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矛盾的爱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几乎是从沈家大宅落荒而逃。对沈清文的憎恨,对鹃儿的愧疚,连通被宁绝尘拆穿的镇定,都让她慌乱。

    她逃了,逃得义无反顾,逃得快马加鞭。

    宁绝尘一早醒来得知她已经离开的消息,皱起眉头,一脸苦相。没良心的女人啊!

    行走江湖就能遇上形形色色的人,看见形形色色的事。

    江湖是什么?宁财神的武林外传早已深入人心。江湖,江湖是什么?江湖在人心中。古龙大叔有句名言叫什么?人在江湖不由己。安沫筱记得江湖一词出自《庄子·大宗师篇》:泉涸,鱼双与处于陆,相掬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恩怨即是江湖。江湖是美丽的,在深夜的街头独自挥舞着刻着自己名字的剑,像风一样潇洒。江湖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师友至喋血黄沙,为报仇也只能十年面壁。这就是江湖。在江湖里,你可以和你的侣双剑合璧,共奏一曲“笑傲江湖”。也可以凭着自己的绝顶聪明,找寻传说中的秘籍,练就绝世的武功。或者开山收徒,成为受人景仰的宗师。也可以打一把自己的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成为传说中的孤独剑客。等到完成了一些近于苛刻的条件,你就可以拜风清扬、张三丰、达摩祖师、王重阳、杨过这样的传奇人物,学到令人艳羡的武功。

    而安沫筱好不容易甩开了所有的烦恼绪撒了欢似的在山路上连蹦带跳,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的惨叫声:“救命!”

    虽说是惨叫声,却也让人听得心痒痒。那小声……滴滴,切切,意浓浓……要不是美人,她都有掐死上帝的冲动。

    澜凕及时挥出一道白芒,成功阻止她的下一步举动。她扭头等着它:“救人!”

    “多事!”

    “我就管!”

    “不许去!”

    安沫筱一意孤行,非要去看个究竟!澜凕说什么也不让步。两人僵持着谁也奈何不了谁。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澜凕不清楚,它唯一清楚的是那群人里面有冥族的气息。现在的安沫筱不能遇上任何冥族的人,因为它不能确定冥族在见到她的时候能否感觉到澜凕珠的存在。

    冥族曾在宫中安插眼线激活了安沫筱体内的澜凕珠,并使澜凕珠显于她的肩头。她虽然现在对澜凕珠的运用熟稔了许多,可是,澜凕珠现世的事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安沫筱长什么样子,又有多少人暗地里打安沫筱的主意。做不到万无一失,它只能防患于未然。因此,不管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能过去!

    有个句话怎么说来着?你不去找麻烦不等于麻烦不来找你!

    澜凕虽然不让安沫筱过去看个究竟,那边的人也不是没长腿不是?脚板噼噼啪啪踏着被人们踩得结实的地面就迎了过来。

    当然,过来的不止一个人。

    跑在最前面的,是两个跌跌撞撞的女子,后面是一群猥琐的男人。男人们的脸上是猴急的**。

    土匪?抢劫?劫色?

    什么况嘛……

    梳着两个发髻的绿衣女子几乎是拖着侧的白衣女子在奔跑。只可惜,她们并没有跑出几步就被后的男人围了起来,寸步难行!

    安沫筱看在眼里静静地说:“澜凕,如果你想要我眼睁睁看着两个大姑娘被这群男人糟蹋,我现在就去死!”

    澜凕一动不动,紧紧盯着前面的景,而后挪开了半步,让出了路。它阻止不了,也无法让她站在这里去目睹那两个姑娘受到伤害。它看不到那一群人里谁上带有妖芒,也没嗅到谁上有妖气。可它分明觉察到冥族的气息……

    “澜凕,帮我!”

    安沫筱求助。澜凕幻为虚影隐匿回她上。张开结界,以光之速度冲向人群,一手一个扛起两个姑娘一溜烟没了踪影。

    一群男人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眼前垂手可得的猎物就没了……

    没等安沫筱将女子放下,左肩就遭受一记重创。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所发生的事体由力量的冲击惯向前倾,重重跌摔在地上,头磕在地面顿时流血不止。

    她想到了一句台词。虽然她现在不该想那些东西,可是她就是想到了。

    “我TM以德报怨,为嘛就不能让我死得其所?”

    她其实很想骂人啊,她又不是周星星,为嘛要让她像周星星一样天天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不停的死又不停的活?

    她抑郁了!

    她真的抑郁了!!

    可她现在,真的受伤了啊……

    血啊,哗哗地流啊……涌得就跟流的别人的血一样啊……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