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令人抑郁的江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救下的两个姑娘同她一起摔在地上,白衣女子滚了几圈直地昏了。绿衣姑娘滚了几圈停下,一骨碌爬起来就扑向了白衣女子。

    “小姐!小姐?你可不能有事啊!”

    她没事,我有事!

    安沫筱闭着眼,心里呐喊。喘息,挣扎!坐在地上看了一眼左肩的伤口,翻个白眼,对于伤口的疼痛感她已经快麻木了……

    “恩人,我家小姐……”

    “她只是昏过去了,没事。”

    “恩人,我家小姐乃……”

    “你家小姐没事。”

    “恩人,我家小姐乃乾国温家……”

    “我不认得,不用说了。”

    “恩人,我家小姐乃乾国温家三小姐。”

    “恩,然后呢?”

    “恩人,您救了我家小姐,老爷定会重谢!”

    “不用!”

    “恩人,奴婢帮你包扎一下吧。”

    “谢谢。”

    “恩人……”

    “麻烦你歇会儿!”

    安沫筱终于被丫鬟的聒噪吵得动了肝火。话一出口,她还暗恼自己没事跟一小孩儿呛什么火,结果愧疚的表还没表现到面部,她又被激怒了。因为小丫鬟说:“恩人,流了这么多血不包扎会死的。您要是死了,我家老爷怎么酬谢你呀?”

    ……

    安沫筱想掐死她!

    从未有过的一种冲动!

    一道蓝白相间的光隐隐闪过,整个世界瞬间安静!

    悟空啊,我现在十分的理解你当时想要一棍子砸死你师傅唐僧的心了。一只苍蝇比100只鸭子更叫人难耐。

    是谁出手伤的她?

    澜凕当时只觉察后有异物袭来,连它都没来得及躲闪,可想而知,袭向她的东西速度之快。但澜凕猜不透袭击的目标究竟是她?还是当时在她左手边的温家小姐?

    它为何要这样猜测?很简单,能有那样的速度和精准的人,怎么可能失手错伤到安沫筱的肩胛?这样看来,那人的目的只有一个,想让她把温家小姐放下。因为她受伤了,自会将温家小姐放下。没有谁可能在伤得如此之重的况下还带着两个人逃跑。

    可是,直到安沫筱终于松缓紧绷的肌,呼出一口浊气。出手伤她的人也没有出现。澜凕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见安沫筱无碍,心中也松一口气。它已经习惯了为她担心,为她心,为了她而烦心。

    安沫筱睁开眼,很满意小丫鬟噤声的做法。可有人就看不得她安静。一群黑衣蒙面的人,一副传说中刺客的打扮冲进了他们藏的林子。不速之客啊,总是不请自来。(废话,请来的还能叫不速之客吗?)为首的人很干脆,手臂一挥,一群人手里明晃晃的刀,齐刷刷砍了过去。

    她有种压不住火的感受。一股子邪火蹭蹭往外冒。形一闪,顾不得肩胛的伤口刚停止流血,上前就掐住一人的颈项……下了好几次决心也没能下得去手……不忍啊……怎么说也是一条命不是?

    她不忍,别人可不会狠不下心。

    大刀挥下,毫不迟疑,就是要取她项上人头。

    “哎哟,小姐!”

    小丫鬟的尖叫把一些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安沫筱心里却是一紧。几乎是与那为首的人同时扑向了温家小姐处的位置。可她离温家小姐的距离比为首的人远,急之下一道光束疾首领。首领也是个警觉之人,在疾驰中扭,躲开这一击看向她的眼光多了一份毒辣,也多了一份贪婪。

    灵者!

    月族的灵力!

    他真是好运气!

    首领果断的将攻击转向安沫筱。有势必要将她拿下之意。

    安沫筱连连后退,东躲西闪。他的招式凌厉,刀锋忽然带了一圈旖旎的紫色。一直在旁边注视的澜凕见状幻化人形,手持泪滴就迎了上去。

    它果然没有猜错,冥族的人还真就在这些人里混迹。而且看这人的举动就明白他察觉了安沫筱的力量,要想让安沫筱平安,唯有灭杀!

    安沫筱一脚踩空,体后仰,刀锋就这样扫过她的面前,惊出她一冷汗。小命休矣……

    一道粉影掠过,粉色的外袍罩住了首领的上半,虽然只挡了一瞬,也足够宁绝尘将安沫筱带离危险境地。

    “小沫子是否考虑以相许了?本王可是次次都英雄救美啊。”

    安沫筱惊魂未定,但听宁绝尘戏言呆滞了好几秒没回得了神。

    “小沫子?”

    安沫筱回魂过来劈头就骂:“你就不能躲我远远的?你知不知道跟在我边随时都可能没命啊?这种子过得很开心吗?很刺激吗?回宫里安安分分当你的逍遥王爷有什么不好?非得跟着来遭这份罪!”

    宁绝尘美目半阖,似含水光:“小沫子,本王痴心与你,何苦这样对本王。”

    安沫筱气结。都什么时候了,还跟她玩这招。抬眼见他后挥来的大刀,拽着他躲开:“襄王下,我拜托你,咱好玩也有个度好不好?不要老拿自己命不当命。没命了可就什么都不玩不了了!”

    “你看啊,跟着你好玩的这么多。又惊险又刺激,你说,我要不跟着你,得少了多少乐趣?”

    面对宁绝尘的耍赖,安沫筱明白自己又一次被他的美色给骗取了同心。哎,是人看见美人都得心软啊,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

    先不跟他斗嘴了,解决眼前的险是才最主要的。

    “起!冰封!”

    安沫筱远远而立,起手式,简单的喝令!冰封时辰很短,所以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逃得更远。而澜凕停在首领跟前,干净利落,一刀将其毙命!

    什么人都可以留,冥族的人,不能留下任何活口!

    “你来了正好,抱着那个小姐,快走!”

    被安排了活儿的宁绝尘,看了一眼温家小姐,漠不关心,只不过她安排的事,他多多少少还是得给面子。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