筱只是注视着灶膛里的火,而澜凕看了她许久,未曾只言片语。

    他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慢慢地说:“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没想到你会猜到那么多。”

    安沫筱不曾动。

    他瞟她一眼,继续说:“安,我不能说。唯有你自己去经历,才能得到必定的结果。”

    “结果已经是必定的了,还需要隐瞒?”

    “这不是隐瞒。安,我没有隐瞒。”

    安沫筱低着头,冷笑。盖弥彰的借口。亏得她还想着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混着过子就行了,别再连累他跟着自己遭罪。谁知道,他居然找上门来让她去遭罪。

    “安沫筱!”

    澜凕喊她的名字。她抬起头,毫不掩饰嘴角的冷笑,笑得那样的讽刺和悲凉。

    “澜凕,其实,我是目的很简单。我知道我不管处任何地方,都会招惹来是非。所以,我不跟你联系,几乎切断了与你的联系。只因为我不想你跟着我遭这份罪。”

    水烧开了,她站起来用布巾包了大铁壶,把水倒入水壶里。捧着水杯,她垂着眼帘,不去看澜凕。

    这一刻她对澜凕很失望,对墨轩很失望,连带对二月也很失望。

    她是那样的担心他们,那样的害怕他们受到伤害,而他们呢?只是急于将她推入深渊……

    心,很凉。

    透心的凉意爬满全每一处细微,捧着烫手的水杯,她不敢放下,她怕一放下,她会冷得哆嗦。

    澜凕听完她的话呆住了。在他们中间,她的能力是最差的,而她却想的是如何去保护他们?

    “你们走吧。即便是你们把我捉回去,我也会逃出来的。那个牢笼困不住我,即便是再坚固的枷锁,也束缚不了我。”

    “你上有我月族的圣物,我们怎么可能对你放任自流?”

    澜凕慌不择言,此话脱口而出的后果他完全没有想到过。安沫筱本低垂的眼帘在听见此话时睁得圆圆的。

    她放下水杯,双手紧握。只听得她轻声默念:“扬,风霜之雪雨;飘,絮柳之桑华。请聆听我的起誓,吾,以气为盟,以血为契。向您宣告——决裂!”

    澜凕珠自她口迸发出夺目的光芒。澜凕被珠子强烈的光与灵力憾在原地动弹不得分毫。暗月先水月一步闯入厨房,只见满屋的白光,耀得他睁不开眼。

    水月后一步进屋,光已弱了下去,他清晰的看见澜凕珠从安沫筱的前直澜凕的额头。

    澜凕本就是澜凕珠的载体,承接住澜凕珠的他只是一踉跄,形在接到珠子后瞬间长至成年状态。

    安沫筱口中喷出心血,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飘零无助,倒向地面。头磕在灶台上,顿时流血不止。

    “筱筱!”

    水月惊呼,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安沫筱转拔腿往外走。

    “站住!”

    澜凕的声音不再稚嫩,相反,他的声音带了些漠然与冷酷。冰凉的砸在水月与暗月心上。让二月萌生不寒而栗的念头。

    “没我的许,谁也不能将她带走。”

    二月相视一眼,两人都在踌躇动还是不动。

    “她,我先带走了。”

    一阵风掠过,水月只觉怀中一凉,手中一轻。低头,垂目,安沫筱已然不见了踪影。

    澜凕恨愤地夺门而出,追着那阵风就冲了出去。

    “把她放下!”

    二月在屋内听见澜凕的吼声这才省过劲儿来追了出去。

    他们只看见安沫筱灰色的衣摆在风中姿扬。那人只回眸淡淡一瞥就令二月定在原地。

    那是何人?

    他为什么要带走安沫筱?

    澜凕白色的灵芒直袭那人后背,灵芒出,却像是打入了浩海,没激起半点波浪。

    男子突然加速,似一团由花瓣组成的结界围遍全,霎那从澜凕眼前消失。

    澜凕第二道灵芒无声无息在黑夜中散灭。

    水月张张嘴,神色颓然,暗月沉着俊颜不去看澜凕。待到体自由,他与水月不用招呼,同时向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澜凕单手负于后,久久而立。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