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泪的绝提不是懦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从水月上起,跪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蓝白的光略显,只是一瞬,放下手时,眼睛已恢复原状,同时脸上带着的是标志的灿笑。

    暗月望望四周,“安,以后遇上结界阻扰,不妨碍你的行动,不伤即你命,别再莽撞行事。”

    安沫筱赶蚊子似的摆手:“安啦,安啦,知道啦!”

    水月缓缓起,拂去上的尘土,捏捏她的脸颊,轻言细语:“我们很想你,也很牵挂你。你那只松鼠我带回去了,当给我留个念想。要乖乖的,别让我们担心。”

    “好啰嗦的息。”她撅嘴不满,撵人:“快走快走,不送不送!”

    水月轻笑她的赖皮,挥手告别。暗月深望她一眼,转走远。

    等两人走远,她脸上堆起的笑在转间垮落。

    刚才,崩塌的城墙露出了脆弱。寥落的寒冷就这么渗入心底,有种痛彻心扉的疼,像千刀万剐般一点一点连血带被人从上剥去。一直的疼,蔓延遍达四肢百骸,无尽的……疼!

    她的眼瞳像墨色的苍穹,想去探究,想去触摸,却又让人害怕迷失在那一片死寂般的了然里。

    连孩子气的水月都只剩了柔,这世间还有什么不可改变?她的体越发的凉,更加笃信墨轩的举动,墨轩的话,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回放手任她离开墨宛,走出苍国,脱离他的掌控范围。他真的不怕澜凕珠会落入他人之手吗?还是说他太过于自信?

    天边抹亮一点点暗光,安沫筱怔怔地望着,看着它越来越亮,太阳随着亮光伸着懒腰爬上山顶,跃上半空。

    最先醒来的是穆礼,他几乎是反的舞出一朵剑花。可他眼前,除了树,别无他物。穆休听见剑风,睁开眼看向的第一个方向是安沫筱所处的位置。穆尚接着醒来,打着哈欠向三人道早安。

    安沫筱垂着头,揉揉眼,似刚睡醒的困顿:“早上好。”

    穆礼沉默着看了她许久,没有说话。良久之后,只静静去收拾东西,唤来马驹,翻而上。

    安沫筱抱着澜凕坐在马背上,马儿似有些恐惧和惊慌,该是害怕澜凕吧。澜凕半阖着眼,形一晃,凭空消失。

    这一场景对穆休而言已没多大惊奇,穆礼在经历了昨晚的事也没有了多少惊讶,唯有穆尚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

    “走了!”

    穆礼吆喝一声,四匹马疾驰而奔。

    马蹄声渐远,一道白袍加的人影缓缓地,由空中落下。他后的二人不似他的清朗,却别有神韵。

    水月带了些忧色:“大人,筱筱她……”

    墨轩微微一笑:“她在想,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暗月皱眉,这已经快成了他习惯的动作:“目的?”

    墨轩抬手覆手间,修复了手诶凌乱的山石:“不明白我为何会咳血,不明白我为何会放她走,不明白自己渺茫的前路,不明白遭遇何事。所有不定因素集中在一起,使得她忐忑不安,也心慌意乱。更多的,便成了胡思乱想的猜测。”

    水月遥望她离去的方向,忧虑且担心:“她太敏感。看似漠不关心,实则比任何人都要在乎。真怕她自作聪明干什么傻事。”

    暗月妖异的瞳子划过哀伤。未语,以泄露同样的担忧。

    水月忽然扭头:“大人,誓言的诅咒不能解除吗?”

    墨轩黑眸微垂,掩盖了眸底的伤:“能。”

    暗月妖瞳一闪急切追问:“怎样解除?”

    墨轩负手,转轻言:“当取誓言中所保之人的血……”

    二月同时一怔,水月小声问:“多少?”

    墨轩微微侧首,轻缓而道:“据说……我也不是很清楚。罢了,回吧。”他的言又止让二月无奈。这位大人的倔强程度绝对不亚于安沫筱。看这样子,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要他怎么说?又叫他如何开得了口说结果……想要解除誓言的诅咒,当取誓言中所保之人的血……多少血?以稠血浸泡全,三便可解除……

    以稠血浸泡全……一个人上才多少血?要将一个人全浸泡在另一个人的血液里,那不就等于眼睁睁看着流血那个人因血尽而亡?三!很短。可他宁愿自己吐血而亡也不可能取她的血来解除自己上的誓言诅咒。如果他真做了,那当初还保她的命做什么?况且,他只要不见她,便可相安无事。他只需要尽量避而不见,便好了。

    安沫筱一行回到穆棱村,村里张灯结彩堪比新年。村里人的气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至少不再有人灰头土脸蓬头垢面。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