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莫名的要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正题:拜托她把冠生带出谷?

    试探她的能力还是真的想将冠生带出谷?安沫筱不得而知。所以她选择明哲保,按兵不动。

    “对不起世生。我没有解除结界的能力。”

    世生的眼中闪过失落。那是一种本存有期望,在得知不可期望时的失落。安沫筱再次选择忽视。即便是她会出谷,会带上冠生一起走,她也不会现在去答应世生。这谷里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不安因素。无法掌控事,她从来不会掺和。

    世生离开了药房,独留安沫筱自己的里面休息。

    湘纪在房间里泡茶。

    桌子上准备了两个杯子。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等房门被人由外向里推开时,她倒满了另外一只空杯。

    “她怎么说?”

    “没有能力。”

    湘纪不由笑了:“呵呵,我知道她会这么说。”

    世生頜首,端起茶杯,在手里转了转杯子,嗅了嗅茶香:“很谨慎!”

    湘纪双手搓着杯子,凝视茶水:“兔子安排她来谷里到底想得到什么?”

    世生不在意地说:“兔子自由她的安排。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既然她说用拿姑娘试药,就继续试下去。不过恰巧解了我上的毒,真是个意外的惊喜。”

    湘纪赞同他的话:“的确是个意外。我以为这世上根本没有可能解除你上的毒。”

    “二十年了。湘纪,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世生一声长叹,手中的紫砂杯化为粉末。

    湘纪给他换上一杯茶问道:“乌洛也跟我们一起出去吗?”

    “乌洛婆子就让她在这里老死就是了。出去做什么?她还有脸出去吗?”世生提到乌洛就一脸的鄙夷。

    湘纪歪歪头:“乌洛当年也是被人迫。毕竟不是她自己愿意做的。”

    世生嗤鼻:“迫?她若没有异心你我又怎会在这里被屈?若不是她推波助澜,冠生又怎会小小年纪中奇毒?如果不是你会医术,将冠生的毒过渡到我上,冠生还能活到今时今?”

    世生沉声,带着悲痛:“湘纪,我会让加害我们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湘纪握住他的手,轻轻的拍着,安慰他说:“世生,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你,我,冠生。只要我们都活着,我就很开心了。”

    世生反握住湘纪的手激动地说道:“不,这远远不够。湘纪,不拿回我们应得的一切,我死也不甘!”

    应得的一切?

    湘纪的思绪飘远,很远很远……

    二十年前,世生十二岁。作为杨家嫡孙,世生过完十三岁的生辰就该接手家主之位。可是,还差五天到世生生辰的那天,爹外出处理事务,在回家的途中,遭到伏击,当场毙命。

    世生叔父夺位,怕将世生暗杀不能服众。只能控制了三岁的冠生,世生将标志族长的令牌交出。可惜的是,世生还没到接管族长的时候,没有拿到密室的钥匙。叔父为表假迫世生自己进了这绝谷内。

    二十年前,她十岁。她,不过是世生娘亲的侄女。一个微不足道的孤女。除了姨娘,谁也不知道她的爹娘是谁,谁也不知道她出何处,谁也不知道当今世上两本绝世医书:《救世》《灭世》就在她上。她自幼跟世生亲,自愿跟着世生进了这谷里。不多久,冠生由被世生叔父贬离家族的乌洛带进了谷内。

    世生为了救冠生,将冠生的毒血全部渡到了自己上。

    纵使他功力深厚,每每毒发也力不从心。

    绝谷。如其名。有进无出。

    人算不如天算。十年前一场地动,将昌江与谷内的暗流连接在了一起。世生本以为可以利用此处出谷,试了几次才发现,绝谷之所以只能进不能出,多半的原因是因为整个绝谷被人设下了结界。

    世生那一刻,真的绝望了。毒发的时候他不再抵制,任由毒气攻心不做任何措施。湘纪几乎崩溃,整个人越发的乖僻冷酷。

    一,湘纪发现谷里出现了外人。她以为终于找到了可以出谷的办法。等救醒那受伤的人一问才知道,他是从西边悬崖上跳下来,不想落进了这谷里。并不是另有出路。湘纪一怒之下杀了此人,并没有跟世生提起。

    谷里接二连三出现了从悬崖上跳下寻死的人。偶尔还有投江的人被暗流冲到谷内。湘纪不知从何时开始用这些人试药。死了,就扔进暗流。没死的,继续试药。慢慢的,她找到了可以抑制世生体内的毒的解药。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承受到最后成为替世生换血的药人。

    湘纪忽然在某一天发现谷里出现的受伤的人内力深厚。她猜测是被她扔进暗流以为已经死了的人没死,泄露了谷内的事

    这些人的体很好。比起那些平民百姓孱弱的体,能更多的承受她所喂下的药的品种。她开始期待来更多的会武功的人。

    谷内的杀手越来越多,被药死的人也越来越多。湘纪,有种莫名的快感。

    然而这一天,进来一个姑娘。

    谁也没料到,这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将改写。

    胜败,无人能定!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