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妖也是他妈生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嘴上用了一个疑问句:“沈夫人?”在外还是不要太聪明得好。沈夫人含笑应首。安沫筱觉得她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姑娘怎猜到奴家便是沈夫人?”沈夫人柔荑微抬拂过耳畔并不存在的乱发。安沫筱顽皮的笑:“这府上要是随随便便过来一人都有夫人这样美,那沫筱怕是活不下去了。呵呵。”

    沈夫人惊讶地问:“这是为何?”安沫筱故作悲伤:“自惭形秽啊。”沈夫人闻言掩嘴轻笑:“姑娘真有趣。”笑声听在耳中让人心神恍惚,似有飘飘仙的感觉。

    菲儿领着两名女仆端着一个铜盆,一个托盘由远而近。见了沈夫人盈盈行礼:“夫人。”

    “嗯。”沈夫人即便是对下人也是那种含笑的表,不见一个主母应该有的严厉。“沫筱姑娘,用完膳后如若有兴趣,就让菲儿领了你到处走走。昨天的雨不小,今天路还不干,没有急事的话,多玩两天再走可好?”

    “可以呀。那沫筱可就要多打扰夫人几了。”安沫筱欣然应下。

    沈夫人离开,菲儿进门。洗簌完了安沫筱猛然发现,难怪自己看沈夫人眼熟,原来菲儿和沈夫人很像,真的很像!

    “姑娘干嘛这么盯着菲儿?”菲儿收拾完铺,转过来发现安沫筱目不转睛盯着自己,连吃饭都忘了。听见菲儿问自己,安沫筱回神弯腰抱起澜凕,一边用小碗分了粥盛好放在桌边一边问她:

    “菲儿,你和你家夫人是亲戚吗?”

    “是呀。夫人是奴婢的远房亲戚。家中遭难,就剩了奴婢一个人。夫人见奴婢可怜便收留了奴婢。”菲儿眼中闪过悲伤,只是一瞬,她又笑了起来。

    连澜凕也看不明白安沫筱在想什么了。微蹙的眉头,筷子从碗里挑起几粒米放在嘴里嚼吧几下再挑起几粒。这是吃饭的样吗?

    澜凕吃完饭用爪子勾起毛巾擦擦嘴,用神识问她:“怎么了?”

    “我老觉得菲儿与沈夫人关系不一般。”安沫筱索停下了筷子。澜凕又问:“为什么?”

    “说不上来,女人的直觉问题。”安沫筱也说不明白。从昨晚知道这宅子里有妖,再到今天一早见到沈夫人,她老觉得哪儿不对。沈清文真的是这宅子的主人吗?沈夫人和他到底有什么渊源?沈夫人虽看起来妖艳却没有妖艳女子该有的那种轻浮。这前后一连接,安沫筱的好奇心越发的强烈了。

    “神经问题差不多!”澜凕讽刺道。在它看来,妖就是妖,哪来那么多的想法。

    “去!不懂边上站着。”安沫筱撂下筷子站了起来,“你好好问问沈清文这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去找沈夫人话。”

    “找她做什么?真要淌这浑水?”虽说两人无事,也没必要管这些闲事吧?

    “唠嗑!”安沫筱丢下句话拉了惊讶地看着澜凕举动的菲儿就走。出了门她就问菲儿:“你家夫人现在在哪儿你知道吗?”

