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输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一觉睡醒神清气爽。这种畅快的安逸她已经多年不曾有过了。

    药房里不止她一人。那个冷若冰霜超凡脱俗的女人依然坐在那张超大的桌子前一边翻开着什么,手里拿了三、四个瓷瓶在调配着什么。那个傻呆呆的冠生没有在屋里。一时间,药房里只听得见药炉咕噜咕噜冒泡的声音。

    “我叫湘纪。你可以叫我湘小姐。谷里只有我、冠生、乌洛。如果你听见什么声音,不用害怕。那些都是将死之人的哀嚎,不足为惧。”

    湘纪,那个浑雪白的女人。安沫筱近看了才发现她带了一张人皮面具。很精致的面具,细微处连小雀斑都有……这算不算她的异好?

    “湘纪?”安沫筱轻念她的名字。很有韵味的两个字。“我叫安沫筱。”

    “别把我当好人,我留下你不过是为了试试我新配的药会有什么反应。至于你什么时候会死,我也不知道。”

    试药?731部队的前么?听起来怪渗人的。

    “你已经在我上试了两种药了吧?”

    安沫筱摸摸自己的口,有一团凉凉的东西在口堆积。她没有感觉什么不适,反而觉得心很好。

    “十二种。”

    湘纪很诚实。目光淡定飘过安沫筱,回答确切。

    “呵呵。”

    安沫筱给自己拣了张蒲团坐下,歪着头看着湘纪调配新药。

    “啊——”

    “啊——”

    连续的惨叫和撞击什么东西的震响让安沫筱不自觉扭头寻向声音的出处。她很好奇,也有些害怕。她以后也会发出这种惨叫声吗?然后生不如死的拖着残败的躯去撞击什么地方,以减轻折磨。

    “主人。”

    冠生带着慌张冲进药房,忽然停住脚步“噗通”跪了下去。

    湘纪不看他,也没理他。直到手边的事完活这才小心收拾好瓷瓶径直出了药房。

    “死不改。结界如果那么容易破损,我也不用跟在这里住这么多年了。”讽刺的声音是湘纪的。

    “放了我!!!!!”怒吼,是另一个人的。

    “哥哥,放弃吧。我们是出不去的。”哀求的声音,是冠生的。

    “世生,睡醒了?”醇醇的和煦,是一个年迈的声音。应该是湘纪口中那个乌洛吧。不过,湘纪不是说这里除了她以外只有三个人吗?怎么又多了一个世生?冠生还叫那人,哥哥?!

    更多的好奇和疑问引得安沫筱悄然走到门边,向屋外探头。

    “你就是前些天刚来的那个姑娘?”

    安沫筱侧首。一个老年人可以有这么快的移动速度吗?刚才听她的声音,她离药房应该有些距离吧。忽然间她怎么就到了跟前了?

    护体结界反张开,乌洛惊喜且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腕叫道:“你是灵者?!”

    灵者?好像外界是把有灵力的人称为灵者吧。可是,她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激动?

    湘纪一针出,世生一头载在地上,冠生抱起他向湘纪行了一礼,才转离去。而湘纪等冠生走远了才问道:“?”

    “湘纪,我们,或许可以出去了。”

    乌洛激动得已经快捏断安沫筱的手腕。

    湘纪皱起眉头:“出去?”

    “湘纪,难道你可以忍受这里的寂寞?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哈哈哈哈,苍天有眼啊……”乌洛浑厚的功力不同凡响。这阵长笑震得安沫筱耳膜隐隐作疼。

    这是怎么个况?

    湘纪皱起的眉头没有平复,反而蹙得更紧:“,我没想过要出去。”

    乌洛很不能理解。她如此年老依然渴望自由与新鲜,为什么湘纪就那么抵触出谷?当下问道:“湘纪。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为什么你就不想……”

    “就是不想。”湘纪打断乌洛***话,带着怒气拽住安沫筱的手肘就往药房走。“今不想,以后也不想。永远都不想。麻烦以后也不用想出谷的事。湘纪不出谷,也不会让随便出谷!”

    “湘纪!”乌洛大喊,怒不可赦。可她只是喊,并没有任何举动。安沫筱分明看见了她手中隐藏的针头,蓄势待发。

    湘纪头也不回进了药房,一脚踢在药房的门板上,合上了房门。

    湘纪把安沫筱丢下,站在一旁盯了她许久。不说话,也不动。只是看着。看得安沫筱心里毛毛的。

    “你是灵者?”

    她发问,安沫筱乖乖回答:“算半个灵者。”

    “半个?”

    “嗯。被月族的人抓去试药,结果命硬没死,反而获得了一些灵力囤积在体内,成为了半个灵者。”安沫筱瞎编。湘纪又看了她许久,像是在判断她的话的真伪。

    “你会设结界?”

    “不会!”安沫筱否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才没那么笨,往枪口上撞。回头体恢复了,偷偷溜走就是,没必要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没有人教过我怎么设结界。”

    湘纪可没那么好骗,一针见血指出异样:“你上出现了护体结界。”

    安沫筱耸耸肩:“这东西是反的举动。就好比你敲击膝盖下一寸处小腿会反做踢腿动作一样。不依靠任何大脑的命令。”

    湘纪当然知道体的很多部位受外界刺激会做出一些不经大脑神经指令的反应。所以,湘纪相信了安沫筱的话。

    然而湘纪下一句话就险些令安沫筱吐血。

    她说:“既然你是灵者,又曾在月族试药未死。那你的体应该可以承受更大的计量。哈哈,没想到我捡到了一个宝。”

    安沫筱翻个白眼,恨不得马上就昏过去。

    什么叫自掘坟墓?她这就叫自掘坟墓!!!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