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人为的灾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清晨的暮霭缭缭绕绕,太阳从暮霭中探出一张圆圆的脸。又是一个艳阳天,安沫筱知道,这一切都是人为的灾难,但当务之急不是去寻找幕后主手,而是解决整个村子的用水问题。

    穆礼,穆尚,穆俊,穆休四个年轻人陪同安沫筱带着澜凕一起上路了。

    马蹄踏过小路扬起漫天的尘土。良驹的好处就是在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穆俊说,这些马都是他们自己配种,自己驯养的,比起千里良驹也不会逊色。事实证明穆俊的话,是真的。

    行百里,在天黑前他们并没能到河流的分岔口。村子前略窄的河水,越往西走,河面越宽。过了几座大山,河面再次变窄,支流也越来越多。

    马背上的安沫筱皱起眉头,这片大陆的地域到底有多广?可不管有多宽阔,终究是由山,丘,林这些东西组成。而后的地势肯定是有高到底:高原,丘林,盆地,平原。

    行了两天,安沫筱发觉空气变得稀薄,气温也下降不少。望向四周巍峨的高山,隐隐能见到山顶上不曾融化的积雪。

    这里应该是高原地带了吧。想来,穆棱村祖训里提到的神迹,八成是雪崩。就像雅鲁藏布江的长江的起源一样,由山体的积雪,地下水等等融汇而成。顺着由高到低的地势穿过盆地,绕过平原延伸。

    经过穆棱村的只是其中一条小小的支流。

    安沫筱突然拉住缰绳,四人齐齐停下扭头看她。

    “我们走错了。”安沫筱凝神观望四周。“我们走的时候以为自己是跟着河流走的,其实我们是沿着路走的。而我们所看见的河,是别的支流。”

    几人齐愣。

    穆俊是个五大山粗的汉子,说话也像敲钟一样洪亮。他问道:“那我们还继续走吗?”

    安沫筱摇头,“不。我们往回走。”他们已经走了上千里路,而村外那条河是不可能能延伸这么长。

    穆休疑惑地问道:“难道源头不是村子的河流?”

    安沫筱笑道:“村外的河流源头很远,祖训里的源头应该是整片流域的源头。但作为村外的窄河来说,源头跟它关系不大。就好比说,穆棱村一开始只是一户人家,而后渐渐繁衍生息到今天的几百户人家。难道你会说,你们都是一家的?虽然都姓穆,但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一户了。”

    穆礼深究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调转马头,往来时路上走去。

    回到离村100里的样子,安沫筱下了马,沿着河岸行走。这里的路太窄也太险,骑马是过不去的。

    穆俊下马后冲马股拍了一巴掌,马自己跑开了。见安沫筱看着自己的举动不解,说道:“在野外它们能照顾好自己。但不会离开这里太远。我们回来时长哨一唤就能回来。”

    原来是这样。安沫筱恍然大悟,这种况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没想到真的有。

    沿着窄河走了又大概百里地,到了一个分岔口,安沫筱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舒一口气,对他们说:“就是这里了。”

    四人听见这话同时四下张望,最后疑惑地看她。

    安沫筱向前走了几十步,停在山涧间说道:“看,这边干的。那边的水却源源不断。”

    四人闻言走近了细瞧,果然!山涧涌流下来的水到了潭下汇集,再由山石分成两半。一半向东,一半向南。正好是穆棱村和五峰村的两个方向。而穆棱村这边的溪流被山石巨树横档,潭水阻断,水全然涌向了五峰村的方向。

    穆礼双手包在前问道:“人为?”

    安沫筱答道:“一半一半吧。”

    看山崖的形状,从山腰往下有一片空缺。应该是山体滑坡造成的泥石流滑入了溪流,挡住了溪水的流向。再看横档在溪水中的泥墙,很明显,大自然所形成的阻断不可能垒得四四方方有棱有角。应该是有人发现了这里的况,而后加以修饰,才完全阻断了水流。

    安沫筱指着水坝说道:“穆俊,如果当时你和穆显到了这里,不可能发现不了。更不可能解决不了这个况。因为你们的疏忽,害得村子遭了多少罪。”

    穆俊重重一叹,垂下头,羞愧万分。

    “动手吧。”穆尚说干就干,长剑一挥,劈出一道半月剑影。影落,山石泥土四溅,却没动得水坝分毫。几人不由疑惑:“咦?”

    “笨!”澜凕沉默了许多天,这时嘲弄的笑了起来。安沫筱瞪它,它才慢慢说:“水坝外有结界。他们就算累死也劈不开水坝。”

    安沫筱恼怒地皱起眉头:“谁这么缺德?”

    “看手法,像是冥族。”澜凕转了几圈,回到她旁下了定论。

    冥族?听过不少次,但从来没见过。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