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自负的倦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闹?都把她当猴儿吗?

    安沫筱谨慎地释放灵觉。她能释放的范围很小,归结于她力量有限。有一丝细细浅浅的灵芒顺着她的灵觉进入她的识海。

    “小心兔子。”

    “知道了。”

    对于她的冷漠,澜凕一时无法适应。它忽然间理解了墨轩在面对她的冷漠时做出的反应。那份苦笑,不仅是包含了无奈,更多的,是一种悲。由心底滋生的悲切,就这样蔓延整颗心脏,浑都在发苦。

    而它和墨轩不同。墨轩的悲是因为他不能表明他对她的真实。澜凕想不明白,她从昨晚醒来之后便对它十分疏离。这份疏离从何而来?它莫名其妙。

    马车行了有半,车夫的神色带了一些焦虑。又行了半个时辰,在艳阳高照的时候,车夫停下车对安沫筱说:“小姐,这路不大对头。平时不出半就能到翔合城,这都走了大半天了,还在这林子里没出得去。可大白天的我们也不可能遇上鬼打墙啊?”

    车夫的担忧和猜测让安沫筱的警觉又升高了一个档次。她的灵觉没感知到任何异象。那究竟是什么让马车一直在这里绕弯子?

    宁绝尘一路上同张囡囡说着话,打着趣,也算不无聊。听见车夫的话,策马过来说:“要不然再往前走走?”

    张囡囡更直接:“走不出去在这里过夜就是了。反正有宁大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安沫筱冷冷一眼瞥过去,张囡囡的目光不自在的躲闪到一旁。

    “前方三人,左面十二人,右面十人,后面七人。正在靠近。”

    安沫筱在接到澜凕的提醒后对车夫说:“把车停下。”翻下马进了车内:“琅芊小姐,休息一会儿再上路可好?”

    “好的。”

    温琅芊点头应下。她旁的雪雁麻利的取出干粮茶水开始准备吃食。

    温琅芊下了马车活动了一下腿脚,就见安沫筱在离马车三米的地方转了好几圈。

    “琅芊小姐,中午头太毒,还是回马车里休息吧。”

    温琅芊的确聪明,也十分温顺。安沫筱说什么,她都没有反驳。在雪雁的搀扶下回到了马车上。

    宁绝尘环视了一下四周,再看安沫筱。她走近他说道:“下和张姑娘吃点干粮吧。”

    “我不用,囡囡吃不吃?”

    张囡囡脖子一梗,鼻孔朝天:“宁大哥不吃我也不吃!”

    宁绝尘笑道:“你不吃饭可不行,要是饿瘦了我怎么跟你哥哥交代?”

    张囡囡摇着头,死活不妥协。

    “呵呵。”

    安沫筱淡淡一笑,转走开。打骂俏?很形象啊!

    “澜凕,阵法我已经布下,我走出结界之后请你一定帮我照顾好琅芊小姐的安慰。”

    保护温琅芊?这算什么事儿?就为了那连狗屎都不如的承诺搭上自己一条命?

    一句承诺或许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在“四个时辰”的事件作为铺垫,她任的轻自己的命。

    既然爹不疼,娘不。死不死都一个样!世上的人口,多她一个不算多,可少她一个也不算少。死前做点那些所谓有意义的事,也算积德了。

    微微的风带来午后的一些暑气。安沫筱略微仰头,半眯着眼望着远处,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她的影在达到某一点时,陡然消失。

    宁绝尘目光一利,张囡囡滔滔不绝的说话声音被他的严肃吓得戛然而至。

    他策马到马车旁,用马鞭撩了帘子就看见趴在马车里的干净榻上的澜凕。他问道:“她要去做什么?”

    温琅芊在他撩开帘子时就一直注视着他,见他说话,以为他在问自己,赶忙答道:“我不知道。”而澜凕头枕在前腿上全然是漠不关心。

    见澜凕不应,他调转马头便追寻安沫筱而去。但是某一个界点,他被一股力量阻隔了去路,还受到了那股力量的反弹,险些被甩下马去。

    张囡囡惊叫着靠上前,温琅芊闻声掀了帘子望去,就见宁绝尘施展轻功飘然而至。他一把揪起澜凕,拧着它脖子后面的柔软部位跳下马车就走向结界边缘。

    “不用去了。”澜凕懒懒地说,狐眼是永远都睡不醒似的半阖。“她设下的结界,我只能进,不能出。”

    “她出去做什么?”

    “我不知道。”

    宁绝尘毫不客气把澜凕狠狠扔了出去。澜凕撞在那道无形的墙上,滚落到地上,发出很大一声动静。它只看了他一眼,重新回到温琅芊边,头搁在前腿上,闭上了双眼。

    宁绝尘的怒气来得也不是没有章法,但澜凕知道安沫筱要保这些人,是不可能让他们这些普通人去跟冥族的人交手。螳臂当车这个道理太简单,它不介意在关键时刻把他封印在此。

    宁绝尘知道自己出不去,也搞不定澜凕,唯有把怒气发泄在地面的杂草上。张囡囡捂着嘴不敢说话,他的怒气她是第一次见到。在她的印象里,他总是痞痞的笑,风流的笑,倜傥的笑。就是不曾这般狰狞的吓人。

    而与此同时,在外面的安沫筱也与前来寻事的人有了第一次交锋!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