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如水的温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唯一清醒的穆礼瞪大了双眼,全紧绷,显然吓得不轻。他毕竟只是个武功高一点的平常人。见到这怪物没有昏过去已经很不错了。这么大动静下,穆休和穆尚安静的睡着,呼吸均匀。澜凕的双眼也没有睁开的意思。

    安沫筱在看见那条黑色的巨蛇时,惊呼:“鬼蛇?!”果然是与蓝国有牵连。还是那个该死的,见鬼的大执法。她与他们怎么就那么有渊源。

    暗月手持暗赧插入地里三分,一繁复的指法,一堆拗口的咒文,结界的光猛地甚亮。安沫筱一直仰着头,她注视的是在外面与鬼蛇交战的水月。鬼蛇似乎很怕水月的水筮,每每到了跟前,明明再有一分寸劲就能得手,它都害怕的缩了回去。

    安沫筱看得又是担心,又是好笑:“这鬼蛇到底是在逗息还是息在戏耍鬼蛇?”

    暗月一怔,无奈皱眉:“也只有你才会觉得轻松。”

    安沫筱挑眉:“嗯?”

    暗月稳固结界之后站到她边,同她一样仰望,“息的生生之息对鬼蛇的死气而言是克星。如果鬼蛇沾上生生之息,伤口无法复原并会不断溃烂直至死亡。而死气对息而言,也是克星。不过息是灵,鬼蛇的傀儡。所以息可以抗衡,而鬼蛇却是不行。”

    鬼蛇形庞大却并不显迟钝。相反,鬼蛇移动和躲闪的速度相当敏捷。如果不是惧怕息的生生之息,估计它早已伤到了息。

    几个回合后,安沫筱心惊胆战。抓了暗月衣袖连问:“快说快说,怎么才能帮息搞定那个大家伙!”

    “我帮不了。”暗月神色严谨,安沫筱惊诧,“我也是死气。”他说完安沫筱立即明白了缘由,可是这蛇就这么厉害?“它是傀儡,不痛,不伤。你看见了吗?只要息碰到它一点,它就潜入地下,再上来时,伤已恢复。”换句话就是说,那片空地下,一定有猫腻,如果堵住那个点,说不定就能把鬼蛇灭掉。

    “我去看看。”安沫筱焦急地就往外跑,暗月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她挣扎着说:“我的结界含生息,鬼蛇一时半会儿不会敢冒然攻击我。”

    “不行!”暗月想都不用想,喝断她的计划。她坚持己见,两人相持不下。

    但闻轻叹,抬头,水月润泽的脸庞带着些许的苍白落在地上。他有些脱力。

    结界散去,安沫筱扑向水月搂在怀中骂道:“活该!”水月柔柔微笑,颇为牵强。着实累得不轻。

    “把手放在他口,屏息凝神。精神力集中在你的手心。”澜凕悠然地趴在地上,懒懒地开口。安沫筱跪坐在地上,抱着水月。听见它的话,将右手轻轻放在水月的心口。

    屏息,凝神。

    感觉一股的东西,顺着掌心流出,源源不绝沁入水月体内。

    暗月微蹙眉头,这样过度,安沫筱的体承受得住吗?

    水月的力气一点点恢复,他的手,修长且白皙。看着有些像女子的纤细。不同于暗月的宽厚,更不同于墨轩的沉稳,这只手覆在她的手上,握住!动作轻柔,不失坚定!

    他注视着她,似人般的温柔:“够了筱筱。只是脱力,不用花费这么多的灵力来灌输。”

    安沫筱眼中含泪,不假思索的话脱口而出:“息,我嫁给你好不好?”

    暗月一愣,水月也是一呆。连澜凕也抬起了脑袋。

    “不好。”水月的手指蒙住她的眼睛,她悲切的泪顺着他的手指划过他的掌心,滑过他的手臂,没入白色的衣袖内。冰凉的泪水似滚烫的珠子,燎得他心疼。

    “息。”

    “我在。”

    她投入他怀中,嚎啕大哭。她可不可以任妄为?她可不可以不再坚强?她可不可以不用再去猜测,她可不可以不用去背负那么沉重的东西……

    “息,息,息……”她哭得毫无形象可言。泪水和鼻涕都涂抹在了水月的衣衫上。

    水月躺在地上,抚摸她的手,与暗月对视一眼,目光转向澜凕,再转回怀里的人上。

    她,太累了吗?

    水月耳语:“筱筱,不要让别人看见你的眼泪。这个样子的你,太让人怜惜。”曾几何时,他同她一样任……命运,就像女人一样,变化多端,捉摸不定。说不准什么时候,她就笑了;更说不准什么时候,她就哭了。再坚强的人也有想哭的时候,关键只在于哭出来还是不哭出来。不哭出来不表示坚强,哭出来,不代表懦弱!唯有像墨轩那样的人,他能感受到悲伤,能感受到痛苦,他却永远都不会流泪。

    只因为,他是墨轩。神一样的人,永不悲切!

    安沫筱哭完了,哽咽着抬脸。两颗桃子眼,又红又肿,带着歉意,喃喃轻言:“对不起,又吃你豆腐了。”

    水月笑,微风拂面般的温柔:“那息总有一天得连本带利讨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