    “这个时候应该在琴房。”菲儿看了看天,回答很肯定。

    一个妖还会去琴房练琴?真有闲逸致。

    安沫筱边走边问:“我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菲儿笑道:“姑娘去的话,夫人一定会很欢喜的。”

    “呵呵。”安沫筱傻笑。

    走了两条长廊,像是进了内院。假山,花园,无一不尽显精致奢华。如果只是一个妖占据一座房子,还需要精心打理这些东西?别说她看不出来是虚的还是实的。她其他能耐没有,看这些东西的眼光还是有的。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用幻象做出来的虚境。

    穿过水面的小桥,走近了水榭楼台的薄纱,安沫筱就闻到了一股幽香。很甜很甜的香味,安沫筱有些眷恋这种味道。说白了,她很喜欢。不浓不淡,甜味反衬着素雅的悠然。

    “夫人。”菲儿见到亭子里的人,马上屈膝行了一礼。

    安沫筱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不远就是一处房子,那里应该才是菲儿所说的琴房。只是沈夫人却把琴搬到了亭子里。

    舒展的柳枝,清爽的荷花,将水榭围在其中,山山水水之下听着淡柔的琴音,的确是副美景。

    她离开墨宛,快一年了?荷花竟然已经开了……

    “沫筱姑娘。”

    安沫筱还在发怔,沈夫人已经看见了她。停下抚琴的手站起来迎她。

    “夫人,请赎沫筱冒昧,打扰了夫人抚琴。”安沫筱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毕竟是自己一时兴起跑过来的。打扰了别人的清闲就是不对。

    “呵呵,真是个傻丫头。我对你一见如故,你能来陪我说会儿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哪还会怪你。”沈夫人拉着她的手坐到水榭旁,背临一池湖水,满面高兴。

    “我记起泉叔说夫人的丈夫病重,今早见到夫人,沫筱便生了心思想帮夫人去看看。沫筱会一些医术……”安沫筱找着借口,沈夫人却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用!”

    或许是口吻太过冷硬,沈夫人轻拍她的手背,叹了一下才再次开口:“说出来不怕姑娘笑话,我家夫君年轻时不知检点,染上了花病。被我寻回时,已经病入膏肓。那等脏病,怎么可以让沫筱去……”沈夫人没再说下去,安沫筱也闭上了嘴。

    真的假的?再想想沈清文的样子,的确过于病态。(猪啊,你见过哪个死人是面色红润的?)

    安沫筱反握住沈夫人的小手安慰道:“是沫筱唐突,夫人别怪。”

    “事已经这样了,我一个女人撑起这个家已是不易,哪还有心思的怪别人。”沈夫人神悲切。安沫筱愤愤地说:“这些臭男人,真当自己是天了,什么缺德事都做得出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全是混蛋!”

    沈夫人微讶地看着她,似被她的言词吓道了。好半天才找回声音:“沫筱还未成亲吧?”

    “还没有。”知道自己说得过火了,安沫筱不自觉小声了些。沈夫人轻笑:“沫筱以后一定会嫁个好夫君的。”

    “嫁人有什么好,被管得什么都做不了。”安沫筱撅起嘴,不以为然。沈夫人这回笑出了声。

    “姑娘家终归是要嫁人的,难不成沫筱想当一辈子老姑娘?”

    “要嫁也要嫁真心疼我的。”安沫筱瘪嘴。沈夫人幽幽地说:“男人的真心太小,也太广博。到底能多久,谁也说不好。”

    “他能我多久,我便他多久。他不我那天开始,我也不用再他。这个世界没了男人照样活,不行再找一个呗。”安沫筱眨巴眨巴眼,说得沈夫人彻底被她的话语征服。只剩了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是沈夫人厉害还是安沫筱笨蛋。反正安沫筱陪着沈夫人东拉西扯到最后也没问出来自己想问的东西,更没能见到那个沈家主人的面容。

    安沫筱垂头丧气回到房里,趴在枕头上长吁短叹。见到澜凕噌一下坐起来拧起它就问:“问出什么来没?”

    “大白天他出来会死的。”澜凕瞥她一眼,骂她白痴!安沫筱晃着脑袋在屋里来回踱步,“我晚上去看看那沈家主人到底长什么样,要是跟沈清文一样,用不用帮他把体夺回来?”

    “随便你啊。”澜凕蜷在被子上,枕着自己的尾巴悠悠地闭眼。

    安沫筱重重点头,那晚上就去寻摸寻摸。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