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襄王很无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离开穆棱村,安沫筱这一路可为闹闹精彩非凡。

    好巧不巧走在半路遇上瓢泼大雨,浇在上那叫一个难受。安沫筱不但被淋成了个落汤鸡,还被泥泞的路绊了一跤,摔了个嘴啃泥。狼狈样把澜凕逗得好个笑话。

    她一把抓住澜凕的尾巴嘴里骂道:“我叫你乐,我叫你幸灾乐祸!”澜凕雪白的皮毛在它自结界保护下一点也没有淋着雨。要问安沫筱怎么被淋成那样?很简单,她记不住拗口的咒文。澜凕存心使坏,就是不告诉她。本来就窝了火,它这一笑更是火上浇油。

    澜凕甩着尾巴想把她的手甩开,惊叫道:“松手!”

    安沫筱才不撒手呢。整的就是它,松手还有什么玩头。当下笑得狰狞:“门都没有!”

    无奈两人的力量旗鼓相当,最后两个在泥里滚了个稀里哗啦。安沫筱把澜凕全被泥水敷满,连耳朵都没放过,可算是笑了。

    反正上已经脏了,她毫不在意的坐在一块被雨水冲刷得干净的石头上,抬起头,让急速的雨点淋透自己的体。倒也省了找水冲洗了。

    这就是条乡间小道,全是用泥土堆积而成,被人走出来的路。雨水一来,浸透了土地,一脚踩上去就一个坑。

    就这么一条路上,安沫筱拖了鞋袜,深一脚浅一脚地踩上去。湿泥很滑,也很柔软。有时候一脚踩上去,好半天拔不出来。有时候一个不稳,整个人就倒进了泥水里扑腾。

    澜凕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现在要对别人说,她就是墨宛的安姑娘,墨轩的宝贝沫筱,谁信啊?澜凕活了千百年也没见过这么邋遢的姑娘!

    玩了大半天,安沫筱可算是累了。开始寻摸着找个地方歇脚。毕竟天在下雨,怎么这也得找个能避雨的地方才行。

    澜凕眯着狐眼一直警惕地盯着她,以免她再次发疯恶整自己。这可保不准,她简直就是个不定因素,比那定时炸弹还没谱。

    雨没有停下的意思,下得越发的大了。

    又走了三四里地,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居然能看见一个大宅子矗立在群山中。安沫筱抬起手遮在眉间,上下打量了一番。绛红色的大门紧闭,门上挂着两只大大的灯笼。天色已暗,灯笼亮着橘黄色的光。不用想也知道这不是个荒宅。

    安沫筱跑过去拍打着门板,不一会儿门里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大门由内拉开一条缝,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姑娘有何事?”

    “我路过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雨也不见停。想借贵宝地休息一晚,不知道行不行?”安沫筱收敛顽劣,语气诚恳。里面的人说了一声:“您稍等,我去回禀夫人一声。”

    “好的,谢谢!”

    大门合上。安沫筱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用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的衣裙擦了擦脸和手,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澜凕在一旁耻笑她:“有本事别擦,去泥里打个滚再回来看人家收不收留你。”

    安沫筱不以为然,却没有放过它。揪着它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拖到自己跟前,压低了声音威胁道:“警告你,要惹恼了我,不管今天晚上能不能找到休息的地方,我都会压着你睡一晚上!”

    澜凕顿时脊梁骨都在发凉。那种生不如死的睡姿,它宁愿现在服软闭嘴也不要被她压!

    澜凕摇着头把自己的耳朵从她手里甩出来,扭头看了一眼后的大宅子问她:“你真要住进去?”

    安沫筱也学它眯起了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反问:“什么意思?这宅子住不得?”

    “住是住得,就怕你晚上睡不安稳。”

    澜凕抖动着甩去皮毛上粘着的水渍。湿漉漉的真别扭。干嘛不弄干?换成是你要是晚上遇上个求宿的姑娘在雨夜里浑没一点雨水,你会怎么想?

    “有玩的?”安沫筱有时候胆子特别大,有时候胆子特别小。澜凕归结于事如果有足够的吸引力,她会连自己姓什么都能兴奋得忘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吸引力,那就难说了。

    “到时候就知道了。”澜凕故意卖了个关子。谁叫她刚才威胁它来着。哼!

    “哼!不说拉倒!”安沫筱知道它故意的,也不拿话激它。今天实在是玩累了,这会儿就想着能好好睡一觉。别的,睡饱了再说。

    大门吱呀一声再一次打开,这回敞开了半扇门。一名颇为清秀的小童约莫10来岁,费力的推着门。刚才就是他跟她说的话吧。小童后跟了一个消瘦的中年人,真的很瘦。脸上一点都没有,如果没有那层皮绷在脸上,安沫筱很相信能看见骨头……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