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癔症的乌洛婆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湘纪不紧不慢的替安沫筱包扎完伤口,一枚银针期然间向乌洛。乌洛闭嘴了。垂着头,不敢再造次。

    湘纪冷声说:“婆子,再有下次,封住的,就不是你的哑了。”

    乌洛哆嗦着跪下。湘纪又说:“下去吧。”

    乌洛磕了个头,退出了药房。

    湘纪叫过冠生好生看着安沫筱,与世生也出了药房。

    冠生坐在安沫筱边,看着她一的伤,泪在眼中打转。安沫筱见状连忙哄:“别哭别哭,哭什么啊,我这不还好好的活着么?”

    冠生握着她的手不说话,眼泪哗哗的流。安沫筱反握住他的手无奈叹气:“冠生,你再哭我可就不理你了。哪有一个大男子汉哭哭泣泣的道理。”

    冠生闻言抹去脸上的泪花哽咽着说:“都怪我,要不是我让你一个人去了溪边,也不会着了乌洛***道。”

    安沫筱扯了扯嘴角,疼了一下,赶忙又拉下了脸:“命中注定,你跟不跟,我都得着她的道。好在无事,就别担心了。”

    冠生点点头:“我去给你端些吃的来。你别动啊。”

    安沫筱应道:“好的。”

    冠生三步并作两步出了药房,安沫筱运起灵力游遍全治疗自己的伤势。

    倒霉啊,要不是怕暴露自己的能力,她哪会被乌洛揍得这么惨。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看湘纪和世生的神色,应该是更加相信了她不是灵者的事实。只是,真的要在这谷里直到老死吗?在没有弄清楚世生他们出去除了报仇以外的目的之前,她绝不会泄露自己运用灵力的事

    想到这里,安沫筱停止了灵力的运转。她忽然想到,如果她把自己上的伤势治疗好了,等到明天湘纪来换药,不就等于暴露了吗?

    后背一薄汗,她真是糊涂了。

    冠生喂她吃完粥,找了张垫子,就躺在了她旁休息。安沫筱等到他完全熟睡之后睁开眼。看着他稚气的脸,心中百般滋味。

    到底谁才是可以相信的人?冠生虽说品行上是一张白纸,可他到底是不是湘纪的爪牙?假如他知道了她的能力会不会出卖她?会不会倒戈偏向湘纪?毕竟他们在是一伙的。

    思绪纷乱,安沫筱决定还是按兵不动。

    湘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又给世生倒了一杯。

    世生说道:“乌洛下手不轻,她居然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是真的不能反抗还是刻意不去反抗?”

    “无法知晓。”湘纪淡淡的说。

    世生沉思片刻说:“明你去给她换药时看看她上的伤势较之今好了多少。如果伤好过半,那她就不是灵者。如果伤势好了大半,或者痊愈,那么她……”

    “明白。”湘纪了然。

    虽然他们在外世生活的时间不长,但关于月族的东西他们多多少少都了解些。月族的灵者都有自愈能力。安沫筱上伤势好得快慢与否,恰好是他们去判断她究竟是不是灵者的一个标准!

    第二天,天一直灰蒙蒙的沉。谷里忽然多了很多的飞虫,漫天的乱撞。蜻蜓,蝴蝶,蜜蜂……多不胜数。

    冠生端着饭菜进了药房,放下托盘扶起安沫筱,惊叹地说:“好多飞虫,到处乱飞。连地上的走兽也莫名的多了许多。也不知这谷里是不是出了什么怪物,忽然间平时少见的飞禽走兽都冒了出来。”

    安沫筱张张嘴,眼珠子提溜转。动了动手指,再动动胳膊,挪挪腿脚,站了起来。冠生见状叫道:“你要做什么?想看稀奇也要等伤好了再去也不迟。”

    安沫筱三步并作两步跌跌撞撞跑到屋外。抬头看天,再低头看地。环视四周之后抓住追出来的冠生的手说:“带我去鸡舍。”

    圣母玛利亚,如来佛主,观世音。我滴个神啊,千万别让我猜对了。

    安沫筱心里念叨着。冠生背了她去鸡舍。本就没几只鸡的鸡舍里一只鸡都没有。四下找了找,鸡都在外面的草堆里飞来飞去不得消停。

    安沫筱三两下扯开上束手束脚的绷带对冠生说:“快去找世生和湘纪。”

    “做什么?”冠生不明所以地望着她一脸的焦急。

    “快去!!”安沫筱推他。“我在药房等你们。”

    安沫筱推开冠生,自己跌坐在了地上,冠生跑过来扶她,急得她连推带踢。得冠生无奈地说:“找哥哥和主人很容易,你先别急。”说着取出一截短笛放在唇边吹了起来。

    冠生吹完一段节奏,把短笛揣入怀里,抱起安沫筱就往药房跑。

    “出了什么事?”

    世生与湘纪在药房外和抱着安沫筱的冠生相遇。

    安沫筱见着两人急忙说:“世生,你曾说过,这谷里发生过一次地动对不对?”

    “是。”世生和湘纪对视一眼,莫名她的问题。

    “那一次地动你们可有伤着?”

    “没有,除了屋子塌了以外,我们并没有受伤。”

    “湘纪,我不知道这次地动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会有多厉害。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把你所需要的东西都收纳起来,我们必须现在就到空旷的地段去待着。还有,如果此次我们运气好,不说定能意外毁掉谷外的结界,获得自由!”

    安沫筱的话令世生和湘纪心生疑窦。他们不相信她能懂得何时会地动。但是她的话同样让他们心动。自由,是十分令人向往的两个字!所以,不管后事如何,光这两个字就足以让他们动心。

    世生与湘纪互点一下头,分头行动。

    安沫筱坐在地上扯掉上碍事的绑带,见冠生还在自己边,不由得冲他喊:“你没有需要保护的宝贝吗?”

    冠生看了她好半天,才木讷的摇头。

    安沫筱无语了。

    简直就是鸡同鸭讲,无法沟通!

    ················

    沫兮好像这两天都把章节传错了卷,今天修改过来了。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